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贷平台整顿要坚决及不留隐患

2018-12-05 03:25阅读:
2013年,由于余额宝爆发式的增长,金融科技的春风很快地吹遍中国各业,各种类型的金融服务新形态如雨后春笋在中华大地出现,特别是在政府鼓励与推动下,许多的新形态的金融服务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如网上支付、P2P、众筹、数字货币交易、区块链等。但这些金融科技新形态的金融服务在中国的野蛮生长,既带来了中国金融科技的繁荣,也给中国金融市场带来了巨大风险。
比如,比特币进入中国后,立即引发了国人疯狂的炒作,导致比特币价格几百万倍上涨,导致了中国ICO(代币首次发行)的疯狂。所以,2017年中国政府针对这种局面,手起刀落绝对全面地关闭了算法意义的数字货币在中国交易平台,绝对禁止在中国发行ICO。从比特币及数字货币的价格一年来的走势来看(由2017年最高的每枚比特币近2万美元,下跌到目前3500左右美元,比特币暴跌了80%以上),中国政府在这场防范金融科技市场的行动中,具有前瞻性,也防止了金融科技一场巨大的风险在中国发生。
在中国,由于政府对金融市场过度管制,由于中国金融市场发展迟迟难以成熟,P2P网贷平台同样是国内野蛮疯狂生长的典范。P2P网贷平台在中国出现,立即出现野蛮疯狂的生
打开APP阅读全文
长,由2012年的零到2017年发展到了近5000家。据中国互金协会11月30日公布100家会员机构9月的营运资讯,显示贷款余额合计6376亿元,累计交易总额40359亿元,累计服务出借人3760万人,累计服务借款人9685万人。占国内居民消费贷款的比重达10%以上。
随着国内网络平台的爆炸式增长,各种新的贷款服务形式也涌现。如首付贷、租金贷、现金贷、裸贷等。而这些新型的贷款形式颠覆了金融市场信贷关系,迅速地给市场带来了巨大风险。特别是当一些网络贷款平台借政府对其监管法律制度准备不足、借国内居民对网络贷的知识准备不足及居民投资收益的贪婪性而采取欺诈式及传销式的经营时,中国P2P网贷平台的金融风险开始暴露无遗。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网贷平台存在与发展早就已经是弊大于利了。
所以,政府的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8月中旬下发《关于展开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P2P网络平台在2018年12月底前完成合规检查,目前距离限期只剩下1个月时间了。根据《通知》,网贷合规检查工作分为机构自查、自律检查、行政核查和检查汇总3个环节。目前北京、浙江及上海进入行政核查,处于自律检查的12个地区包括安徽、福建、广东、贵州、河北、江西、辽宁、山东、山西、深圳、天津和云南。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11月份开始,杭州的监管部门已经要求贷款余额不足1亿元的平台,有12个月的时间来关停业务、把资金归还客户。目前上海、北京及其他一些省份也有计划发出同样的指引及要求。据网贷之家近日发布的《P2P合规检查进度报告》显示,江西、广东、安徽及浙江4省,和大连、莆田、上海、广州、北京、深圳、济南7市公布了平台退出指引。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截止11月28日,网贷行业在营运平台数量为1182家,相对于之前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而根据政府监管部门的意图,将有90%以上网贷平台将关闭。有北京的P2P平台负责人透露,在目前还在动作的1000多家平台中,提交自查报告的只有不足一半的500家,当中还会淘汰一部分,多是地方小平台,未交自查报告的平台和备案无缘。也就是说,在今年底,能够存在下来的网贷平台会十分有限,即使目前还在营运的也是如此,而绝大多数中国的P2P网贷平台或是关闭、或是倒闭。其中所涉及的1.22万億元贷款余额及1亿多人的金融服务的网贷业,或走向自然死亡。如果这事件在12月底发生,是否会引发短时间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政府及社会各界要密切关注。
P2P网贷平台曾被誉为连接投资人和小额借款人的金融科技的创新服务,为何不能够顺利生长?为何成功的案例不多?为何中国的P2P网贷平台会发展到今天这样的结局?等等。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比如,从美国来看,美国LendingClub受到公司治理异闻和投资者撤资冲击,自2014年在纽约上市以来,股价已经下跌了77%。市场投资者不认可这类的金融科技公司。当然,非洲的肯尼亚的M-Pesa则是一个成功的经典案例。通过M-Pesa方案,不仅让肯尼亚的非银族得到了新形态的金融服务,建立了新借贷关系,也通过这种金融服务全面促进了肯尼亚经济的增长。
所以,对P2P网贷借贷平台作一个简单梳理,就能够看到目前中国网络借贷平台的问题所在。从网络借贷平台的业务来看,就是通过现有的网络技术及大数据分析,来建立起投资人与小额借款人之间的信贷关系,网络借贷平台仅是起到一个中介人的作用,或用网络平台来替代传统的金融中介。通过网络平台技术能够低成本分析借款人的信用,以此来对这种信用进行风险定价,或网络平台技术成了一种金融中介,网络平台运营者可以置之度外。尽管网络借贷平台把信用风险定价技术化,但实际上这种金融服务的技术化不仅没有改变金融的性质,也完全是由具体人在操作。而金融作为一种特许行业,及社会准公共产品,如果没有一个营运者的专业经营许可,如果没有对这种网络平台运行的信用担保,那么网络借贷平台运行人就可能借助社会的准公共品资源造成公地悲剧,或过度滥用这些网络借贷平台为其牟取利益,而把风险转移给社会来承担。可以说,中国P2P网络平台爆炸式的疯狂生长,就是在政府在法律、制度及监管没有准备好,国内不少投资的居民过度追求高收益的情况下而出现的现象,这样就有了网络平台的营运者借机滥用社会公共金融资源给自己牟利,并把其运作风险转移给社会承担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国内的P2P网络借贷平台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社会转移风险的过程中,这必定会导致该行业乱象丛生。所以政府出手治理当前中国P2借贷平台,就得手起刀落,态度坚决。这样才能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保证中国金融市场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