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后战胜先进:1526年第一次摩哈赤战役

2018-01-11 15:52阅读:
1526年8月末的匈牙利南部的摩哈赤,已经奄奄一息的匈牙利人王国,用一场悲壮的失败,宣告了本国中世纪历史的终结。不足30000人的军队,在奥斯曼土耳其人的压倒性优势前,全军覆没。
然而,今天我们所要体察的,远非战役进程本身。在各方面都更为接近先进标准的匈牙利军队,为何会在更为落后的土耳其人面前,如此不堪呢?
帝国的天之骄子 苏莱曼继位时的奥斯曼帝国版图
1521年,年轻的苏莱曼一世成为了奥斯曼帝国的新苏丹。按照古今中外所有文明的标准来看,他都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父亲塞利姆一世为他打下了一个横跨三大洲的庞大帝国。列祖列宗在搏杀中,为他锤炼了一支百战精兵。他眼下面对的问题只有一个:如何使用这份丰厚的遗产?
战争与扩张,是奥斯曼帝国的立国之本。无论是需要新地皮的改宗领主,还是需要靠劫掠来维持信仰的圣战加齐武士。如果苏丹不能带着他们攻城略地,那么统治基础就会受到损害。这点是今天的现代人又或是当时的基督教君主们,很难立刻理解的逻辑。
所以,苏莱曼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继续用兵。在平定了大马士革的叙利亚人叛乱后,又靠着庞大的军队,攻克了十字军在东方的最后基地--罗德岛。曾经阻挡奥斯曼向欧洲腹地扩张数十年的匈牙利人,也成为了新的目标。在1440年和1456年,两次阻挡苏丹大军的贝尔格莱德,被苏莱曼一举拿下。已经衰弱不堪的匈牙利王国,现在门户大开。
青年是的苏莱曼一世

1526年,苏莱曼的大军再次在春季开始集结。这次他们将挺进到从未深入的匈牙利平原地带。那里一直是草原游牧民族,进攻欧洲的终点,却从未被以巴尔干半岛为核心的定居帝国占领过。自比古代亚历山大大帝和凯撒的奥斯曼苏丹,决心以此地为下一个前进基地,随时入住奥地利和整个德意志。
此时的西欧大陆,新一轮的长期混战正在升温。以奥地利、低地地区和西班牙为核心的哈布斯堡家族,在地理上包围了宿敌--法国的瓦鲁瓦王朝。他们还找来意大利盟友、德意志诸侯和英国的离婚狂亨利八世,在战略上压缩法国。
法国国王弗朗西斯一世,在1525年的帕维亚战役中,兵败被俘。回国后的他,很快与苏莱曼联盟,并唆使苏丹在第二年入侵奥地利。摩哈赤战役便在这样的背景下爆发。
法王弗朗西斯与苏莱曼结成战略同盟
孱弱的欧洲盾牌 匈牙利王国一直是名副其实的欧洲盾牌
作为名副其实的欧洲盾牌,匈牙利人在千年来承受着各路蛮族对欧洲的进攻。在阿瓦尔人、马扎尔人和蒙古人的三次冲击后,匈牙利王国逐渐走强,并成功的成为中欧一霸。其国王还经常兼任波西米亚、克罗地亚和波兰的国王,并有资格选举为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但在16世纪初,这些辉煌已经是过眼云烟。
此时的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来自欧洲古老的安茹家族。但他的上位,并非是其拥有法国或英国祖先的勇武。受够了强势君主与中央控制的地方贵族,在15世纪末开始选择温和的孱弱者,做新的国王。路易二世这样的贵族公子哥,就因此成为了欧洲盾牌的国王。但他原本应该控制的中央集权官吏队伍,已经被遣散。重金组建的常备部队--黑军,则在欠饷、开小差和叛乱的三重奏之后,损失殆尽。
匈牙利国王路易二世
