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前一段时间下雪的某个日子,我在家赋闲不开诊,接到个电话,一个女子打电话给我,咨询关于肠癌治疗的事情。

在电话里这女子听起来很有教养,说,她先生患肠癌,晚期,目前已转移到肝和肺,西医不知道如何处理,问我可不可以帮他。谈了一会儿,这女子问及我的治疗费用,然后就说似乎有点负担不起,因为之前一直很忠诚地跟着西医医生做化疗,花了不少钱。我听了也无语。她自己决定吧。

过了几天,这一男一女就来到我这里门诊。男的看起来很瘦削,但神气还在,我想应该还有救。交谈之下,发现情况很严重,腹水已经起来了,肚子胀大,两腿水肿,而且大便失禁水泻,而小便不多。

脉软,寸弱,舌胖白腻苔,多裂。脸色恍白。

脑子很快就想起这是实脾散的证。附子,干姜,炙甘草,白术,茯苓,厚朴,大腹皮,木香,木瓜,草果。

于是就开一星期实脾散排毒祛水,然后再一星期参苓白术散健脾祛湿。

两星期后,这女子就打电话给我,说她先生服药后反应很好,9天后腹水就消退得差不多了。精神体力也不错。要约时间复诊。

来复诊时,这女子叹息说,他的医生听见他们不愿意再继续化疗就再也没兴趣和他们交流下去,说,如果不化疗的话,就完全没希望了。她说,但是草药呢?草药会有希望吗?他医生断然拒绝。这都是各有各的立场了。

欢迎加我微信公众帐号,ID:eyetells2014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