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爱不爱你,这和年龄没有关系

2019-07-07 10:41阅读:
《情节》
不能遗忘,也不可能被过往原谅
如果没有原始的欲望
躺在故事里面的情节不会无故躺枪
是的,我喜欢骨瘦如柴的感觉
不必顾及明天和往后的日子,不必念你喜欢的歌词
子弹穿过谁,流血的胸膛就淌出谁的真情
我掩盖不住我的彷徨 无助,沮丧,像所有人一样慌张又迷茫
可翻来翻去,只有那情节还在
没有人告诉过我你的名字,没有人在乎你还是个孩子
《不一定要》
不一定要早起,不一定要看第一缕透过云海的光
平淡无奇的日子比起美好略显漫长
我告诉每一个临近日落的黄昏,不必悲伤
飞鸟飞过的天空,琵琶响起的夜色
都有一种铭记,都有一种若隐若现的不可或缺
不一定要看的清楚,远山躺进云雾,缭绕也不是必然
一阵风来,不一定日出云开
时间以未知的纬度迎面而来,历史可以回望
未来不可预期。不一定要弱读闲云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不一定要拥有或者抛弃,在不在一起
无非也就是地理位置上的距离
天涯无期,沧海有度,倘若的理解还并不深刻
如同我说爱不爱你,这和年龄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