奥斯曼苏丹也不一定会理解这种王权限制手法。国王在欧洲传统文化上,最多只是保护人,甚至可以是吉祥物。像奥斯曼苏丹这样,用宗教、军功和有限的封建体制,强行捏合广袤领地的做法,并不会受到欢迎。
但奥斯曼苏丹也绝不会放过任何利用这种漏洞的机会。从鲁梅利亚、安纳托利亚、叙利亚,甚至是克里米亚半岛赶来的军人与辎重队伍,为苏丹撑起了一支近25万人的庞大军队。他们将在战阵、后勤运输、情报搜集、次要战场上,为君士坦丁堡的武功簿服务。
在前线军中督战的苏莱曼
相比之下,匈牙利国王的军队就少的可怜。一支5000人的克罗地亚军队,开始在亚得里亚海东岸的达玛蒂亚组建。另一支近20000人的部队,在瓦拉几亚集结。但缓慢的进度让他们都错过了即将开始的大战。最后,动员不了大多数贵族的路易,只能依靠少数忠于他的直属力量和亲家哈布斯堡提供的西欧雇佣军,凑出了20000多军队。
1525年的帕维亚战役后 一些雇佣军来到了匈牙利
近代与中世纪的较量 哈布斯堡麾下的雇佣军 正在开挖匈牙利
1526年的西欧各地,近代军事革命已经方兴未艾。但与任何变革一样,这场从15世纪后期开始的全面军事进步,并不会只以一个模式,呈现给世人。
路易发现,他手里最可靠的部队,是几千来来自德意志诸侯和西班牙的雇佣军。他们都以近代步兵始祖瑞士人为模板,建立了由火枪手、长枪方阵、野战炮为核心的早期近代军队。理论上,更多这样的王牌,可以从临近的意大利战场上赶来。但由于意大利战事再起,只有少量参加过帕维亚战役的雇佣军被派到了匈牙利。
穿着风格异常华丽的文艺复兴早期雇佣军
路易麾下的其他步兵,主要来自德意志文化盛行的波西米亚和西里西亚。他们一样熏陶在西欧技术进步的氛围中,以火枪和钢弩为主要武器。但在骑兵文化盛行的东欧边区,他只能得到前排队长的重甲、盾牌掩护。好在他们一般也是不错的炮兵。夕日黑军的残余力量,也大体如此。
典型的东欧式重步兵 他们一般担任分队的队长
路易的骑兵部队,同样是西欧与东欧两种风格的混编。这个现象在蒙古人入侵欧洲前就已经出现。到了摩哈赤战役的时代,定居的德意志化贵族已经习惯和西欧同行一样,身披全套板甲,策马强攻。而在边缘地区的轻骑兵,则习惯灵活的打法,装备也轻便不少。路易的军队中就有不少这样的匈牙利人和塞尔维亚人。
东欧风格的轻装骑兵
苏莱曼一世的军队,则更像是一支中世纪帝国军队。虽然加尼色里近卫军步兵中,已经有60%的人,开始使用火枪。但他们手中几乎所有的先进武器,都依靠西欧技术进步。不少地方的封建骑兵,会购买或掠夺西欧板甲来护身。至于头盔、盾牌,也与对手有着千丝万缕的相同。但更多人,在武器、战术和理念上,与中世纪同行无异。所以,仅仅凭借技术手段,奥斯曼军队是没有优势可言的。
大量换装火枪的加尼色里近卫军步兵
真正让奥斯曼军队可怕的是他的动员体制。一个基督教骑士,可以在不改变信仰的情况下为苏丹效力。但如果他不能建立足够的军功,封地的大部分将在死后被国家没收。这样,他的后代将成为穷骑士,继续靠双手获得新土地的使用权。所以,你就不难理解,这些土耳其地方部队在作战时的热情。
大量换装火枪的加尼色里近卫军步兵
同样的情况,几乎遍布整支奥斯曼军队。身份只是奴隶的近卫军,需要靠军功获得宫廷地位。赤贫的宗教圣战者,需要劫掠维持基本的生计。从克里米亚半岛赶来的鞑靼轻骑兵,既是履行仆从义务,也是为这一年的收入做努力。
看到这里,你应该就不难理解奥斯曼帝国对于战争的渴望。在这种残酷的体制下,军队的规模一般都会很大。加上得到新进武器的便利,让土耳其人在近代早期,成为欧洲人的噩梦。
宗教需求与生活所迫 让奥斯曼人期待战争
近代军队之殇 双方在摩哈赤战场的布阵
虽然如此,但路易二世的匈牙利军队,还在8月29日的摩哈赤,迅速溃败。整个过程,与其说是近代化军队的作战不力,不如说是匈牙利人还不够近代所造成的结果。
