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首次领兵为何能大破匈奴?

2017-08-11 09:10阅读:
A.H.若米尼《战争艺术》在对骑兵的讨论中强调指出,除了马种和地形外,民族性也是一个民族能否拥有高质量骑兵的决定因素。
虽然他这番话主要是说拿破仑时代的欧洲军事情况,然而不得不承认,若米尼这番议论放在历史长河里看,也是非常贴切的。
霍去病首次领兵为何能大破匈奴?
从欧洲看,欧洲人似乎从来不是好的骑兵,尤其是轻骑兵,即使罗马帝国全盛时期,罗马帝国里的骑兵主要还是征召的游牧民族骑兵;这一情况一直到罗马帝国偏安拜占庭,开始直接把罗马公民身份授予游牧民族之后,罗马帝国才算有了合格的骑兵。
而我们把目光转向东方,早在汉景帝时期,晁错就告诉皇帝,匈奴人相比汉人,在骑兵上有天然的优势。
“今匈奴地形、技艺与中国异。上下山阪,出入溪涧,中国之马弗与也;险道倾仄,且驰且射,中国之骑弗与也;风雨罢劳,饥渴不困,中国之人弗与也:此匈奴之长技也”
在这里,晁错总结了匈奴骑兵的三大优点:匈奴马能在复杂地形下执行机动任务、匈奴骑兵具有更高超的骑射本领、三,匈奴士兵比汉族士兵更加吃苦耐劳。
晁错这番议论,皇帝有没有听进去呢?
从史料上看,皇帝是认可的。
至少到汉武帝时,汉军中就已经设立了正规的胡人骑兵建制。汉武帝时中央军增置八校尉,其中有胡骑校尉,《汉书百官公卿表》:“掌池阳胡骑”。有长水校尉,《汉书百官公卿表》:“掌长水宣曲胡骑”。边郡之外也大量安置胡人部落作为附属国,当时称为“属国”。在属国中保留胡人原有的部落组织,只设武官管领,即属国都尉。属国骑兵从汉宣帝时代开始成为汉朝常备军力最重要组成成分之一,其调动次数可以和关西六郡骑兵,三辅三河步兵相比。
而汉武帝这种“师夷长技”的做法,很快就在战争中取得了丰厚的回报。
其中最经典的就是元狩二年的第一次河西之战,这不仅仅是霍去病第一次光彩夺目的出现在东方军事舞台上,同时也是汉朝一直以来坚持“师夷长技”的结果。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这一次河西之战,除了霍去病因公封侯外,剩下三位封侯的军官,有两个是地地道道的匈奴人,另外一个虽然是汉人,但是从小在匈奴
长大。
关于霍去病第一次西征匈奴的经过及路线,《史记》、《汉书》、《册府元龟》、《资治通鉴》都有较完整的记载,而《汉书》本于《史记》,并有许多补充,《册府元龟》又取于《汉书》,现已《汉书》为基准,将所反映的资料引录如下:
元狩二年(前121)春,(霍去病)为票骑将军,将万骑出陇西,有功。上曰:“票骑将军率戎士隃乌整,讨邀濮,涉狐奴,历五王国,辎重人众摄詟者弗取,几获单于子。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杀折兰王,斩卢侯王,锐悍者诛,全甲获丑,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捷首虏八千九百六十级,收休屠祭天金人,师率减什七,益封去病二千二百户。”
我们看《史记·建元以来侯者年表》,里面说的很清楚,封侯的三个人分别是校尉高不识、校尉仆多、司马赵破奴。
他们三人的战绩是什么?我们来看《史记》、《汉书》——
《史记·霍去病传》
天子曰:“骠骑将军逾居延,遂过小月氏,攻祁连山,得酋涂王,以众降者二千五百人,斩首虏三万二百级,获五王,五王母,单于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师大率减什三,益封去病五千。赐校尉从至小月氏爵左庶长。鹰击司马破奴再从骠骑将军斩遬濮王,捕稽沮王,千骑将得王、王母各一人,王子以下四十一人,捕虏三千三百三十人,前行捕虏千四百人,以千五百户封破奴为从骠侯。校尉句王高不识,从骠骑将军捕呼于屠王王子以下十一人,捕虏千七百六十八人,以千一百户封不识为宜冠侯。校尉仆多有功,封为煇渠侯。”
再来看《汉书·霍去病传》
上曰:“票骑将军涉钧耆,济居延,遂臻小月氏,攻祁连山,扬武乎鱳得,得单于单桓、酋涂王,及相国、都尉以众降下者二千五百人,可谓能舍服知成而止矣。捷首虏三万二百,获五王,王母、单于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师大率减什三,益封去病五千四百户。赐校尉从至小月氏者爵左庶长。鹰击司马破奴再从票骑将军斩脩濮王,捕稽且王,右千骑将得王、王母各一人,王子以下四十一人,捕虏三千三百三十人,前行捕虏千四百人,封破奴为从票侯。校尉高不识从票骑将军捕呼于耆王王子以下十一人,捕虏千七百六十八人,封不识为宜冠侯。校尉仆多有功,封为煇渠侯。”
从史料看,可以这么说,没有这三个校尉,霍去病第一次河西之战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战果。
而这三个人的出身,《史记·建元以来侯者年表》里说的清清楚楚——
宜冠侯高不识,以校尉从骠骑将军二年再出击匈奴功侯。故匈奴归义。
煇渠侯仆多,以校尉从骠骑将军二年再出击匈奴,得王功侯。以校尉从骠骑将军二年虏五王功,益封。故匈奴归义。
而剩下的赵破奴,他虽然是汉人,但确实是在匈奴长大。
史记记载:“将军赵破奴,故九原人。尝亡入匈奴,已而归汉,为骠骑将军司马……”
虽然我们现在没法肯定这支一万人骑兵队伍里究竟有多少匈奴人,多少汉人;但是从三位军功侯爵的成分还是可以做合理猜测,这支骑兵队伍里匈奴人比例应该不低;而且这里还有一个旁证——
“票骑将军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粥之士,约轻赍,绝大幕……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这是汉武帝元狩四年的诏书,“荤粥”为匈奴古称,此处用指匈奴,汉武帝策立燕王文中也有这个用法。
汉武帝用“躬将所获荤允之士”来描述霍去病率军出塞,这证实了至少元狩四年的出塞军中有相当数量的胡人骑兵。
由我们目前掌握的史料看,汉武帝时期对外扩张的军功里,游牧民族,尤其是匈奴人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拿一句时髦的话来说,“军功章里里有匈奴人的一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