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看透与相信

2019-09-11 02:55阅读:
(随笔)看透与相信
(随笔)看透与相信
明素盘
喜欢老子《道德经》里的一段文字——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袭常。
小时候喜欢随母亲回乡下外婆家玩,记忆中那是个类似四合院的房子。一个圆形拱门把院子分为里外两层,中间是四方方的大天井。因为是老房子,即便在白天,屋子里也是极昏喑的。
外婆的房间在上房,位于祖公厅左侧,要经过一条小通道才能到。第一间是杂物房,除了一扇木门,就只有屋顶上的小天窗可以釆光了。从鱼鳞样瓦片上倾泻而下的蓝灰色微光,显得朦朦胧胧,清凉而又幽静。
平时我是不敢一个人进去的,每次都只有跟着外婆才敢进屋子。杂物房里都是些竹箩筐和土陶罐,装的大多是花生、稻谷之类的粮食和一些糍粑饼干。为了防潮,有的箩筐下会垫着砖头,有的则被垂直的铁勾直接悬在半空,据说这样可以防鼠。这些器皿安静地置于此地不知多少年月了。对一个孩子而言,它们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透过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角落一些灰色的薄薄的蜘蛛网,像是黑暗中的一些符号或者某种说不清的迹象。
再往里走,就是烧柴火的大灶台,上面,是一个圆形大锅,可以一次煮上十几二十口人的米饭, 灶旁仿佛有永远用也用不完的干柴草。灶台上方的瓦片间,可以看到外面的蓝天和白云。从一片可以活动的圆形玻璃中落下的光线,具有一种独特的冷漠之美。这是排烟用的小天窗,平时只打开一半,雨天时只需轻轻用木棍一托,就可以把缺囗盖好,既挡住风雨,又能保持光线。小时候常会不自觉地仰望,这些妖娆的炊烟从这么小的一个缺囗往外跑,它们到底去哪里了呢?
灶台的左边有扇古老的双木门,推开,就会看到外婆的房间了。一张棕黑色老式雕花大木床和一个哑红色木箱占了房间的2/3。年份久了,床上刻镂着花鸟虫鱼的木板横梁都像附着一层油面,似乎在为过去到现在提供一份存在的证明,泛着时间的纪念性光泽。
小时候胆子小,即使在白天也不敢一个人随意进出房间,实在要拿东西,总是要有人站在门外等,飞一般地冲进去又蝙蝠似的
扑飞出来。
恐惧总是紧紧地抓住我的心。
我不敢面对黑喑,因为恐惧。诚然,对于今天的我来讲,要看透黑暗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拥有的经验是我们一直骄傲又自大的东西。而在那些日子,所有的感觉都那么真实。黑暗中,越靠近门,内心就越恐惧,门背后是一个怎样深不可测的世界?荒地、怪物、野兽……无数想象的可能随时向我扑来。
最终让自己勇敢地推开门,是因为相信的力量。“不要怕!”这巨大的来自内心的声音,它的回声超越了恐惧的海洋,所有笼罩着害怕的意识消失在虚空的寂静中。房门打开的一刹那,眼前一片黑暗,我似乎站在一条漫长的黑暗通道上,它哪里也不通向,又仿佛哪里都能抵达。一种巨大的矛盾在我与我之间产生,但,我无法对抗,像是陷入了一种既孤独又柔弱的匮乏中,是心里的某种东西,附着于灵魂之上产生的饥渴和欲望。我的精神渐渐集中,我努力调整自己变得更平衡,我的眼睛适应了所有的黑暗,光线,渐渐变亮变温暖,我看到了我要找的东西。
是的,我打开门,我看到了门后的那个世界。
写于2019.9.10
作者简介:明素盘,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著有诗集《明素盘诗集》《玫瑰集》。诗作发表于《青年作家》《诗刊》《诗潮》《知音》《都市》《散文诗》《广西文学》《西藏文学》《上海诗人》美国《新大陆》《诗殿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