慈禧险些被咸丰帝诛杀之谜

2017-08-11 09:22阅读:
大清王朝的四颗心
  进入七月,咸丰帝咳嗽得更厉害了,每次咳嗽,都会有血痰出现,这是危险的信号。对他的这种状况,两个人最清楚,一个是懿贵妃,一个是肃顺。这两个人最着急,因为他们两个人心中都有要做的大事。什么事呢?
慈禧险些被咸丰帝诛杀之谜
  先说肃顺。他要办的大事是要咸丰帝行“钩弋故事”,杀了懿贵妃,以绝后患。肃顺为了加大力度,屡次催逼。他在自己频频出手的同时,还加上了载垣和端华。三个人都在咸丰帝面前极力怂恿,要求咸丰帝尽快决断。
  肃顺甚至向咸丰帝提出了具体办法,可以先不杀她,但要留下遗诏,一旦皇帝“大行”,懿贵妃必须殉葬。当年努尔哈赤病逝,皇太极等人就是通过这种办法,逼死了多尔衮的生母大妃阿巴亥。
  而懿贵妃呢,她有两件大事要做。第一件事是儿子一旦即位,由谁来辅政。目前看来,不会是恭亲王,皇帝连见他一眼的心都没有,那就一定是肃顺了,那样的话,皇权一定旁落,必须想个万全之策;第二件事是自己的命运,早听闻皇帝对自己不放心,是不是要杀掉自己还不敢肯定,但是种种迹象表明,她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必须未雨绸缪。
  肃顺和懿贵妃的心,其实想的都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大阿哥即位,由谁来辅政,要不要杀掉彼此,除掉后患。
  那么,咸丰帝究竟怎么想的呢?
  他思绪万千。
  他想到了懿贵妃。先想到的就是她的温柔,不管自己多么心绪烦乱,只要在懿贵妃那里,就会得到解脱,很有幸福、温暖的感觉。最让咸丰帝感激的,当然是懿贵妃生育了大阿哥载淳,要是没有这个孩子,大清皇室的直系烟火就断了,自己岂不成了一个罪人,一个笑话,一个让所有人议论的话柄?所以,咸丰帝的结论是感谢这个女人。
  但是,他又想到了隐患。隐患是巨大的,从之前的情况来看,懿贵妃对政治极感兴趣,极有可能出现女人弄权的局面。历史上著名的人物,吕后、武则天都是教训。一旦出现这种局面,当年叶赫首领布扬古临终的咒语“叶赫那拉就算只剩一个女人,也要灭建州女真”,岂不要成为现实?
  是杀,还是留?两种意念在咸丰帝的脑海里交叉出现,不过这
个时候,他的信念中,杀掉懿贵妃,以绝后患的念头占据了上风。
  可是,当载淳出现的时候,他这颗残忍之心立刻就崩溃了。载淳才6岁,太稚嫩了,咸丰帝俯下身子,抱住这个孩子,问道:“告诉皇阿玛,你在想什么呢?”载淳脱口而出:“我什么也没想。”是啊,他才6岁,难道要让他成为孤儿吗?他这么天真,一旦母亲殉死,大权岂不落入肃顺之手?
  咸丰帝大摇其头,他不想这么做。
  肃顺能善罢甘休吗?生死关头,必须决断;当断不断,必留后患。他裹挟着载垣、端华,一起向咸丰帝进言。但是,咸丰帝的头脑之中,总是呈现出这样的画面:年幼的大阿哥,青年守寡的女人,飞扬跋扈的权臣,挥之不去。这幅画面对肃顺极为不利,而对于懿贵妃来讲,则是转危为安了。
  所以,关键时刻,大清王朝有四颗心在急速跳动着,咸丰帝的心、懿贵妃的心、肃顺的心、大阿哥的心,他们各怀心事。其中,三颗心是烦乱的,只有一颗心是纯洁而干净的,这就是大阿哥的心。
  精心布局
  咸丰皇帝的身体终于被御医下结论了:早做准备吧,不会超过七月。其实,他得这个肺痨病已经好长时间了。这个病现在不算什么,抗生素完全可以治愈。不过在那个时候就不行了。
  皇后、懿贵妃、肃顺等重臣,都得到了这个消息。包括大阿哥,虽然他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是,因为他的角色重要,不日即将粉墨登场,被通知不许再随意跑动了,他只有两个地方可以去,一个是皇后额娘那里,一个是贵妃额娘那里,不过,这两个地方他都不喜欢。
  懿贵妃死死地看住了大阿哥,她的内心非常紧张,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她甚至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皇帝或肃顺要她去死,她将采取怎样的措施呢?难道真的像大妃阿巴亥那样,坐以待毙吗?
