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劫流浪不知归东林之行毕竟回

2019-10-10 05:00阅读:
旷劫流浪不知归东林之行毕竟回
旷劫流浪不知归 东林之行毕竟回
《净土》2019年第2 /蒲列翠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早晨,我和善友,也是邻居,怀着一颗急切的求戒之心,踏上了向往已久的净土祖庭庐山东林寺之行。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我们于三十日下午四点多钟终于到达寺院,在到山门前的那一刻,我不由地热泪奔流,与半路遇到的山东及上海的莲友一齐感叹:阿弥陀佛!我们到家了!到家了!

初入祖庭,千人念佛
安单后,下午六点半,我们便随众进入庄严的青莲念佛堂念佛。殿门口,护法义工微笑的请姿好温暖。在踏入殿门的瞬间,我恍然置身于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七宝讲堂中,金碧辉煌,富丽广大,超乎我的想象,真的庄严无比!在殿内护法义工有条不紊的指引下,东西
两单排班有序,整齐肃穆。当维那师父悠扬宛转的嗓音扬起后,来自海内外的几千名操着各种口音的佛子们,此刻念佛都变成同一音声:清畅哀亮、微妙和雅的天籁——东林佛号声飘荡虚空,好像和极乐世界的妙法音声相融相和,荡涤心髓,让人顿觉清凉,仿佛我们正在阿弥陀佛慈父身边环绕,环绕……八点整,念佛结束,我们回到寮房,九点就寝。
第二天早上三点,我在微微的响动中醒来,看见两位义工老菩萨已经梳洗完毕,一位去上岗,一位在打坐念佛。我想还早,想再睡会儿,又看到别的师兄也陆续起来开始刷牙洗脸,于是也慌忙起床。要知道,在家里我是不过七点都不起床的人啊!四点半,如潮如水的“南无阿弥陀佛”声,在黎明的晨曦中,又一次涌向了阿弥陀佛慈念我等的大悲心海中,一声声,一念念,三千佛子,三千心音,三千愿力,汇成一心:南无阿弥陀佛!儿要回家


过斋行堂,亦是修行
早课结束后,在空灵如云的南无阿弥陀佛名号覆被中,东西两单的男女众在比丘师父与比丘尼师父的率领下,列队快步出堂,来到斋堂门外等待过堂。依然是分男众女众两边列队,层层行行,整整齐齐。清一色的海青缦衣,殿宇楼阁,飞檐悬铃,宝塔钟鼓,高低山峦,翠竹古树,在清晨的微蓝天幕下构成一幅绝美的风景。我多想拍下这一画面,可我不敢动一下,唯恐我的一个轻微动作破坏了这幅庄严宁静的画面。苏东坡“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诗句,使多少人对庐山生起向往,可此情此景,若东坡再生,该用怎样的笔墨另赋一首诗来描写东林寺的美丽呢? 旷劫流浪不知归东林之行毕竟回
分批依次进入斋堂后,男女众在两边坐定。中间弥勒菩萨像笑容可掬,墙上“计功多少,量彼来处;忖己德行,全缺应供;防心离过,贪等为宗;正事良药,为疗形枯;为成道业,应受此食”的“五观”法语,让人顿失贪心,惭愧感恩。十几位年轻男女义工笔直地侍立一旁,桌子上每人两碗一筷摆放整齐。大众共唱供养偈后,义工将饭菜次第分类行堂。米饭、馒头、粥、豆浆以及四五样菜,色香味美。待大众吃完后,义工菩萨们又为每个人碗中倒入惜福水饮服,随后大众将碗筷整齐地置于桌边,在义工菩萨引导下,一起合掌念诵印光大师法语:“无论在家在庵,必须敬上和下。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代人之劳,成人之美。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或小声念,或默念,除念佛外,不起别念。若或妄念一起,当下就要教他消灭。常生惭愧心,及生忏悔心。纵有修持,总觉我工夫很浅,不自矜夸。只管自家,不管人家。只看好样子,不看坏样子。看一切人皆是菩萨,唯我一人实是凡夫。汝果能依我所说而行,决定可生西方极乐世界。”(《复叶福备居士书一》)然后共唱结斋偈出堂。
令人随喜赞叹的是,虽几百人一齐吃饭,现场却肃静无声,添饭添菜,眼神动作,自然会意。那些行堂的义工小伙姑娘,大的不过三十岁,小的十七八岁,沉重的木桶、汤面、菜盆等,他们挎在稚嫩的臂膀上,穿梭在狭窄的过道中,观察每位用斋者的眼神和动作加减用量,动作利索,态度和蔼。待几千几百人用餐完毕,他们才吃饭。想想寺院之外,多少和他们年龄相仿的少男少女,正在沉溺于繁华都市、网吧手机呢?而这些年轻人在这里,满心欢喜地护持三宝,不计报酬地为众生奉献,他们何尝不是在用朴实真诚的行动来向我们诠释菩萨的行愿呢?南无阿弥陀佛!仅在这行堂吃饭间,就让我明白了修行的真谛!感恩十方三宝!感恩十方众生!感恩一切父母师长,一切善知识!

