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写下大脑碎片,到底在想什么?

2017-11-12 15:41阅读:
当你写下大脑碎片,到底在想什么?
文/老喻
本文系作者授权“清南”发布
男人给女人讲段子,根本不用逻辑、智慧、跳跃、幽默,只要表现出适当的殷勤、和性别差异造成的陌生感即可。就像女性撒娇无需太多“无性别差异领域”的技术含量一样。
一位挺聪明的女性朋友,说起她的一位男性朋友很会讲段子,并举例说明。我听了觉得并不那么好笑。于是有感如上。
又想起有次在温哥华,我讲了个段子,大家呵呵笑了。同车一位仁兄,延伸出简单但殷勤的话题,车上的女士们笑得不停。
即使是幽默感这类个人化、且有赖于强烈度的表达,当其发生于两性之间时,效果取决于跳跃与反差。但是,没什么能够比性别之间的特征与差异化更为强烈。殷勤,同样是异性之间的彼此取悦。
除了幽默感,男女之间的彼此打动,首先也是基于性别特征的。
事物在具体环境里,体现出最大差异的基本属性,常常起到决定性作用,但却被忽视。
男性看男性,或者女性看女性,常常看不懂:Ta为什么那么有异性缘?
又,马列老太太的遗毒、成功学,以及以财富为惟一世界观,极大削弱了当下女性的性别特征。当然男人也不怎么样,我不是男权女权主义者哈。
你是否在场,比你的摄影器材和摄影技术更重要。
从摄影本身看,这句话没什么新意。不过,我想的是,无论是创业,抓风口,赶上某个时机,你在场,比别的什么都重要。
很久以前,马斯克远没现在出名,我不知道在哪里看到他的一句话,还用在给公司杂志写的卷首语上,大致意思是:这个时代太牛逼了,你要么做个旁观者,要么奋不顾身地投身其中。
说回摄影,我首先是喜欢相机,然后才是拍照。但和大多数人一样,值得回放的照片,大多是手机拍的。那些单反折腾来折腾去拍回来的,几乎从不翻起。
你在场时,手机也在场。所以,手机无疑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相机。
可是,作为一个数码爱好者,我还是不死心,想要一个随身的Dream相机,在莱卡Q和A7R3之间思来想去。
对于那些只计利害、不问是非的人,反击的最好办法是攻其利害,而非谴责其是非。
在加拿大这些年,基本没看过当街撕扯的事情,活雷锋倒是见了不少。陌生人之间分外和善。当然,熟人之间反而有些距离,不如国内亲热。
加拿大是个去中心化的国家,你永远不会在街头看到宣传道德文明的标语,也
不会有谁来管你是否高尚。但是,一出手可能就是邻居把你告了。
有次回国飞机上,一位大妈一直把她的光脚丫伸到我的胳膊旁,怎么说都没用。这年头不要脸,真的是件成本极低的事情。
对于那些只计利害的人,我们总是究其是非,反而助长了其不要脸。
假如一个家庭还在阳光下晒东西,不管是晒衣服还是晒萝卜干,就充满希望。
我一直想着盖一栋大房子,然后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这些年,我们在温哥华,哥嫂在中国,侄女在多伦多,妈妈两头跑。
哥哥半义务地帮着看护我在深圳的一个办公室,租了套有些年头的公寓里。
11月的某个早上,我住在他们的公寓,被防盗网封闭住的阳台上,晒着切成片的蘑菇还是什么,觉得暖暖的。
横财即横祸。
有个不算熟的朋友问,怎么看一个只要一年必赚150w的商业机会。我答:我连问是什么的兴趣都没有,远离吧。
然而提问者不甘心说:明年我证明给你看。
于是我写下这句话。
其实,横财即使成了,也不会大。
更不消说,据统计美国的彩票大奖得主结局都不太妙。
收快递给人收情书的错觉。
回国之后,有两大快事:洗脚推拿收快递。
好人未必有好报,坏人未必受惩罚,是为了避免好人被冤枉,坏人装好人。
前晚遭遇奸商,投诉无门。为什么没有一个app或者网站,专门曝光这些黑名单?又想,若有了,可能也是恶人先告状,“劣币”去黑“良币”吧。
假如上帝更爱一个人,会花更多的时间设计他的敌人,胜过设计他的朋友。
敌人是最好的导师。我们人生中的关键转向,经常是被敌人逼出来的;我们的主要斗志,也来自敌人的激励。
恶人做恶事会得到好处,好人做恶事可能得到恶处。但更多好人并非因此而不做恶事,而是因此成为恶人。
作恶是人的一种本能。不作恶,看起来是非常低的道德标准,其实极难。
道德上的“不作恶”,和科学上的“可证伪”,有着某种呼应。
道德大多时候是作恶的幌子,即使是真诚的道德,也常有一个红通通的猴子屁股。
人们用屁股指挥脑袋,是因为大多数时候屁股都赢了脑袋。
买房发了财,可能是靠屁股赚钱的典型案例。
巴菲特说他靠屁股赚钱比靠脑袋赚钱多,因为买对好企业,守住不容易。
房子呢?第一仓位够大;第二因为有居住功能、外加交易成本高,所以守得住。
慢慢地脑袋就听从于屁股。直到有一天,屁股再把赚来的都赔掉。
长脑子,从来不是人类的强项。
穷人到富人家做客,会惊叹于想不到的东西,而非没见过的东西。
想起前几年在温哥华看一套5、6千万加币的房子。印象深刻的不是有多么豪华,而是一些未曾想过的功能设计。
例如后门的收纳柜里,手套根据骑马、滑雪、打球,分放在不同抽屉里。又例如,大约有6个洗衣机,分别洗不同类型的衣物。
这房子据说是EA的老板的,后来卖给了一个卖鸭起家的南京地产商。
文艺作品的副作用是增加了你对偶然事件的期望值。无论这期望值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这是文科思维的优点,也是文科思维的弱点。企业愿景,亦是一种文艺作品,并且不可或缺。
你认识以后觉得其比本人好看的人。和你认识后觉得比其丑的人大致相等。
你身边的有些人,越看越好看;有些人越看越难看。
听到的,看见的,想到的,会通过不同的大脑路径,到达不同的地方,得出不同的结论。
这句话是几年前写的。当时我听了一本书,即使只是照着原书念的,但是感觉也与此前阅读大不相同,另有一番感悟。
最近在赶“得到”的作业,主要工作量花在“口语化写作”,因为得到App的场景主要是无处不在的“听”。
阅读,听,真的是通过不同的路径进入大脑。
于是又想起这句话。
薛兆丰总结他在得到的专栏,表达了类似的意思。
如果某种力量,不是由两种对立的力量交织而成,就可能不是真正的力量。
这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一句话。但不想解释。
因为懂的人,无需解释就懂了;不懂的人,解释了也多余。
其实,我们说的每一句话,何曾不是如此呢?
来源公号: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
当你写下大脑碎片,到底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