  她坚信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能够救她,这人就是大阿哥,对,就是这个孩子。她禁锢了大阿哥,哪儿都不要去。懿贵妃认为,他一走,自己就不安全了。咸丰帝究竟会是什么态度呢?懿贵妃焦急地等待着。
  终于等到咸丰帝接见她了。不过,不只是她,还有皇后和大阿哥。
  咸丰帝已经骨瘦如柴了,咳嗽不止。不过,这个时候,人们不再关心他的身体,而关心的是他要说什么。
  现在已经无从考证这个时候的咸丰帝究竟说了什么。但是,历史证明,他做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他布了一个天大的局。怎么做的呢?
  咸丰帝拿出了两枚闲章,一个是“御赏”,一个是“同道堂”。这要在平时,不会有人关注这两样东西,因为两个闲章,无论从质地,还是从内容上,都太过普通。他要干什么呢?
  咸丰帝把“御赏”章给了皇后钮祜禄氏,把“同道堂”章给了大阿哥。什么也没给懿贵妃,懿贵妃心里“咯噔”一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这个时候,大阿哥接过“同道堂”章,不知道如何是好,便转身交给了贵妃母亲。咸丰帝马上说话了:“对的,你把它交给你的母亲,替你保管。”接着,咸丰帝向他的两个女人做了最后的交代,内容就是大阿哥即位后,要她们两个利用这两枚闲章,控制辅政大臣的权力,好好辅佐载淳,防止皇权旁落。
  懿贵妃这才一块石头落地了,她坚信,自己安全了,咸丰帝不会杀她,而是要她肩负起辅佐幼帝的使命。
  事态明确了,咸丰帝的这次召见,释放了一个重要的信号,他的两个女人即将参与政事。
  做完这件事,咸丰帝舒了一口气,他认为已经高枕无忧了。一旦发生大事,大阿哥随时可以即位,由他的两个母亲辅佐。
  可是,并没有这么简单,咸丰帝认识到,至少有两股政治势力还在威胁着皇权。一股是恭亲王奕?,一股是肃顺集团。随着局势的发展,这两股势力都已经很强大了。该如何处置他们呢?咸丰帝陷入了沉思,他将作出怎样的决定呢?
  咸丰帝对利弊进行了权衡。奕?和肃顺,究竟用谁?用奕?最安全,他是载淳的近支叔王,有利于皇权的集中。但是,也最危险,奕?曾经与咸丰帝争夺帝位,前车之鉴犹在耳;况且,英法进京以来,对恭亲王很是认可,由他来辅政,闹不好会是第二个多尔衮,小皇帝和他的两个母亲怎么斗得过他呢?
  利用肃顺,也有问题,他太跋扈。尤其是最近以来,他和懿贵妃之间势同水火,很难和衷共济。闹不好,会发生不测事件的。
  太伤脑筋了,咸丰帝思虑再三,决定舍弃恭亲王,利用肃顺。但是,辅政大臣不只肃顺一个人,要多人辅政,决策才会更加合理。想到这里,咸丰帝累出了一身虚汗。不管怎么样,终于有了结果,咸丰帝认为自己很聪明,这种布局很合理。
  咸丰十一年七月十六日,咸丰帝的大限到了,他感到了天国的召唤。这天,他晕厥过去了,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他的后妃、大阿哥、王公大臣,大家都盯着他的嘴,听他在最后的时刻怎么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