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的诱惑:iPhone十年,库克终于要撕掉乔布斯标签

2017-09-12 08:36阅读:

蒂姆·库克把AR(增强现实)作为最大的技术赌注。“我把AR看做一个伟大的创意,就像智能手机一样。”有预测称,未来数年,iPhone在苹果营收中的占比将大幅降低,取而代之的将是AR业务。而国内的AR生态业者正在赶往新生态家园的路上。

文丨AI财经社 周路平
编丨赵雯
iPhone十周年,苹果将于北京时间周三凌晨1点召开新品发布会。正如你所道听途说的那样,iPhone8(我们姑且先这样叫吧)将发布,它可能是这样的:全面屏、双摄像头、OLED屏幕、无线充电、取消Home键、3D面部识别……
根据最近五六年苹果发布会的惯例,市场传言与最终实际情况都不会有太大出入,深圳华强北的手机壳和保护膜甚至已经开始上市售卖了。
不过,如果只是这些“改良”,苹果将不再是苹果,它将沦为手机第一集团军的“普通一员”。苹果不会甘心,它要做得更多。而它的颠覆和创新在哪?这次,你可能不只从外观、交互这些地方去找寻,还要从iOS11中的新增工具去推测。
没错,AR(增强现实)可能就是新一代iPhone的最大赌注。
苹果手机最新系统iOS11将完全支持不久前苹果发布的AR开发工具包——ARKit。而iPhone8双摄像头也为AR应用的更好呈现做铺垫。
是时候把焦点放在AR身上了。“我把AR看做一个伟大的创意,就像智能手机一样。”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今年早些时候说。
就像iPhone是乔布斯时代的一个标签一样,这次,蒂姆·库克有意让AR成为库克时代的标签。他把赌注压在了AR上。
长期关注苹果的分析师Gene Munster大胆预测:未来数年,iPhone在苹果营收中的占比将大幅降低,取而代之的将是传说中的苹果AR眼镜。
大佬都来了
苹果在AR上组建专业团队、收购相关专利和布局或有7年
之久。
今年6月,在美国加州硅谷,苹果终于在其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发布了ARKit。这是AR的基础设施,包含大量AR 算法,连接硬件和操作系统的算法以及一整套原生态开发工具包(SDK)。这意味着开发者可以直接在苹果iPhone 和iPad上开发AR游戏、营销、购物、教育、装修等应用。
当地时间6月5日,苹果在其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ARKit。@视觉中国
在几段开发者的测试视频中,可以看出ARKit的强大。它能虚拟变身为一段皮尺,人们拿着手机就能测量一幅画的长度;它还能在宜家家具前,叠加一个与实际大小一模一样的虚拟家具,看看搭配效果。
ARKit最大的优点是能用单个摄像头和手机中现有的陀螺仪加速计,实现效果非常好的AR应用。
“我们没有想到苹果的ARKit利用普通的单目摄像头,就能实现这么好的VIO(视觉惯性里程计),这让我大吃一惊。”AR解决方案企业视+创始人张小军对AI财经社说。视+公司在2015年推出了首款国产AR开发工具Easy AR SDK。
超体科技CEO关文华第一时间拿到了测试包。作为AR应用开发者,他对国内外所有的SDK做过测试。“我把一个实物放在虚拟空间里,无论手机怎么抖,人怎么转动,物体依然还在那个地方。这秒杀了几乎所有国内AR SDK公司”。
苹果的AR技术来自各路大牛。近7年,苹果收购了8家以上的AR公司。其中,2015年,苹果收购了号称“AR鼻祖”的德国初创公司Metaio。多位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收购后,苹果把Metaio公司100多人的研发团队,从慕尼黑全部搬到了硅谷,这可是一笔不小的代价。苹果这次能做出口碑颇佳的开发包,几乎都归功于Metaio团队与其自身的技术积累。
不仅是收购,2016年,苹果还从Magic Leap和Oculus挖角。这两家新兴企业是AR技术的创新明星。今年初,库克甚至挖来了一位NASA 技术专家Jeff Norris。此人曾开创一个任务创新办公室,开发怎么用AR和VR,让技术人员控制航天器和机器人。
不过,就在苹果发布ARKit不到两个月,它的老对手谷歌来了。8月底,谷歌也发布了基于单摄像头手机的AR开发工具包,名字都与苹果有些神似,叫ARCore。这次的发布时间也很巧妙,卡在苹果发布会之前。谷歌还称,要在未来几个月中,让1亿部安卓手机具备AR功能,阻击苹果的意图明显。
