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睡足荼蘼梦也香

2019-07-23 13:46阅读:
《红楼梦》:睡足荼蘼梦也香
文汇报|乔丽华 2019年07月22日

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这两年迷上了《红楼梦》。记得大学的时候有个男生说他喜欢《红楼梦》,读了好几遍,我却没什么感觉。那时《红楼梦》在我看来就是一部单纯的爱情小说,虽然读过一两遍,但只拣那宝玉和黛玉的爱情片断看,也搞不懂这两人到底是咋回事。而且那时没耐心,一看到诗词就跳过去,所以一直没能领略它的好。
而今再读《红楼梦》,我相信当年曹雪芹家里确有过这么一群才情横溢的姐姐妹妹,也就是所谓的闺阁诗人,只是她们的诗文没有刻印流传下来,不过幸而曹雪芹用一部书记录下了这一群闺秀的音容笑貌,还有她们的诗词作品。
记得有谁说过,四大名著中,《红楼梦》是最中国的,因为里面保留着一个诗词的世界。曾经我爱看《红楼梦》中一些故事性强的章节,如凤姐捉弄贾瑞、宝玉挨打、王熙凤治理宁国府、探春理家、尤三姐自刎、尤二姐被凤姐折磨致死、夏金桂泼醋大闹……而今这些故事一则因为太熟悉,二则因为太悲凉,看着太堵心,反而往往略过不看,倒是单爱流连那诗词歌赋猜灯谜的片断。
大观园试才那一段,贾政命宝玉跟随在左右,给各景点命名题词。有人说贾政是个无趣之人,假正经。我觉得说这话的
人是不懂父母心。你看贾政门下那一班清客个个捧着宝玉,故意用自己的平庸诗句来衬托宝玉的才情,那才是真正懂贾政的人。贾政就是一个传统文人,传统的家长,口头上很严厉,动辄“畜牲”“孽障”,明明觉得宝玉说得有点道理还是要呵斥打压他,那只是在外人面前谦虚,其实心里也为宝玉此番试才显露出的才情感到得意。这是字里行间能读出来的。当然,这一章还让我们领略了中国园林的景致和意境,就像贾政所说,没有题词匾额,园林也就没了意境,“任有花柳山水,也断不能生色。”于是我们一路追随贾政一干人,欣赏风景的同时也领略了那些题词题诗,真真是一趟文化之旅。
至于那些诗社就不用说了,海棠诗社,单这个名字就自有一种雅趣,跟黛玉、宝钗、探春等一帮姐妹在一起吟诗,是贾宝玉(也是曹雪芹)最快乐的时光了。每次在这样的场合,他总是用了欣赏的眼光,欣赏她们的才情,甘愿认输认罚,纵被戏弄嘲笑也开心。
所以,吟诗作赋的场合,是《红楼梦》里最快乐的时光。黛玉、宝钗且不说,就是那元春,身为皇妃难得省亲一回,也要贾宝玉和姐妹们作诗,自己还亲自一一为大观园定名,事后还跟家里的姊妹兄弟交换猜灯谜,回宫后自编大观园题咏,这是何等的雅兴!还有那香菱,身世可怜可悯,她一生中最开心最光彩的时刻,无疑就是那跟黛玉学诗、跟湘云论诗的短暂的大观园里的日子……
还有宝钗为湘云精心安排的螃蟹宴,众人喝了黄酒吃了蟹,然后提笔诌诗,酒酣耳热之际,就连宝钗都一改往日的矜持端凝写出了诙谐的螃蟹咏,何等豪迈!八十回末,赏中秋一节虽不免凄清彻骨,暗示着繁华将散,然黛玉和湘云在水边联句,你一句我一句,直到夜深时分仍不减兴致,如醉如痴,直把俗世烦恼抛却在九霄云外。而就在这一回,一向给人冷傲印象的妙玉,居然也兴致颇浓,翩然而至,将黛玉湘云请入庵中喝茶,又把她们的诗句抄写下来补上结尾。谁说妙玉倨傲?她也有非常温暖热情的时刻,当遇到可以相交的诗友之时。
诗歌是《红楼梦》的灵魂,12支曲子暗示每个人的命运,黛玉的葬花诗等诗稿就是她的泪,她的魂魄,“冷月葬诗魂”,道出了闺阁才女的命运,她们才情敏捷,内心纤细,也因此更脆弱更容易被世俗糟践。
宝玉的生日,袭人晴雯等身边丫鬟凑份子为他庆贺,还请来了黛玉宝钗探春……那一晚她们在宝玉身边划拳、抽签、行酒令,有人抽到牡丹,有人抽到芙蓉,有人抽到杏花,有人抽到梅花,纵然有那“开到荼靡花事了”的警示,纵然一部《红楼梦》里处处是谶语,但对于宝玉(曹雪芹)来说,跟这帮姐姐妹妹一起共度的好时光,是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是一辈子都要唏嘘回味和沉醉的。“吟成豆蔻才犹艳,睡足荼蘼梦也香。”不要醒,不要醒,就在这诗词歌赋的梦里过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