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2017-10-12 17:03阅读:
炸糍粑
文/芒果君爷爷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常看到反映民俗文化的纪录片或者农家乐“打糍粑”的场景。
糯米蒸得透熟晶亮,放在石臼里舂。三五个精壮汉子脱下棉祆轮番上阵,尽管天寒仍挥汗如雨。
木棰随着号子有节奏的挥舞,糯米粘在木棰上下起伏。半个时辰后,糯米在重力打击下化为粘稠的米团,几位巧手村姑把米团捏成圆形米饼,冷却的米饼就是糍粑。
糍粑坚固如岩,密度极高,泡在清水中既防渣裂,又能耐久贮存。
本文今天所说的糍粑,与上述糍粑同为糯米食材,制造手法不尽相同。食法皆为“炸糍粑”,是一种湖北常见的早点吃食,尤以荆州为甚。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糍粑多为摊贩在路旁支起油锅,现场炸制。至于坯料源于何处?却不知晓。
生坯落入沸油之中,滚油将糍粑团团群绕。数次翻面至糍粑金黄,即可拈出控油。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泡糯米)
糍粑味美,满口糯香。梁实秋先生不知道湖北人为什么特喜糯米,罗列了几款糯米食品后说道:“我私人以为除了粽子,汤团和八宝饭以外,糯米派不上什么用场。”好一个糯米派不上用场,用场大着哩。好多糯米的食法梁先生未闻及。湖北的糍粑梁先生恐没有吃过,否则更有说道。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糯米沥干,放置
蒸笼)
名人饮啜各有不同,周作人先生在《知堂谈吃》一文中道:“近年来北京市有糍粑可买,这使我很是高兴,因为我是喜欢糯米食的。”可见周先生在北地见到南货的喜悦之情。当然,书中所叙述的糍粑,就是前面提到的农家乐的“打糍粑”,而非早点“炸糍粑”。
尽管报章连篇累牍的抨击油炸食物,高脂高能给“身体主义”者造成了莫大的压力。但炸糍粑依然贯穿于荆楚人氏的早点中。
糍粑生坯入锅,油烟腾起,望着那锅如同墨汁的油脂,总让人疑惑锅中沸滚的是“千年油”。油脂经久不换,渣滓太多,岂有不冒黑烟之理?近年来,媒体总会推出一例放心油炸食品,我以为这是宣传导向的失误。所谓放心油,我非但无感恩之心,反而嗤之以鼻。陈油扔弃,新油更替,这本身就是业者应当恪守的职业道德,实为本分,有什么值得宣传?对于用千年油,地沟油只顾盈利不顾食客身体安全的奸商,重拳打击就是!
糍粑依旧要吃的。健康于我亦重要。这并非是什么两难选择,自己动手不就得啦。
泡糯米,定为第一要务。有平台发布自媒体人炸糍粑的用料,为糯米与籼米合一。令我惊叹!对此,我要给其打上一个大的错!糯米掺入籼米炸糍粑确有其事,但那都是奸狡商贩偷偷干下的勾当。糯米与籼米价差不大,可见其锱铢必较。一旦被识破,商贩会指天发誓予以否认。真不知道这些误人的配方来自何人?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蒸糯米,应为第二步骤。有人发图引导我们用电饭煲做饭方式,更是一个大大的错!糯米入水软化水分充盈,为油炸食品大忌,真正应当做到就是隔水蒸煮十分钟。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揣糯米,列为三步吧。透亮熟糯散发清香。用盐少许,依其口味也可搁五香粉增香甚至拌白糖。拌匀糯米揣成米团,再做些方形块状的糍粑。揣时双手与容器适量摸油,便于糯米成型。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炸糯米,也就是炸糍粑哟。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
起油锅,油沸后放入糍粑,炸至金黄可出锅哩!
学会了么。
炸糍粑——简约不简单的湖北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