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妻买补药送干爹我浮想联翩(图)

2017-03-20 09:07阅读:
口述:妻买补药送干爹我浮想联翩(图)
口述/谢高刚
看到老婆脖子里的红印,我的心里一阵灼热。她虽然极力用衣服掩盖,企图不让我看到,但是在她弯腰低头的时候,我还是很明显的看见了。昨天晚上她应她干爹的邀请,去参加他干爹儿子的生日聚会,到了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才回来。
回来之后,衣服也没脱就倒在床上,随便拿被子一盖呼呼的大睡起来。我那时候已经喝完了早餐奶,准备出门赶公交车上班。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一天的好心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已经是她第三次夜不归宿了,我深切的意识到如果再放任她,恐怕到时候连夫妻都做不成了。索性把提包一扔,做好了不去上班的打算。
坐在她的身旁,我想到那次她给她干爹送补药的情形。那次她把干爹带到我们家,介绍给我认识。吃过中饭之后,她去厨房刷盘子洗碗,用眼神暗示了我一下,意思要让我讨好她干爹。可是我向来不会拍马屁,更不会讨好人,所以和她干爹面对面尴尬的坐了十多分钟,愣是一句话没说。意识到冷场之后,我便托词自己要赶点去上班,起身要走的时候,才忽然想起是双休日。但是话已经说出,没理由不出门,只好夹着皮包一本正经的去上班。
出门后,漫无目的得在大街上转悠了半个小时,觉么着她干爹应该离开了,于是又重新折返回家。开门后,却发现屋里没有人,于是把皮包往沙发上一扔,去了洗手间。拉开洗手间门的一霎那,我愣住了。只见她干爹蹲在马桶上,他看见我,立马开口说“不好意思,我在大解。”。意思是让我赶紧把门关上,我刚要关厕所门,第六感让我注意到了门后有人。我敢肯定躲在门后的一定是我的老婆,这种情况之下,我没有足够的勇气来揭开这张掩盖污秽的帷幕。顶着一脑门子的热汗,把厕所门以极快的速度关上了。并且说“我忘了拿东西,顺便上个厕所,马上就走。”说完这句话,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太窝囊了。
临走时,我撇了一眼茶几,
看到桌上放着三盒补阳气治肾亏的补药。已经有一盒拆开了,旁边有半杯清水。我在走出房门的刹那,忽然间觉得这个世界黑漆漆的一片,我则像一个迷路的流浪狗,饿着肚子,嘴里叼着的是一块发臭的肉。再一次出了门,转悠了十五分钟左右,给老婆打了个电话,问她干爹走了没有。确认走了以后,我才又重新回了家。
到了家以后,看到老婆端正的坐在客厅,手里拿着遥控器胡乱的换着电视节目。我又撇了一眼茶几,发现桌子上的补药还在哪里。于是问她是怎么回事,她一阵慌张之后,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说,这是干爹买的补药,走的时候忘了拿走了。说完这些之后,就匆匆忙忙的将补药装在塑料袋里,提着就出了门,说给她干爹送过去。那天她是第一次夜不归宿,送药送到第二天早晨才回来。回来对我说干爹的小侄女发烧,烧的厉害,在医院打点滴,自己作为他的干闺女也尽点义务,耽搁了一个晚上。
真不愿意去想这些不堪入目的事情,然而看着熟睡中老婆脖子里的红印,我怎么能够一点都不恼火呢。我一个激灵,以极快的速度脱掉身上的衣服,钻进了被窝,并且很快的将老婆身上也脱的一干二净。这时候,她身上满满的牙印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看着恶心,但是我没能管住自己不去和她亲热。我的婚姻所经历的满是颤抖,再一次在颤抖中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