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素食人生

2020-05-18 05:00阅读:
我的素食人生
我的素食人生
《净土》2019年第4 /净华

一提起素食,就会有很多人嗤之以鼻,而立之年以前的我同样如此,对于素食不仅没有去研究,反而认为是一种惺惺作态。可想而知,葬送在我口腹之中的生灵会有多少!如今回忆起来,既惭愧又恐惧,惭愧曾经的无知愚昧和残忍暴戾,恐惧日后报应带来的痛苦。幸好我遇到了佛法,不再以众生的血肉之躯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自己由于坚持吃素,不但身心逐渐清朗了许多,灵性上也有了很大的觉悟和开发。

麻木不仁的理念
记得小时候,村里人时常挂在嘴边的就是山里的兔子
和水里的鲶鱼,还有肥硕的家猪和牛羊鸡,好像离了它们的血肉人们就无法生活下去似的。因此,村里的男人们出山时,既要砍树卖钱,又要物色各种动物,尤其是可怜的兔子,更是樵夫们的首选“嘉宾”。
到了夏天,男人们和大一些的男孩子就会挽起裤腿下水摸鱼,几个人围着一块石头,将手从石头缝里伸进去,给栖息在石头底下的鲶鱼来个无处可逃。“侵略者”经常满载而归,用柳条将一条条鲶鱼从嘴里串起来,兴高采烈地提着回家用各种烹饪方法饱腹去了。
同样为村民们垂涎三尺的还有牛、羊、猪、鸡。在二十年前,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养着一头牛,用来耕地。当牛老了后,或者杀掉卖肉,或者自己家族分了吃。随着农业技术的发展,耕地机逐渐代替了耕牛,但牛被杀的宿命却没有因此而改变,反而更加凄惨。很多人养牛就是为了做生意挣钱,因此他们就会想尽办法用各种饲料催牛生长。羊、猪、鸡的命运同样如牛一样悲哀至极,主人恨不能这些家畜家禽一夜之间长大,卖个好价钱。

永难忘记的罪孽
由于从小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我也犯下了罪孽。记得有一天,我和伙伴趁星期天的闲暇,兴致勃勃地畅游于村后的山沟里。两个十岁大的孩子,一路上聊着幼稚的话题,一边又捡起石头朝远处掷去,看谁投得远。走着走着,一只兔子映入了我俩眼帘,贪吃的念头瞬间冒出我们的脑海。于是,我俩一前一后疯狂地追堵那只惊慌失措的兔子。不知是这只兔子不够灵活敏捷,还是我俩太过强悍,不多时兔子便被我俩擒拿住了。伙伴提议,把兔子提回他家,待做好了肉,再叫我来吃。我很欢喜地答应了。到了第二天,伙伴告诉我,兔子跑了。但愿那只可怜的兔子真的跑了吧!
比这只兔子更可怜的还有那群悠游在河边树枝下的鲶鱼。那天,我独自徘徊在河边,心里也想摸几条鲶鱼解馋,但想到自己从来没有靠一己之力抓过鲶鱼,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树枝覆盖的水面下,有一大群鲶鱼嬉戏游弋。我当时的心情甭提有多么兴奋了,赶紧跑回家里,迅速找到一根长长的木棍,又找了一张用过的纱窗布,很快做好一个捞鱼大网。然后,我拎了一只大桶雄赳赳气昂昂地奔向那片水域。村里人看见我如此行径,也紧跟在后,与我一同“奔赴战场”。
那群可怜无辜的鲶鱼,顷刻间便入了我的大桶里和其他人的手里。也有一些鲶鱼仓皇而逃,兴许它们在逃跑的同时,在不停地咒骂着我呢!
到了晚上,我和家人欢欢喜喜地品尝着肥美的鲶鱼肉,满嘴的油腻正是罪孽的证据,现在想起来,既悔恨又悚然,悔恨犯下了不该犯的错,悚然那群鲶鱼在未来的报复!

