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星空】徐成淼||一只鹰在高空缓缓盘旋(外四章)

2019-02-17 22:40阅读:
一只鹰在高空缓缓盘旋(外四章)
【贵州】徐成淼
长空一无所有。只让一抹蔚蓝,包裹起整个天宇,来填补无边的虚空。
而鹰就在这一片空无中上场。它一展双翅,就屡屡遮蔽了阳光,也点缀了那一片明蓝。
它全身不动。没有煽动羽翼,没有扑击翅膀,只顺从着气流,自如地滑翔、盘旋。长长的双翅伸展,把浓黑的身影,投映于半壁江山和千里海疆。在需要调整方向和高度的时候,它也只是微微地侧了侧尾翼;这个细小的动作,优雅得像世袭的贵族,甚至让人感动得想要掉泪。
它达到了所有生物都未能达到的高度,像一尊俯视尘寰的神灵,将世间的一切纷争尽收眼底。还有什么没有见识过呢?战争,灾祸,杀戮;阴谋,算计,掠夺:都在它的俯视下一一搬演。
当火山爆发,洪水滔天,就是兽中之王的狮子也不得不落荒而逃。只有鹰,仍然无声地盘旋于天际,俯瞰天下,目空一切。
它永不仓促,永不惊愕,只缓缓地回旋在高处,向尘世间的一切功过投去不屑一顾的眼光。
毋须匆忙,在时光之流面前,所有的奔逐都显得如此琐屑。急匆匆地这是要去哪儿呢?到头来,最后的终点仍然是脚下的原地。
它于是连翅膀都疏于拍击,有时候,可以几个小时不动一下双翼,就那样无声地滑翔着,滑翔着。滑过火山的余烬,滑过地震后的废墟,滑过残存的纪念碑和颓圮的皇陵。
在鹰的眼里,所有这一切,都细小得有如一芥微尘……
紫光园丁鸟
那一年的春天,林间空地上明暗参半,暧昧的光影惹人遐想。
一道紫光掠过,园丁鸟披一身缎蓝,正忙碌着构建它浪漫的梦园。
精心挑选柔枝和纤草,那座凯旋门妙不可言。一条长长的甬道,两旁竖立着新枝春叶;草叶招摇,彩旗扬飞。似乎看到,她正从甬道上走来,款款莲步风情无限。
甬道尽头,嫩叶和细草铺出了一方精巧的舞池。只盼着和她比翼共舞,舞步带起了纤毛和草屑,随风飞旋。
不辞辛劳地寻觅,衔来红红的浆果,艳艳的花瓣,还有蘑菇、纸片、布条和各色各样的羽毛,逐一在舞池里铺排成迷人的图案。玻璃反光,纽扣闪亮,贝壳耀眼,都是她的最爱。更有钥匙和胸针,刀叉和铅笔,还有硬币、眼镜和杯碟,全是她心仪的佩件。
袖珍花园装扮得像一间撩拨人心的精品店,这次她该点头了,园丁鸟信心满满。它伫立枝头,向她唱起了如痴如醉的小夜曲。
终于被歌声和许诺打动,她情切切来到这精心装扮的缤纷地。从凯旋门下穿过,踏上甬道,视察这为她精心准备的美丽婚房。面对种种闪光耀眼的精巧物件,她微露笑靥。
瞅准她首肯示好的时机,它遽然叼出一颗纯净的钻石,呈献在她的面前!
白石为凭,明月为证,此心永恒!在琳琅满目的婚房里,它和她协力完成了一次爱的传递。
这是大自然的杰作,是天地间时时上演的精彩喜剧!
招潮蟹
激情油然而生。它以大螯拍打滩涂,以密集的鼓点,预告大潮即将来到的消息。
听从招潮蟹的召唤,巨浪如千军万马,向海岸奔腾而来。
早已感知到潮汐涌动的节律,招潮蟹按捺不住了,它那只硕大无朋的独螯,迫不及待地改变了颜色。从浅红而朱红,从绯红而鲜红。
大螯高举,红遍了整片海滩。
潮头越高,巨螯越艳!更有眼花缭乱的图案,把一枝独秀的大钳,装点得如同图腾和旗帜。
大旗挥舞,呼应着海潮的节拍。
潮流不可阻挡,波涛汹涌澎湃!
