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命运之幸

2020-05-08 05:00阅读: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命运之幸
《净土》2019年第4 /小楠
我就像一棵秋天的树,
树叶从它身边飘落,但它毫无知觉,
雨水从它一旁滴落,还有太阳和严寒,
生命已缓缓缩进了它内部最隐秘幽深之处,它没有死,它在等待……

相生相杀,天赠厚礼
二〇一一年,我患上抑郁症,距今已有八年了。按中医的说法,是神志病;西医有很多诊断,如“双相情感障碍”“中重度抑郁症”等。对于这些字眼,我一度深深抵触。这个疾病以及与之相应的所有症状,在我最该有精力、最该有所追求的那几年一直伴随着我,时时刻刻。
它带着我的情绪坐过山车,时而高,时而低,喜怒哀乐,什么都过了头,可就是很难有一个平和的状态。它邪恶,我就化成豺狼与之撕咬;它温顺,我就把它搂在怀里,轻轻安抚。无论怎样,它就那样一直守在我身边,不离不弃。
对于它,我由最初的抗争,到之后的与之和解,逐渐发现,它竟是命运为我精心准备的一份包装丑陋的礼物,我花了很长时间过五关斩六将,打开才发现,其实它熠熠
发光。
我要感激它。

因病思药,寄望儒学
患病初期,我接触到儒家文化,因为儒家的“不要过,不要不及”的中庸思想,让我觉得可以对病症有所缓解并带来长久良好的影响。于是,我读了七年的儒家经典,不间断的研读也有整整四年,试图通过转变思维方式来治愈自己。那几年虽然也吃药,但没有接触过其他治疗方式,心理治疗也几乎没有。这样我读了几年,可是明显感觉自己还是很愚痴,一遇到事情,解决的办法还是导向根深蒂固的错误思维方式,以至于很多时候不得不思索,是不是所读皆是白费?总觉得自己的努力都感动了自己,为什么还是没有成为那个更好的自己?
我想过放弃,也有所行动,一次次陷入绝望的深渊中,面对漆黑一片……可是熬到最后,总有那么一束光指引着我,往上爬,向前走。