不经意间的觉醒
人的思想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不断改变,若是遇到善缘,就容易朝善的方向走;若是遇到恶缘,就容易朝恶的方向走。我在而立之年以前没有遇到什么善缘,所经历的几乎都是与佛性相违背的事情,偶尔出现几次光明,也被厚重的恶习瞬间吞没。
二〇一三年,我正在热火朝天地读书写作。有一天,我去了附近一家超市,看到书架上摆放着一本厚厚的《佛教大全》,出于好奇,我便小心翼翼地取下来细细品读。书中有好多救护动物得到好报的公案,也有好多伤害动物得到恶报的公案。我对此骤然惊恐不已,在心里嘀咕:“真是这样吗?真是这样吗?”于是,我毫不犹豫地将此书买回家中,从头到尾仔细阅读。书中六祖慧能教化慧明的经典佛语引起我的好奇心。六祖说:“不思善,不思恶,正与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当时,我很怀疑,无论行住坐卧、穿衣吃饭,始终琢磨这句话的道理,心想:“不思恶,当然可以;不思善,好像不妥吧?”即便心存怀疑,但我仍旧诚心思考,没有丝毫诽谤之意。
几个月后,我在书店请了一本《金刚经》。其中好几句经文,让我茅塞顿开。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如来所得法,此法无实无虚。”“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云何为人演说?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因此,我似乎有些懂了六祖所言之意。
是啊,世间的一切法都是时时变化、念念生灭,都是无常败坏之相,但有一个境界却是真常不坏——如来!如来即是万法本体,无有一法可得,却可以生出万法。万法本来虚妄,没有实体,可是众生困在虚幻之境里误认为这一切皆是真实,便有了各种自心分别的苦乐等对待之相。对于如如本体来说,一切对待之相皆属梦幻泡影。若想复归如来境界,必须超越对待之相。
由此,我便明白了,宇宙万物同体同根同源的道理,相互间为何要关怀和帮助?为何相互间不可以欺侮和伤害?当我们关怀他物的时候,就是在关怀自己;当我们伤害他物的时候,就是在伤害自己。因为万物出自如来境界,于是我对于如来之心大慈大悲一切众生也就心悦诚服了。
想想曾经的自己,违背了自性的如来境界,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令自己的身心无法安宁,我便痛下决心不再造作损害他物的罪业了。

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深感欣慰的是,当我明白了动物与我的关系后,就可以立即不再食用动物的血肉,对动物们也生起了莫大的悲悯心和救度心。
殊不知,我这样一个从蒙昧中觉醒的人,却成了家人和朋友中的怪人。他们笑我既迷信又糊涂,迷信封建思想,糊涂不好好善待自己的身体,那么好吃的各种肉,不懂得享受,简直中邪了!
他们的思想,我岂能不懂?我曾经也是如此,自以为弱肉强食乃天经地义之事,何须战战兢兢、畏畏缩缩?这就是我们的愚昧和可怜,我们不懂得众生都有贪生怕死和怨恨诅咒的习气,只顾一时快活便恣意妄为,这样就导致各种戾气充斥世界。古德说:“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如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半夜声。”怎能不警惕啊!
由于我在内心懂得了因果观念,便积极奉行素食理念,以五谷杂粮养活这个色身就足够了,哪里需要去吃动物们的血肉呢!况且动物在被杀害的时候,无不是充满恐惧和怨恨,它们的血肉之中也随即产生了毒素,我何必去饮苦食毒呢?何不为它们祈祷和祝福呢?也好让自己的身心更加愉悦和康健!
父母逐渐受到了我的影响,对吃素从刚开始的嗤之以鼻,到后来慢慢接受,最初是因为对我的爱,怕我不吃有肉食的饭菜而身体消瘦;后来是发现我学佛后的改变和佛理的微妙,也就能逐渐放下对肉食的贪恋。
我为了长养父母的慈悲心,用最简单通俗的语言讲给他们听:“如果有人杀害我,你们一定会伤心欲绝;如果有人杀害你们,我也一定会伤心欲绝。将心比心,当我们杀害那些动物的时候,它们的家亲眷属也会如我们一样伤心欲绝,可惜它们不会讲人话,否则也有得救的机会。”我还给父母讲各种救护动物得到善报以及杀害动物得到恶报的公案。没有哪一个父母不希望子孙兴旺,我的父母也是如此心态,而吃素不杀生就是为子孙积福,他们希望我有个好的前程,也就逐渐改变杀害动物的恶习。屋子里偶尔有一只昆虫,也不敢杀害,想尽办法放它们一条生路。父母在无意间也开始奉行圣人教诲的“自求多福”了。

永不放弃的素食
众生遭受种种苦报,都是因为曾经种下过恶的种子,其中一项罪孽就是人类的恣意杀生食肉。如此行为,既导致生态紊乱,又让自己丧失了慈悲心,迷失在欲望之海里自讨苦吃,将无比珍贵的如来性德弃之不顾,使自己的身心成了造孽的机器,为日后埋下了痛苦的种子!
鉴于此,我发心要永久素食,保障肉体基本需要的同时,更要完善灵性价值的提升,使自己的身心成为修道进德的工具,不伤害一切众生,好让自己在当下可以心安理得,少结恶缘,更要信愿念佛,在未来可以有一个美好的去处——西方极乐世界!
根据我自身的经验,每日素食并不难,并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没有肉怎么活呢?身体怎么能健康呢?无数的素食者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不吃肉我们不但能健康活下去,而且能活得越来越好。

当我们悲悯一切众生的时候,这种慈悲心就与如来之德相应;当我们杀害一切众生的时候,这种残忍心就是魔鬼之恶。当如来之德显现的时候,我们的身心就会健康又安宁;当魔鬼之恶显现的时候,我们的身心就会烦恼又痛苦。要相信因果报应的道理,行善得福,作恶得祸。若能超越善恶福祸,安住于如如不动之寂静,又以平等之心而行大慈大悲,久而久之,必证如来妙境;若能在当生勤念“阿弥陀佛”求生极乐,必定功不唐捐,华开见佛!
我的素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