但谷歌的这一举动被业界视为“被动追赶”。
谷歌在AR上实际是“起了大早,赶了晚集”。早在2014年,谷歌就发布了AR开发工具包Tango。但这个工具包最大的弊端在于,它需要强大的硬件设备才能玩转。现有的手机带动不了,它需要深度传感器和额外的摄像头。Tango发布后,只有联想和华硕配合,各出过一部AR手机,但销量都不大,也没有多少AR应用开发者跟进。
直到苹果发布ARKit后,谷歌才幡然醒悟——像苹果一样,赶紧推出能在手机上实现的AR应用开发包。
但因为是被动状态,谷歌并没有准备得非常好。张小军在苹果和谷歌的SDK出来后分别做了测试。“感觉谷歌的整体效果要比苹果差一些”。
不过,无论是苹果还是谷歌,两家巨头在AR技术的储备上并没有太大差距。未来,开发者可以用ARKit开发苹果设备上的AR应用,用ARCore开发安卓设备上的应用。苹果和谷歌又将在AR时代角力。
除了苹果、谷歌、微软和Facebook等勃勃野心的国外巨头,国内的BAT也“悄然行动”。
百度在今年7月发布了AR SDK测试版,没有对外过多宣传。不过,测试过的人士透露“百度开发工具包跟苹果和谷歌真的没得比”。阿里巴巴也投资了国外四家AR企业,包括美国的Magic Leap、以色列的Infinity 和Lumus以及瑞士的WayRay。AI财经社获悉,腾讯已经有了AR工作室,名字都有了,叫QAR,但产品还没有出来。
除了BAT,联想、网易和华为也在布局,但多为应用和硬件设备上的投资。如联想已和迪斯尼达成战略合作,开发了一款由超级IP星球大战改编的AR游戏,并推出AR头显。
手机还是眼镜?
苹果的聪明之处,是优先在“已有金矿”——其数亿苹果设备用户和两三百万开发者中挖掘AR商机。
“苹果战略清晰,先把存量市场AR化;往后会推出AR眼镜,这个眼镜与手机配套,作为附件存在;再往后,手机会越来越小,最后融入到眼镜里。”亮风台创始人廖春元对AI财经社分析说。据悉,苹果很有可能在2018年底到2019年左右推出AR眼镜。
在苹果之前,诸多探路者选择“眼镜”为载体,实现AR体验,但路走得很尴尬。
在2017年CES(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上,深圳AR眼镜公司0glass创始人苏波在偌大的现场中边走边数了一下,参展的智能眼镜公司有100多家,只有37家发布了产品,12家能量产。这其中,中国智能眼镜公司不超过20家,8家发布了产品,3家能量产。
很显然,市场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尤其以眼镜为载体的AR产品,“相当于我们手机的大哥大时代”。
“AR现在最好的载体不是智能眼镜。”苏波说,“AR眼镜的开模,简简单单五六十万元就没了。要是到富士康去开模,100多万元轻轻松松就没了,而眼镜本身还没成熟。”
与此同时,要想引爆消费级市场,依赖两个条件——巨大的保有量和让消费者产生粘性。“眼镜尴尬的是,现阶段,在满足了消费者的好奇心后,就被束之高阁了。”苏波分析说。正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AR眼镜还仅仅是一个酷炫的玩具,无论续航、佩戴体验度、能实现的功能等各方面都不尽如人意。
实际上,连老大哥谷歌的眼镜都碰壁了。
2012年,谷歌发布谷歌眼镜,令发烧友和极客欢呼不已。《人民日报》记者后来甚至戴着它参加了总理记者招待会。但它却在2015年停产了。原因是产品本身不成熟、高达1500美元的售价和市场定位上的失败。尤其是谷歌眼镜既想做C端的消费级市场,又想做B端的工业市场,结果哪个市场都不买账。
2014年,记者佩戴“采访神器”谷歌眼镜参加两会。@视觉中国
同样,微软研发的AR眼镜HoloLens,售价高达2.3万人民币,尽管它被业内认为是现有AR技术的集大成者,但也没能推广开。
沉寂了两年后,2017年,谷歌眼镜重新发布了企业版,这次把精力放在了工业和医疗行业,不再是普通消费者。确实,在一些操作繁琐、安全性要求高的行业市场,头戴式 AR 设备能带来诸多便利。
苏波做的AR眼镜也几乎都卖给了大企业,像国家电网、西门子、华为和富士康。但即便如此,第一代眼镜的总出货量只有500台。很明显,大厂商对AR也停留在尝试阶段。