寻访圣迹,礼拜诸圣
用斋完后,回到寮房,同寮的安徽师兄邀我们一起去拜塔。我们总共三人,一齐来到观音殿后北山口,朝拜山顶文佛塔。青石阶从山顶寂然平直垂下,石阶护栏两边,苍翠笔直的绿竹幽然林立,将石阶掩映得阴凉清雅。向上看,全是三步一拜的朝圣者,下方也多是一步步跪拜的信众。我们三人赶紧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一齐拜下,上三个台阶一拜一念,再上三个台阶一拜一念……大概拜了几十个台阶,我已经气喘吁吁,而其中一位师兄却拜得很快。为了赶上她,我几乎被长长的海青绊倒,于是只好让她一人先拜上去,我和另一位师兄随后沉住气,不紧不慢地拜着念着,终于也拜上去了。此时文佛塔就在眼前了,塔内的释迦牟尼佛玉像高贵典雅,对着世尊慈颜,弟子唯有深深地顶礼!顶礼!顶礼……
目及之处,皆是虔诚的拜佛人和绕塔人,僧俗男女,年长年幼,皆是双手合十,低眉敛目,宁静安详地拜着绕着。此刻,面对我们的人天教主,三界导师,四生慈父,我相信大家的心都回归到了最纯净最柔软的状态,世间的是非名利、财色物欲在这玉洁冰清、巍巍宝相下荡然无存。
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梵网经》)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您的话语让我们这些业障深重、罪恶累累的生死凡夫知道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本有的性德!尽管我们现在还在六道娑婆,然而您的慈光却已为我们照开万世昏蒙!
拜完文佛塔,我们又朝上拜了观音阁。面对千手千眼、千处祈求千处应、寻声救苦、慈航倒驾的观世音菩萨,我像失乳婴儿忽遇慈母一般,急切的求救之心油然而生,诚心向菩萨许了三个愿望,有我的,也有来时别人托付的。我知道,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南无福被众生观世音菩萨!
拜完观音阁,我们又准备去拜东土莲宗初祖远公大师灵塔。经过凉亭的间隙,我们向正在休息的师兄问清楚了地方,赶紧朝那个方向赶去。路过东林寺前方丈果一老和尚灵塔,我们虔诚礼拜。随后终于来到远公塔院前,青石垒起的远公灵塔在经历了一千六百多年的风雨后,依然灵瑞祥茂。在我们深深拜下去的那一刻,一百二十三位先贤如在眼前。面对这位莲宗初祖,一代圣僧,我只能用深深的叩拜来表达敬仰!正如憨山大师所说:“青山开白社,高贤毕在斯。惜晷刻莲漏,清修礼六时。净念绝尘想,极乐为归期。高风振千载,翘首结遐思。光容如在眼,梦寐相追随。”(《憨山老人梦游集》)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南无无上微妙法!南无一切贤圣僧!
拜完初祖,我俩又去朝拜庄严神圣的东林寺大雄宝殿。踏进殿门,法相庄严的三尊大佛如真佛在前,我们低眉敛目不敢观仰。在西侧拜垫上倒头便拜,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起一拜间,只想对释迦慈父说:“灵山失散徒步行,六道轮回尽皆经。万死千生难出头,今朝父子始相逢!十方诸佛诸菩萨!西方路上齐援手!南无阿弥陀佛!”


