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网诊和仪式感

2019-07-12 03:11阅读:
网诊是不可避免的。自从网络普及后,越来越多人就在网络寻医问药。网诊其实就是望闻问切里面的问诊和望诊(看舌头照片)。
很多人都以为中医治病需要望闻问切四个程序都做完才能进行。但这是误解。没有网络的时候,亲戚朋友就经常打电话问病,连看舌头照片都没看,我也一样开药方,也一样有效。所以所谓望闻问切只是说,任何一种手段都足以诊断,并不是说必须四个程序都完成才能诊病。
《六十一难》将四诊概括为:“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脉而知之谓之巧”。
神圣工巧,是中医诊断的四个不同层次,每一个层次都足以诊病,并非说必须四个层次都具备才能诊病。
扁鹊见蔡桓公,远远见一面就知道蔡桓公有重大隐疾。中医大师胡希恕,病人刚见面还没坐下,就凭脸色铁青,问都不问,就已经开好药方。这些都是例子。
知道的,片言只语都可以断症,不知道的,就算是身边亲人24小时同吃同住,也看不出端倪。那些追求一定要四诊合参的,不如说是追求“仪式感”多于求医问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