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失声痛哭,不是疼人,是疼钱!

2019-02-26 22:09阅读:
西门庆失声痛哭,不是疼人,是疼钱!
   文丨姜卫华
 西门庆失声痛哭,不是疼人,是疼钱!
(图)电影《金瓶梅》剧照
  人们一提起西门庆,就会咬牙切齿地说:“西门庆真不是个东西!”可见,西门庆名声虽大,但口碑却差劲得很!
  西门庆的父亲西门达是个开药铺子的。但经过西门庆之手经营,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在商界以及政界都产生了很大影响。他曾经对吴月娘炫耀说,即使拐了许飞琼,抢了王母娘娘,也减不了他的泼天富贵。
  西门庆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呢?首先,来看他的原始资本积累。《金瓶梅》第一回说他“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这里“放官吏债”,即把国家财产拿出来放债,收取利息。“把揽说事过钱”即替人打官司,替别人说情或办事,从中谋取别人的好处费。不难看出,西门庆的社会活动能力是相当大的,“放官吏债”风险较大,但由于他“作事机深”,所以一直很顺利。
  单靠这些生财之道,根本满足不了西门庆敛财的欲望,通过婚姻来谋取大笔的嫁资是西门庆积累资本的手段之一。他先后骗取了富孀孟玉楼、太监侄媳李瓶儿,两位小妾的到来为他带来了巨额财产。仅孟玉楼带来的陪嫁就有:……四季衣服,妆花袍儿,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只箱子;珠子箍儿,胡珠环子、金宝石头面,金躅银圳不消说;手里现银子,他也有上千两;好三梭布也三二百桶。
  至于李瓶儿给他带来的财富就更可观了。所以,李瓶儿在去世之时,一向不动感情的西门庆居然也痛哭失声!
  奴玳安一语道破其中机密:俺六娘嫁俺爹……该带来了多少带头来?别人不知道,我知道:把银子休说,只光金珠玩好,玉带、绦环、鬏髻、值钱宝石,还不知有多少。为甚俺爹心里疼?不是疼人,是疼钱!
西门庆失声痛哭,不是疼人,是疼钱!

(图)《金瓶梅》画像,胡也佛(绘)
  此外,西门庆深知,“马无外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在他积聚资本的过程中,尤其重视对外财的掠夺。如女婿陈经济,因为其父陈洪东窗事发,遂将家产转移到丈人西门庆家保存,最后也被西门庆占为己有。
  应当承认,任何一种原始资本的积累都带有掠夺的性质。无论西门庆包揽诉讼还是谋取外财或是骗取嫁资,都带上了他的个人化的巧干色彩,即所谓“作事机深诡谲”。
  西门庆所使用的不正当竞争和勾结官府,以谋取优惠的经商条件是他惯用的伎俩。如新中的状元蔡一权在回乡探亲时路过清河县,应邀请到西门家打秋风,不仅有好酒好菜和美色伺候,临走还借去白银一百两。后蔡一权任两淮巡盐史,还将山东巡案宋乔年介绍给西门庆,使西门庆有了更多的途径勾结官府。再后来西门庆贩盐,经营盐运业,蔡状元行使两淮盐运使之权,让西门庆比别的盐商早掣取一个月盐引,使西门庆在短短一个月轻而易举地谋取了两万两银子的暴利!其他盐商却只能干瞪眼。由于西门庆不时的接济山东巡抚宋乔年,所以得以借宋的势力独自一人包占了朝廷坐派下来的二万两银子的古器买卖,这其中又蕴藏了多少利润?与官府勾结谋取经商特权是西门庆获取暴利的主要手段。争取垄断、打击同行也是西门庆的经商的“成功经验”。
  商人的本性就是以盈利为目的。垄断意味着暴利,西门庆深知其理。原先清河县只有西门庆一家药店,后来,医生蒋竹山在李瓶儿的帮助下也开了一家中药店,蒋竹山既是医生又经营药店,更兼厚道和气,无疑会吸引很多顾客。一个县城出现了两家药店,宛如天上出现两个太阳,在西门庆看来是绝对不容许的。于是,他唆使地痞流氓无赖,多次到蒋竹山的药店闹事,还伪造票据,硬赖他欠账不还并诉之官府,把蒋竹山打的半死,迫使他拆了药铺。这样,西门庆的药店生意依旧红火。从西门庆的经营方式来说,他的商业活动主要靠家人,奴仆或与别人合伙,或假借他人名义进行的,自己则躲在幕后操纵,因此,他的违法经营问题很难被别人抓住把柄。
西门庆失声痛哭,不是疼人,是疼钱!
   (图)戴敦邦水浒人物图谱,西门庆
  不可否认,西门庆经商是有“道”的。他不但扩大再生产,还善于抓住机遇,敢于套购外地客人的滞销货,以待日后盈利。他还善于搞多种经营,放高利贷、开当铺和各种各样的缎子铺,同时,在江湖上走标船,把设店经营和长途贩运结合起来,因此经商规模越来越大。他对应伯爵分析金钱时说“兀那东西,是好动不好静的,怎肯埋没在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
  西门庆懂得以钱生钱的道理。他与乔大户合开的缎子铺,最先投入的资金才一千两,后他靠贩盐赚的钱从杭州和南京进了一万多两银子的货物,缎子铺开张没多久就净赚了六千两银子,纯利润他又分别用于从湖州和松江进货,就这样本利越滚越大。到西门庆临死时,缎子铺已是“五万两银子的本钱”。
  多行不义必自毙,西门庆悉心聚集的资产还是成了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