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前一段时间那个摄影家老美突然又回来,和我称兄道弟,又鞠躬又作揖。

我问他有何贵干?他说,最近觉得前列腺那里有点不太舒服,似乎有点肿胀,小便也不太顺畅。

给他摸摸脉,软,看看舌头,淡,胖,湿,少苔。

作了眼诊,发现生殖区那里的那根红丝有一两处有瘀阻。

再问问其他症状,发现鼻敏感,大便也因为这前列腺肿胀而有所受阻,同时还有偶尔心悸。

于是开方,真武汤加五苓散加生脉散加桂枝茯苓丸。看起来似乎很多,其实只是个很小的方剂。

看完了病,我想起他的生殖器疱疹,就问他,你以前的这毛病现在怎么样了?他说,没事,一直没犯,好好的。

我说,真的吗?三年来一直都没犯?

他说,是啊,你的药是如此的管用,它(疱疹)一直都没发作,否则的话我第一时间回来找你开药了。这老美很喜欢讲恭维话。

我翻看了下这三年前的药方,是这样的:淫羊藿5,补骨脂5
,黄芪6,海藻5,牡蛎5,丹参5,赤芍5,红花3,桃仁3,三剂,第二次复诊的时候,又加了王不留行3。也是三剂。

结果六剂药就这样三年没犯过。

过了一两个星期,我发短信给这老美,问他,这次的药吃了觉得怎么样?他回应说,和以前一样,你的药对我都很有效(works the usual magic),我回应说,If the magic becomes too usual, then it’s no longer called the Magic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