现在,AR的探路者们把目光转向了手机。“我希望我的应用未来是长在AR眼镜上的,但我不可能等到AR眼镜成熟才创业,所以,我现在选择从手机端开始。”AR创业公司我的天科技创始人陈德辉说,“但手机只是过渡性载体。未来AR将与眼镜结合。不过,当下手机是最好的AR载体”。
这种认知几乎在AR圈子里达成共识。“就像PC是为互联网而生的设备,手机为移动互联网而生,人们把下一代AR寄托在了智能眼镜上。”AR门户网站ARinChina创始人张明军说,“虽然手机确实是当下搭载AR的不二之选。”
探路者选择手机,也得益于手机性能这两年的大幅提升。AR对硬件资源要求很高。2015年创业时,陈德辉检测了近百款手机。“痛哭流涕啊,很多手机都没有陀螺仪(一种传感器)”。现在,则是另外一种景象。
苹果的A9、A10处理器和高通的骁龙830、835处理器,都可以流畅地运行AR。摄像头传感技术的突破,让深度信息的获取能力越来越强大。不出意外,iPhone 8将搭载双摄像头,其中一个镜头具备3D感测和激光模块。千元之上的手机也都配备了陀螺仪、加速计和罗盘,这些是AR应用最基础的硬件设备。
当AR大潮到来之时,手机厂商都会进一步改进产品,在AR上有所行动。
苏波预测,在2020年前,AR的最好载体是手机;之后,B端市场慢慢变成智能眼镜;到了2025年,在消费级市场,眼镜可能会取代手机。
闻风而至
在ARKit和ARCore发布之后,每天都有人在张明军创办的ARinChina开发者社区里发布Demo(演示),涵盖各类AR创意应用。
在这次市场急剧上升前,张明军也经历2016年前后的AR投资热潮。当时,视+宣布获得汽车之家领投的近亿元A 轮融资;做视觉模组的耐德佳获得数千万元融资;AR眼镜公司0glass也宣布获得三一重工领投的数千万元融资。
伴随着融资的加速,各种AR沙龙峰会也接踵而至。“2016年,我参与组织的AR峰会和沙龙接近50场,平均每周一场。”张明军说。海口、重庆、西安等各地产业新区,都在乘风而上,都想在这个风口上闹点啥。“结果,办会和卖AR设备的公司倒是赚了一点,就是这点作用。”张明军苦笑一番。
不过,苹果和谷歌的发力,或许真的搅动了市场。ARKit和ARCore的推出,意味着AR在C端开始实质落地,AR应用将从之前的萌芽状态快速发展,那些前期有技术积累的企业,将迅速拥有一片蓝海。
“客户开始主动打电话,带着需求找上门。”AR企业应用解决方案提供商我的天科技陈德辉说。目前市场的热情已超出他的预期,一些客户已有明确想法,例如会让他们提供一个方案,用支付宝AR,扫一扫瓶子上的LOGO或瓶身包装,就能呈现一个酷炫的AR效果,并可进行交互。而在2015年初入行业时,陈德辉需要一遍遍向用户解释AR是什么,应该怎么玩。
支付宝AR实景红包。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签科技CEO苏砚透露,她们今年的业务量将是去年的3-5倍左右。小签科技主做AR导览、AR文创和AR体验馆。“现在,不管是博物馆还是景区,都在找我们寻求解决方案”。在她看来,AR会越来越走向垂直行业,只有集中在某个点去深度挖掘特定场景下的AR应用,才有可能跑出来。
“今年到明年会有一堆不同领域的应用嵌入AR功能。”廖春元预测。
除了直接受益的AR应用企业,这条价值链的其他环节也在迅速寻找新定位。
作为行业资讯网站,ARinChina的变现方式主要是开发者培训和产品交易平台。平台去年的付费用户是四五百名,而从苹果发布ARKit后,“用户关于ARKit的咨询至少涨了5到10倍”。
今年8月,AR企业“亮风台”宣布完成了近亿元的B轮融资。它研发的HiAR 技术基础平台,包含了开发工具包、云端平台、管理后台。它也开发了智能眼镜HiAR Glasses。“巨头在做大生态,我们做的是大生态里面的小生态。”廖春元说。虽然苹果和谷歌发布的开发工具包不可避免地冲击了亮风台的业务,但廖春元认为,合作大于竞争。
“苹果有非常强大的市场教育能力。”张小军说,视+因为也做AR工具开发包而受到影响,但他依然对巨头的进入感到欣喜。行业人士分析认为,苹果的ARKit仍有大量技术未解决,甚至只占到目前技术链条的不到20%,基础技术公司仍有创新和服务的空间。
正如这次苹果发布会邀请函上的宣传语:“我们,家里见(let's meet at our place)”。而闻风而至的AR从业者目前正在迅速赶往新生态家园的路上,let's meet at our AR pl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