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OPEC,国际油价会如何走?

2019-02-11 06:56阅读:

石油输出国组织(简称OPEC)作为一个石油国组织联盟,其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操纵国际油价,让其国家利益最大化。这种成立国际组织来对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操纵,虽然早为国际社会所关注,但总是无奈何而已。而国际油价也往往在OPEC操纵下大幅波动,不重损害石油消费国的利益。
可是,最近美国民主、共和两党联手推动法案,反对其他国家合作控制国际油价,矛头指向OPEC。2月7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不要石油生产和输出垄断联盟法案》(No Oil Producing and Exporting Cartels Act,简称NOPEC)。法案获得会内共和、民主两党议员支持,为众议院全院表决铺平道路;两党议员当日也于参议院提交了NOPEC法案。如果NOPEC立法成功,美国将会把手伸向国际市场,禁止外国合作控制石油供应和价格。到时美国司法部更可起诉相关组织相关人士。成立于1960年的OPEC也有可能要退场了。
可以说,OPEC成立的初衷当成是好的,是为了如何来保护其国家的利益,但是到后来则成了垄断国际价格主要推手,因为在页岩气没有发现之前,OPEC占有全球近80%以上的石油资源。可以说,在该组织成立之后,尽管每一次国际油价剧烈波动,所导致的原因可能是多重原因合力的结果,但OPEC在其中起推波助澜的作用。正是从这个角度,我们才能够把握到每一次国际油价剧烈波动原因的实质所在。比如,从国际油价变化的情况来看,我们可以把从1970年以来分为两个重要的周期。1970-2003年为前一个周期,2004年到现在为后一个周期。为何这样区分呢?主要看国际油价波动是以实体因素为主导,还是以金融因素为主导。这是把握国际油价剧烈波动的核心所在。
1970-2003年这一个周期国际油价波动,尽管有金融因素起作用,但基本上是以实体因素为主导。1970年,沙特原油官方价格为每桶1.8美元;1974年(第一次石油危机),每桶首次突破10美元;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 每桶突破20美元;1980年,每桶突破30美元;1981年初,每桶高达39美元;随后,国际油价逐波回落。尽管这一期间的1986年国际油价曾一度跌落至每桶10美元,及1990年国际油价出现过瞬间暴涨至每桶40美元,但有长达20年国际油价基本上徘徊20美元上下。这个时期国际油价的波动基本上是由石油的实体因素的
供求关系所决定,所以国际油价很容易被OPEC油组国家以垄断性的方式来操纵,油价上涨幅度达10倍。而这个期间的两次油价的暴跌暴涨很大程度上主要是OPEC操作为主导的结果。
2004年之后,国际原油价格再次步入一个全新的快速上升通道。2004年每桶突破50美元;2005年突破70美元;2007年冲到100美元附近;2008年最高达147美元。在这个时期,尽管石油供求的实体因素对油价上升有影响,如期间中国工业产出的增加引起石油价格上涨及石油产出增加,但金融因素对油价波动的影响占主导作用。无论是OPEC垄断性定价,还是地缘政治及自然因素,都可能是形成油价上涨预期的重要因素。比如,2003-2011年,国际投资者对大宗商品相关金融工具的投资需求急剧膨胀,大宗商品相关资产价值从130亿美元增加到4500亿美元,远远超出了这些产品实体性需求,从而使得国际油价的变化不取决于实体供应关系变化,而是取决于市场预期变化。Manera, Nicolini & Vignati的研究发现,投资者的投机性行为对21世纪以来的油价波动有着显著的影响,特别是期货市场上的短期行为影响最为显著。比如,2009年,国际油价从1月低位32.7美元涨至10月高位82美元,全球五大能源交易商,一面大手买入原油,另一方面出售期货合约,通过这种套利大赚40亿美元。而这也很大程度上与利用OPEC操纵国际市场石油价格有关。 2014年,国际油价由2014年中的每桶107美元暴跌到12月最低的每桶53美元,甚至于跌到2016年2月的每桶26美元。单从这一轮油价暴跌幅度来说,可以与2008年美元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油价跳水式暴跌相媲美,当时国际油价从每桶147美元暴跌到每桶33美元。其原因是不同国家政府之间的博弈;不同能源类别,如锂电池与页岩油跟传统石油能源之间的博弈;OPEC与消费国之间的博弈。但是,从2016年开始,在OPEC及俄罗斯的联合操纵下,国际油价又每桶26美元升到2018年9月每桶73美元,上涨了一点八倍。
如果NOPE立法成功,美国通过法律的方式平衡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防止国际油价被OPEC操纵,那么国际石油市场的价格将会稳定性回归理性。而国际石油市场这种价格回归理性,将是一次国际市场的重大利益关系调整,特别是对于石油消费国的中国、印度、日本及欧洲来说更是会有巨大的影响。而这种影响不仅在于降低了中国进口石油成本,更在于会降低相关一系列行业的生产成本及增加居民石油消费力。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它对国内一些上市公司的赢利能力的影响一点都不可小视。所以,国内投资者要密切关注这个新动向。投资的机会往往就是在这过程中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