匈牙利的轻骑兵在午后便遭遇了渡河而来的奥斯曼鲁梅利亚军团。同样熟悉巴尔干环境的他们,迅速向左翼的广阔空间展开。身后的近卫军步兵开始迅速构筑简易阵地。计划执掌右翼的安纳托利亚军团,则在他们之后才开始部署兵力。由于附近遍布沼泽,土耳其人行军非常费力。但复杂地形也影响了对手的侦查水平。
奥斯曼的近卫军依然保留了弓箭与常规肉搏武器
大约在2点以后,路易的匈牙利军队已经开始了全面进攻,整支军队被布置成前后两条战线。其中国王倚重的大量骑兵位于全军的右翼,第一线的中央则由炮兵和西欧雇佣军部队组成,左翼则是一些战斗力较差的次级骑兵。路易二世本人的骑兵分队,和部分中欧步兵一起,构成了第二线预备队。
在确定来者正是奥斯曼人的全部主力后,匈牙利军队决心发起半渡而击的行动。大量来自大贵族和国王直属力量的重甲骑士,以最擅长的大步冲锋,碾压了刚刚渡河的鲁梅利亚西帕希骑兵。后者中既有土耳其人,也有很多来自塞尔维亚、希腊和阿尔巴尼亚的欧洲骑兵。匈牙利右翼的猛攻,让这些背教者军队,开始后撤。
板甲骑士与奥斯曼近卫军骑兵的交手
此时,组成方阵完毕的西班牙-德意志步兵,开始以较快的速度前进。由于右翼骑兵的突然行动,他们不得不丢下一些缓慢的大炮,努力追赶。但出于队形需要,他们不可能选择狂奔突进。这个致命的时间差,让匈牙利人的努力,付诸东流。鲁梅利亚骑兵的溃退,吸引了大量匈牙利骑兵的追击。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时,奥斯曼中央的近卫军已经用学自欧洲人的车营,构筑了炮兵阵地。
依然希望以快制胜的路易二世,下令自己的一小队骑士,从右翼与中央间的空隙杀出。这是古代亚历山大大帝的标准战法,却也需要对手的完美配合。没有任何名将素质的年轻国王,很快与左右人一起遭到了近卫军火炮、火绳枪和弓弩的密集射击。讽刺的是,土耳其近卫军的很多武器技术,都源自1444年战役胜利后的缴获。在那场战役中,匈牙利国王的鲁莽冲锋,葬送了一场大胜。1526年的摩哈赤,路易二世虽未立即战死,却也用自己的溃退,带来巨大灾难。
西欧雇佣军们的大方阵与散兵
这时才迂回到奥斯曼军侧翼的匈牙利骑兵,也遭到了近卫军与鲁梅利亚步兵阵地的火力洗礼。更糟糕的是,先前败退的西帕希立即返身杀来。在他们的致命夹击下,匈牙利右翼几乎全军覆没。
奥斯曼人笔下 西帕希与骑士的较量
几乎同时间内,渡河后立即展开的安纳托利亚与克里米亚骑兵,也在土耳其人右翼,击溃了弱小的匈牙利左翼骑兵。两翼齐飞的奥斯曼军队,很快将中央的敌军步兵包围。此后的数小时内,这些步兵以方阵硬抗对手的大军。奥斯曼人以骑兵、步兵和炮兵,轮番上阵。一直打到深夜,才将顽强的西班牙-德意志佣兵消灭。
至于在几小时前就跑路的匈牙利国王,也在乱兵中跌入河里淹死。像他这样的文弱君主,大都不是上阵杀敌的料,自然无法承载全套盔甲的负荷。
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德意志雇佣兵
时代的缩影 路易二世的尸体被发现
1526年的摩哈赤战役,对于匈牙利来说是一场浩劫的开始。失去王室的贵族们发现,浪漫的中世纪时代,终于结束了。他们将在东方专制强权与西方集权君主的撕扯下,度过漫长的300年分裂期。
摩哈赤战役同样是近代早期的一个缩影。部分已经踏入近代化进程的军事力量,往往会被同一阵营里的中世纪遗老们拖累。匈牙利右翼骑兵的猛扑,丝毫没有顾及中央步兵的速度。整个战线的断裂,势必引起全局的崩溃。战争从来不是棋盘式的礼尚往来,更多时候都是一场牌局间的智斗。
奥斯曼人将在很长时间内抵抗时代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