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批判文人:写诗文,记劣绩,警顽邪

2019-02-25 08:40阅读:
雍正批判文人:写诗文,记劣绩,警顽邪
   文丨姜卫华
  雍正,名爱新觉罗·胤祯,满族人,庙号世宗,谥号敬天昌运建中表正文武英明宽仁信毅睿圣大孝至诚宪皇帝。历史学家有“雍正一朝,无官不清”的说法。雍正批判文人:写诗文,记劣绩,警顽邪
  雍正时期,文字狱日益频繁,文网甚密,株连人众,处刑严酷。知识分子动辄得咎,形成闭眼不敢看现实,缄口不敢谈政治的沉闷风气。
  批判钱名世:各写诗文,记载劣绩,以警顽邪
  雍正元年十月,青海暴乱。川陕总督年羹尧冒着严寒,进入青海,并于雍正二年胜利班师回京。大臣钱名世赋诗赠之,认为年羹尧功绩甚大,应为他再立一碑。但不久,年羹尧因居功自傲,倚老卖老,随随便便,行为极不检点,惹怒了雍正皇帝。雍正勒令年羹尧自裁而死。年羹尧死后三个月,就有学士奏报雍正说:“食待讲俸禄之钱名世,作诗投赠年羹尧,极备谄媚……应革职,交刑部从重治罪。”
  雍正心想呀,钱名世只不过是一个风流才子,投诗献媚属于一般的吹捧,还罪不至死。如果处死钱,必遭天下文人舆论谴责。于是,他想出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处理方法。雍正批判文人:写诗文,记劣绩,警顽邪
  首先,雍正将钱名世革去职衔,发回原籍,并亲自写下了“名教罪人”四个字,令该地的地方官制成匾额,张挂在钱名世所居之宅,使钱名世“虽碘颜而生,更甚于正法而死。”紧接着,雍正又传谕说:“钱名世系读书人,不知大义,廉耻荡然,凡文学正士,必深恶痛绝,共为切齿。可令在京官员,由举人选士出身者,各写诗文,记载劣绩,以警顽邪。”
  雍正定下调子,责令所有会写诗的大小官员,人人必须写“刺恶诗”,对钱名世进行大批判。总之,大凡科举出身,有点文化水平的人都必须参加这场大批判运动。
  最后,雍正把这些充满了嬉笑怒骂、冷嘲热讽的“成果”集结成书。该书共计
收入诗文385首。用上好的宣纸印刷而成,书名就叫《御制钱名世》。然后,雍正下令将该书发到各级学校,当作反面教材。这就是我国历史上最早发动的文化大批判运动。
  批判曾静:编《大义觉迷录》书,人人观览知悉雍正批判文人:写诗文,记劣绩,警顽邪
  此事之后,雍正更加明白社会舆论的重要性了。清朝初期,由于新朝初定,很多人情绪波动很大,有的官员甚至随身抬着棺材以示不侍二主的决心。对于这些不合作派,雍正并没有发怒治罪,而是让他们“白衣宣至白衣回还”了,以期求得良好的社会舆论。
  又过了几年,即雍正七年(1729年),朝廷发生了轰动一时的曾静案。案件内情是:湖南落第书生曾静指派学生张熙投书策反封疆大吏岳钟琪,被告发。该案牵涉范围之广,实为空前,在如何处理案犯这个问题上。雍正又有了新的发明:将所有有关的上谕收集齐备,并附有曾、张二人的口供和忏悔书《归仁录》连同批判文章,编辑成《大义党迷录》一书。“颁布天下各府州县,以至穷乡僻壤,俾读书士子及乡曲小民共知之,并令各贮存一册于学宫之中,使将来后学新进人士,人人观览知悉。”这是规模更大的文化大批判运动。在《大义觉迷录》一书中,雍正将皇家不可公布的秘密全部示与天下。大有“君子坦荡荡”的架势。雍正此番行动,达到了“图治之念与诲人之诚”的目的。雍正批判文人:写诗文,记劣绩,警顽邪
  雍正是一位十分复杂的历史人物,他是勇于革新、勤于理政的杰出政治家,对康熙晚年的积弊进行改革整顿,一扫颓风,使吏治澄清、统治稳定、国库充盈、人民负担减轻。但是,雍正也有严重的过失和局限。他在位期间,虽没有出现大规模农民起义,但零散的反抗经常发生,雍正的镇压措施十分严厉。不论具体情节,抗官者即以反叛论处,斩杀不赦。雍正并不是个案。因此,世人称雍正皇帝之残忍堪比秦始皇。
  雍正统治十三年是清朝统治的重要时期,承上启下,为以后乾隆时期的繁荣盛世打下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