又一波海潮涌过来了,招潮蟹将大螯举得更高。
那是旗语和信号:为新潮欢呼,为弄潮儿壮胆!
跳崖求生
为了活着,它们选择了可能的死亡!
悬崖高耸,而它们的翅膀还没有长成。
刚出生的小藤壶鹅颤巍巍地站在高崖的边沿,伸颈向谷底探望。
绝壁如削,深渊百米,向下看一眼就双腿觳觫,小藤壶鹅恐怖万状,踉跄退回。
而它们的父母却站在崖底,呼唤小藤壶鹅果敢地下跳,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这是何等残忍的指令!
然而悬崖上寸草不生,留恋温暖的窝巢,它们将在饥饿中死去。
只有纵身一跳,才有可能侥幸生还:置之死地而后生!
几经犹豫之后,领头的小藤壶鹅纵身一跃,像一颗石子快速下坠。它一路翻滚,在巉岩上弹跳,在危石上磕碰,终于跌落在崖底的一丛绿草之中。
另一只就没有这样幸运了。稍一犹豫,它起跳无力,沿崖壁快速坠落,重重摔在了谷底的一块青石上,皮开骨裂,鲜血流了一地。
最终,跳崖的小藤壶鹅仅半数幸存。
幸存就是未来,幸存就有希望。
长大后,像父母一样,它们还会把巢筑在高崖之上,来躲避天敌的袭扰和人类的捕猎。当新一代藤壶鹅出生后,它们又将鼓动幼雏勇敢地跳下悬崖,以求得生命的再度延续……
奔逐一生
一生下来我就亢奋不已,活蹦乱跳,一刻不停。长长的吻突不断翕动,想要探寻世上的每一处奥秘。
生命多美好,一出世我就无比快乐!
原野那么广阔,食物那么丰美;还有慈祥的妈妈,和亲爱的兄弟姐妹!
一出生我就到处找吃的,蚂蚱,蝼蛄,蚯蚓,一天到黑,吃个不停。直吃到肚皮滚圆,再也撑不下去了,就想着到处去玩。
让妈妈带领着我们,到山坡上去攀爬,到池塘边去打闹,煽着吻突相互逗乐,还你追我赶练习格斗。
玩累了,就彼此咬着尾巴,连接成一条长链,浩浩荡荡地去寻找更好吃的东西。
什么时候都在吃,什么时候都在玩;每时每刻都在找寻,都在奔逐;怎么也停不下来,要一直蹦跶到生命的终点!
没有时间午休,更没有时间冬眠。怎么吃也吃不够,怎么玩也玩不厌。
生命如此短暂,哪有空闲叹息,哪有空闲慵懒!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鼩鼱。我们是哺乳动物的远祖;就是人类,也是从我们这儿发源。
【作者简介】徐成淼,1960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1957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贵州民族大学教授,国务院授衔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散文诗活动中心主任,贵州省散文诗学会会长,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副会长,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学术顾问,香港散文诗学会顾问,《香港散文诗》顾问。
著有《散文诗的精灵》、《再造梦想》、《燃烧的爱梦》、《一代歌王》、《太阳瀑布》、《在季风中感觉雨》、《我的复旦四年》、《往事依然精彩》、《歌无止境》等。
获中国散文诗90年重大贡献奖、中国当代著名散文诗作家奖、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国家民委首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贵州省第一、二、三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贵州省首届文艺创作奖、首届贵州省文学奖、第二、三届贵州省文艺奖、20世纪贵州20 部最佳文学作品奖、改革开放三十年贵州十大影响力诗人奖、改革开放四十年贵州值得记忆的文学作品奖,贵州省十大最具影响力散文诗作家奖、新世纪贵州诗歌致敬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