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2021-04-08 11:41阅读:

一帆在汕头

潮汕地区作家、记者代表作《神秘的幽影》

关注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现在的社会生活中,有不少老男人,他们有房子、有车子、有儿子、有票子,看起来似乎生活蛮滋润,遗憾的,就是没了妻子。一个没有女人的家,怎么说都是有遗憾的。可是,经济条件越是优裕的老男人越不愿意再婚找老伴,其中原委不言而喻。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上出现了一种保姆式陪伴养老,还很流行,牵扯的事情少,矛盾也少。所谓的保姆式陪伴,就是一种有偿的陪伴方式,两个人通过商量,在一起生活,既不是领证结婚,也不是搭伙过日子,男方为了让女方心里更踏实点,除了负责家里家外的日常花销外,还再给女方一定的生活补偿。
今年70岁的刘大爷,之前认识了一位65岁的大妈,聊了没多久,两人便开始搭伙过日子。在此期间,那位大妈经常问他有多少存款,还一个劲儿地问产权是不是他的。次数多了,刘大爷也就有所醒悟,总觉得这位老伴只是在惦记他的家产。于是,随便找个借口和这位大妈分手了。此后,刘大爷对于找老伴这件事情非常排斥。可是,儿女都成家立业,一个人的生活非常难熬,加之自己的手脚也不大利索,便请了一位保姆来照料自己的生活。没曾料想得到,这位保姆非常细心周到,不仅一日三餐有人伺候,进进出出还可以得到陪伴,这可比老伴强多了。
今年59岁的吴大妈,老伴几年前去世了,一直跟着儿子儿媳一起生活。开始帮着带孙子,孙子去读幼儿园,她便显得无所事事,有些落空。有人见她精力充沛,生活又太无聊,建议她去做保姆,一个同事还推荐她的老领导老刘。老刘今年63岁,是个特别温和的人,以前在单位很受大家欢迎。他的老伴早几年就不在人世,自己不太会做家务,儿女又没在身边。吴大妈是个手脚勤快的人,做的饭菜又很好吃,老刘对她很满意。在老刘家相处了几个月,彼此成了好朋友,有比较多的共同话题。有一天,老刘提议干脆就去领个证在一起生活。吴大妈考虑到两个人结婚,涉及到两个家庭,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自己又挺喜欢老刘,觉得能够在一起做伴就行,依旧像以前那样,老刘给她付工钱,她好好陪伴他,生活也过得挺滋润的。
年届花甲的邢大爷,老伴去世后,自己单身了6年,既孤单又寂寞,很想找个伴。认识了周大妈后,两人相处都挺合适,决定一起生活。采纳的,就是保姆式陪伴。每天早晨一起做早餐,然后结伴去公园,一并逛市场。周大妈是个很贤惠的人,平时家务活做得多。空闲的话,邢大爷还会陪周大妈逛逛街,时不时也会送些礼物给周大妈,两个人都觉得这种方式挺不错。有一次,邢大爷患病住院,周大妈衣不解带在医院陪了10来天,忙得都瘦了四五斤。邢大爷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出院时特意给了周大妈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周大妈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她把10万元中的一部分以红包的形式分给了邢大爷的孙子孙女。这样一来,一大家人相处得十分融洽。
这种保姆式陪伴养老,对于有一定经济条件的老男人来说,可以说是比较喜欢的方式,不必领结婚证,也不必担忧婚姻财产分割问题会影响到子女的感受,较之搭伙过日子,还有着更多的话语权,既舒心且又省心。对于有了一定岁数的女人来说,经济条件和心理状态不同,喜恶程度便有所不同。喜欢的女人认为,虽然很像找老伴,却比找老伴好,因为不会沦落成为免费保姆,想想还是挺中意的;不喜欢的女人则认为,在这个组合起來的架构里,自己既要干保姆的活,又要像老伴一样陪伴雇主,付出的是双重的代价,名不正言不顺,多多少少都有弊端,忖思再三还是不划算。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保姆式陪伴养老,老年人的生活新潮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