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我听说,今天终于读到---《菊与刀》

2019-06-11 21:28阅读:

书的扉页说日本人:极度好战又极度温和,极度黩武又极度爱美,极度粗鲁傲慢又极度彬彬有礼,极度死板又极度灵活,极度恭顺又极度讨厌被使唤,极度忠诚又极度反叛,极度勇敢而又极度胆小,极度保守而又极度喜欢新事物。
读完这本书,对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日本人性格有了大概的了解,知道了日本人是什么样子的。当然了,这本书是了解日本人的一个途径,但是里面很多观点十分陈旧,和当代的日本人性格也不是十分符合,只是让我们对日本人有了一个简简单单的了解,让你知道日本人大致是什么模样的。
书里面说:日本人依靠信仰来让自己没那么饥饿,但是美国人认为,一个人有多少体能可以使用取决于昨晚他睡了八个小时还是五个小时,三餐是否正常,是否挨冻。而日本人则是依靠信仰。但是书的末尾附上几页大贯惠美子的话语:“日本士兵宁可剖腹自杀也不投降,但其实并非如此。”

“他们一样很怕死,和美国,中国的士兵没有区别。”
日本人的话语推翻了日本人的话,日本人一样也很怕死,一样不能忍饥挨饿。所以我不禁怀疑,这本书?是来宣扬日本人的忍辱负重来了嘛?尽管这本书的很多观点都很陈旧,对整个日本的认识也不够深刻,完整,但是这本书里面的很多观点还是可以被肯定的。
日本虽然很小,只得377,835
平方千米还没有我们新疆面积大,但是这么大一个地方的过去到现在,实在是不能涵盖在一本只得302页的书本中,他的每一项文化,拉出来都能写成一本书,都能是一个故事,都能是一个单独的系列。
所以,那些说这本书对日本文化做了深刻解读的人,一定是没有好好读这本书,或者说
是根本没有读懂。这本书观点太片面了,做的调查也不够深刻详细,有很多不能理解之处,对于我今天看到的日本作家的书,都不是十分符合。
书里面说:在美国,长大成人意味着可以从进食的压力中解放出来。一个成年人可以吃好吃的食物,而不是对他有好处的食物。就是相对意义上的自由,但是成年的日本人要背负起一份责任,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要背负着一份责任,每个人被放在他应该被放置的位置上,做着渺小的自己。
那么对于我们每个人呢?我们也一样。
每个人都渺小的不能再渺小,谁又能拯救的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