因缘成熟,幸遇佛法
一位哲人说,危卧病榻,难有无神论者。冥冥中,因缘到了,我开始接触佛法,读一些经文。而这样做的结果是,一段时间后,当再回过头来看其他的书,很多不能理解的竟都豁然开朗,之前所有的努力似乎转成了某种智慧洞察,开始发光发热。更重要的是,我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你不会一瞬间成为你自己,而是你的每一次努力与尝试,都在塑造全新的自己。
通过学习佛法,我知道了,原来最重要的是认识自己:放下自己的同时,即是宽恕他人;对自己的爱惜,即是对他人的爱惜;对自己的帮助,即是对他人的帮助,反之亦然。你,是大千世界之中的一个;你很伟大,你也很渺小。理解了这些,又放下对这些的理解,心境归于空寂安宁。
不在困中,岂能脱困;未曾有迷,岂能有悟。
《金刚经》有云:“……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所谓佛度有缘人,我便回想,今生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往昔种下的善根开始生发的?可能是在十岁那年,祖母病重,我发愿减寿十年换来她健康的时候;也可能是二十岁那年,外婆病重,我又发愿减寿十年换老人安康的时候;还可能是在同年,我无缘无故生发出一年内每天晚餐吃素的念头的时候……最奇妙的是,我所发的愿,佛菩萨都一一给予了回应。在我发愿十年后,两位老人相继离世;每天固定时间茹素,之后的那几年莫名地好运连连。只不过因当时无知,随性而为,没有坚持,不了了之,之后就有了果报警示。孔子也说:“子之所慎:齐,战,疾。”(《论语》)齐即斋戒,斋戒一定要正心诚意谨慎对待。关于这一点,我的观点是:如不能马上做到,可循序渐进,发愿从之,久而久之对荤腥等自然食之无味,全无忍受之说。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命运之幸
感应道交,信心增上
学佛之后,也经历了一些感应,由是深深感到了佛法的真实不虚。有段时间,我抑郁情绪严重,上吐下泻,几乎不食不眠,形容枯槁,真可说是生不如死,已皈依佛门的姑姑照看着我。一天夜里,情况严重,我用遍所有方法,皆不得解脱。浑身时而发热,似烈火灼烧;时而如落入冰窖,缩手缩脚,瑟瑟发抖,折腾得不轻。姑姑怜我那么痛苦,看着着急,就命我念阿弥陀佛。我却像被什么东西摁住嘴巴,一开始根本开不了口,发不出声。后来,是在姑姑的念佛声中,自己才算能跟着念起了佛号,越念速度越快。要知道,我已经被折磨得有两三日不曾得眠,那天居然念着佛睡着了。对于一个抑郁失眠的人,我想经历过的人都知道这有多不容易,能安然入眠,全是仰仗阿弥陀佛的慈悲加持。
还有一日,我独自在家,尝试读《金刚经》,明明第一次读,却已朗朗上口。读过之后,还安心阔步走出了家门,而后身体慢慢恢复,可正常生活了。由此可见,《金刚经》感应力之强,真实不虚。
另有一事,在以前病重期间,我睡眠质量很差,持续有两三年的时间。蹊跷的是,我总会做一些很相似又很奇怪的梦,梦里总出现同一个人,一星期大约有三四天都会梦到,频率很高,让我都不得不有所行动了。在请一位法师开示之后,我照他讲的做,之后这种情况几乎就不再出现。我也经常会有“鬼压床”的情况,有一次在梦中亦是如此,却恍惚中受到提示,教我如何摆脱,我又照做,挣扎着爬起来,播放《心经》,顷刻间就神清气爽。
又有一日,毫无预料,母亲突发心梗,情况很是危急,当时我就在身边。可能是我经常持《大悲咒》的缘故,有佛菩萨保祐与加持,我很清楚地知道该如何去做,所需抢救的各方面条件也都刚刚好,如若不然,母亲怕是性命难保。母亲在重症监护室抢救的时候,我在医院的走廊念了一整夜的佛号,母亲的生命最终被挽救过来,因而我越发相信佛菩萨的慈悲护祐。自此以后,我更时刻提醒自己要精进,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欲求天助,先当自助
最后,写一些自己对于抑郁症的理解吧。
一个人得了很严重的心理或者精神疾病,其成因未必是单一的,那治愈起来也可以有多种方法,只要有效果,都可以尝试一下。
曾经日积月累养成的不良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在之后的年岁,必然要通过长时间的纠正、反复练习才能摆脱,让自己好起来,这是一个需要耐心的过程。首先需要做的就是:接受自己。无论现在的自己如何心情低落、失眠、头痛、社交障碍等等,都要学会试着去接受,接受自己现在的状态,接受自己暂时的不如己意。接受意味着宽容,接受也是一种非常受用的智慧,要对自己有信心,有耐心,玉汝于成,得成于忍。
负面情绪、躯体症状来来去去,这很正常,重要的是要学会积极主动去协调,善用时间与精力。在状态好一点点时,可以趁机做那些需要毅力的事,例如念经、打坐、读书、冥想、正念训练、适度运动、合理饮食、出去旅行、与朋友交流等,诸如此类有助于恢复健康的事,坚持下去,慢慢淡化神经交互的影响。
有的患者会有一种很强的依赖心理,依赖父母、配偶、朋友、医生……对周围一切可以抓到的救命稻草,会本能地抓得牢牢的。其实这只是一种错觉,以为自己是无力的,是不值得信任和依赖的。要知道,其他人只是我们的陪伴,是助缘,真正能够救赎一切的力量必然来自自身,真正需要去行动的也一定是我们自己。不妨从最小的事情开始,循序渐进。自己努力去做些什么,这样也让陪伴在身边的人,看到一些希望……

四季更迭,年华尚好;岁月与自己,且行且珍惜。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有些时刻,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也有些时刻,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南无阿弥陀佛!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命运之幸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命运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