福报深厚闻妙法,因缘具足受大戒
朝圣完毕后,已到午斋时间,在回房的路上碰上了我们的老乡——太白县的张师兄,我们在从九江市区来东林寺的公交车上结识,刚到寺院后他热心帮助我们安单。他早我们十天来寺,虽仅而立之岁,但已学佛多年,可谓宿福深厚,这次也是来求受菩萨大戒。我们见面好欢喜,毕竟在南方忽然遇到我们陕西人,而且还是同乡,实在很幸运,也许是佛菩萨的安排吧,我们一起合影留念。 旷劫流浪不知归东林之行毕竟回
下午两点多,我们又进入念佛堂,开始下午课的念佛。赞佛偈“阿弥陀佛身金色……”唱起后,我居然意念纷驰,只好努力地观想佛眉间的白毫光贯注我头顶乃至身心,慢慢地定下心来。可刚念了不大一会,无始来的妄想恶念又起,只得偷眼一看:只见法王宝座上金光闪闪的西方三圣,和四周宽阔的红木宝柱上的阿弥陀佛金色立像,庄严慈祥;还有纯金色的雕花宝幢和雕花宝盖,一排排金黄色的莲华拜垫,青色大理石铺成的地面;能容纳四千多人的宽大空间,身着黄色马甲笔直合掌站立墙边的年轻护法义工;一排排身着海青缦衣低眉垂目缓步经行的佛子,其中不少还是二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这哪里是青莲念佛堂,分明是极乐世界的七宝金殿!我顿觉羞愧难当,仿佛所有的龙天护法也在责备我。我紧闭双目大声唱佛,观想佛用手来摩我顶,慢慢的,心静下来。忽然,维那师父佛号变换,四字名号响起,大众归位回向,下午课结束,我觉得时间好短好短,却已到五点。
晚上药石,我们不吃,就回寮房了。稍微休息了一会,又见大家穿海青,我俩慌忙洗漱换衣进殿。一进殿门,哇!一排排拜垫上已经坐满了人,只剩最后几排位置,我们在护法义工的指引下落座。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大众礼佛三拜后对面排班,佛号响起。四位年轻男戒子,四位年轻女戒子,手执鲜花、莲华灯,在如雷如云的佛号声中,从宽宽长长的中间过道与合掌而立的佛子们面前穿过出殿,迎请东林寺方丈大安大和尚升座讲法。过了八九分钟,在香花请、香花迎的仪仗后,两位仪容堂堂的侍者师父手执如意和宝具分两边在前,后面身着金黄色海青、大红色袈裟的大安法师威仪庄严,低眉缓步走向法座。待法师在中间法座上升座毕,佛号落板,磬声响起,维那师父扬声:“众佛子,礼大和尚一拜!”未等众人躬身,法师一声:“不为礼。”众人齐呼:“阿弥陀佛!”回应后坐定,法师开始讲《弥陀略解圆中钞》,法师声音柔和缓慢,循循善诱开示,大众全神贯注聆听。我好激动,因为我虽学佛多年,但还从未现场听过任何一位法师升座讲法,只是在光牒中看到听到过,所以倍感珍惜。八点钟到了,法师讲法结束,大众又在佛号声中恭送法师回寮。我们回到寮房后,两位义工老菩萨直夸我们有福报,来寺第二晚就闻到法师讲法。我们也法喜充满。
第三天早上又是三点起床,早课后刚用完斋,还没来得及回房换衣服,就接到了头天晚间认识的湖州一位师兄的电话,让我俩赶紧去护法团报名受戒。我俩赶去时,队伍已排起长龙,好不容易轮到我们,我才看到人家都上交了受过五戒的戒证,我俩傻眼。以前因缘不具足,我俩没受过五戒。对这次受菩萨戒,我们一直很欣慕,千里迢迢来欲求受大戒,若受不上,自己伤心不说,回去又如何面对那些羡慕我俩能来而她们不能来的同修呢?等我们说明来意后,一位不知是师父还是居士的年轻男子说,菩萨戒是心地法门,是顿立戒,以前没受三皈五戒没关系,这次一起受上就可以,于是我俩终于报上了,领到了戒本和进堂证。好高兴!注:菩萨戒只需要发菩提心,是菩萨的种性,能听懂法师的语言,就可以受戒。《梵网经》菩萨戒是顿立戒,不需要其他附加条件,也不需要渐次的过程。没有受过三皈依,没有受过五戒,都可以顿然去受《梵网经》菩萨戒。实际上,东林祖庭在授戒的过程中会补上,如果没有受过三皈五戒,在传授菩萨戒期间,会先传授三皈五戒。回去后又听说要请缦衣,我们又匆忙去外面请回,回房后在别的师兄指导下搭上缦衣,默念着“善哉解脱服,钵吒礼忏衣,我今顶戴受,世世常得披”搭衣偈,看着镜中的自己,庄严、神圣,不禁为之激动、感慨,世间一切盛妆华服怎堪相比!南无阿弥陀佛! 旷劫流浪不知归东林之行毕竟回
下午课时开始净坛,当洁坛净水赞响起后,维那师父宛转柔妙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回荡,大众齐声相和,那声音如云如雾,“杨枝净水,遍洒三千,性空八德利人天,福寿广增延,灭罪除愆,火焰化红莲,南无清凉地菩萨摩诃萨……”我仿佛看到观世音菩萨就站在粉红色的千叶宝莲上,以柔软的杨枝在翠绿的宝瓶中沾水轻洒。随着声声大悲神咒,菩萨的净水甘露飘满尽虚空、遍法界,有情无情尽沾法露,地狱众生刹那清凉,一时超升!真的是感应吧,我当时顿觉一股清气直透心际。数千佛子,一遍又一遍地念诵大悲神咒,祥光加被,紫气升腾,观世音菩萨、香云盖菩萨怎不云集东林寺上空呢?由此开始了授受在家菩萨戒的庄严过程!直到结束返回后,我俩依然激动得不知用什么语言描述当时的心情!
南无观世音菩萨!众生的慈母!
茫茫宇宙,就是您博大的胸怀!
芸芸众生,全是您胸前的娇子!
我愿永生永世常蒙您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