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十五

2020-09-07 05:00阅读:

净土杂志

阐述圣言 继踵祖师 高悬法印 丕振莲风

关注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十五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十五
《净土》2019年第5 /释德亮

(接上期)
各位法师、各位同学:
我们继续讲盗戒,下面是第三个制盗戒的因缘。
   
三、制戒以明戒相
因为盗戒太难以守护,虽然我们知道要守这个戒,知道盗三宝物罪业很重,但是首先要明了具体的戒相,才能更好地去持戒。所以要制这个戒条,以明了相关戒相。
《行事钞》云:“性重之中,盗是难护。故诸部明述,余戒约略总述而已。及论此戒,各并三卷、五卷述之。”
性重之中,盗是难护。我们的重戒有四种,都是性戒,就是不论受不受戒,只要犯了就有罪,其中盗戒是最难守护的。盗戒的戒相非常微妙,不了解的话,就
很难守护好,很容易犯戒。故诸部明述,余戒约略总述而已。及论此戒,各并三卷、五卷述之。所以在诸部戒律当中,对于其他戒条都是概括性地叙述,只有在盗戒这部分,都是三卷五卷地论述,乃至掰开揉碎了来解说,讲得非常广泛、微细。
诸部是指什么呢?佛有一次应供之后,罗睺罗尊者为佛洗钵的时候一失手,钵掉到地上碎成了五片,当时佛陀就悬记:我灭度百年之后,有比丘叫优婆鞠多,他有五个弟子,戒律形成五部。佛灭度之后,法传给大迦叶尊者,大迦叶尊者付法给阿难尊者,阿难尊者又传给末田底迦和商那和修尊者两个人,商那和修尊者再把法传到优婆鞠多尊者。优婆鞠多尊者有五个弟子,对戒律各执所见,因此形成了五部律。具体为:昙无德部,四分律;弥沙塞部,五分律;萨婆多部,十诵律;迦叶遗部,解脱律;婆蹉富罗部,这是没有传到中土来的。在此诸部律中,都对盗戒这一条阐述得非常详尽。
《行事钞》云:“必善加披括,方能免患。”
对于戒律,一定要非常仔细认真地去学习,才能够免除过患。
又云:“若不精识律藏,善通用与者,并师心处分,多成盗损。”
如果不精通了达戒律,不能很好地通晓它们并运用到实践中去,对于各种情形下的三宝物,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时候不该用,该如何用,对这些情况不谙熟,且以师心自负,顺着自己的思维逻辑来处置辨别这些问题,多数情况下会犯盗损之罪,损坏也是犯盗。
我们的习惯性思维通常随顺烦恼而行,往往沉湎于世俗法,迷惑颠倒,是非混淆,习惯了生死,习惯了轮转,所以思维知见也和生死轮转极为相应。在这种情况下,佛度我们,必然要先解决我们知见上的偏差,所以大觉世尊制立这些道德规范与是非标准,诸圣贤继而传承,后世众生为出离生死,求解脱道,更当谨遵佛戒,以戒为师。
具体落实到行持上,则要求我们要言有依,行有据,不能妄自造作种种规矩,不能随意以自己的是非标准断善定恶,而应遵循佛言祖语,依据这些道德规范做人做事,那我们的生命层次一定向上提升,人生也必然趋向解脱;反之,如果我们的行为与这些道德规范相违背,就会堕落。而在没有建立起这种正确的知见时,我们往往是无知的,以为自己每天在做好事,实际上天天造罪业还不知道,那就太可怜了。所以要好好学习律藏,学习盗戒。
南山《行事钞》引《宝梁》《大集》等经云:“僧物难掌,佛法无主。我听二种人掌三宝物:一阿罗汉;二须陀洹。所以尔者,诸余比丘,戒不具足,心不平等,不令是人为知事也。”
在《宝梁》《大集》等经上都说,僧物难掌,佛法无主。意谓僧物是很难掌管的,它比较复杂。佛物和法物,没有主人,你若问,佛的物品怎么用啊,我能够改变它的用途吗?你问佛,佛不会回应你,因为佛不会现前,问法,法是无情,它也不会给你解释应该怎样做,所以说佛法无主。于是佛就允许两种人掌管三宝物:一是阿罗汉,二是须陀洹。这两种人都是圣者,须陀洹是初果,当然二果斯陀含、三果阿那含也都包括在内。所以尔者,为什么要让圣人来掌管三宝物呢?诸余比丘,戒不具足,心不平等。其他一般的比丘,并非圣人,戒品还不具足,对人对事还有分别之心,心不平等,就免不了会有纰漏。不令是人为知事也,所以不能让这样的人做知事。
这是可以掌管三宝物的第一类人。但是这种情形在正法时期可以实现,在像法、末法时期就很难做到了。所以佛又向下次第降低标准:
更复二种:一,能净持戒,识知业报;二,畏后世罪,有诸惭愧,及以悔心。如是二人,自无疮疣,护他人意,此事甚难。等圣教如此,即为大诫。因即犯者,愚痴慢故。所以律云:“我说此人愚痴波罗夷等并谓不依佛教,师心冥犯大罪)。(《行事钞》)
还有两种人可以掌管三宝物:第一种人,能净持戒,识知业报。这类人能够清净持戒,对于种种善恶因果报应非常明了。识因,对于因果的因,非常清晰,对于不当使用三宝物时,因犯何种过失,会有何种果报,都很清楚。这种人很有能力。第二种人,畏后世罪,有诸惭愧,及以悔心。这类人对于业因果报的种种细相还不具备完全了达的能力,虽然能力欠缺,但是态度诚恳,对自己抱有惭愧忏悔之心,他深知现在造罪业,后世会遭受苦报,深觉自己智慧不足,持戒不清净,不够资质掌管三宝物,所以常存忏悔之心,时时忏悔自己所犯的过错。所以这类人在处理三宝事务的时候,如履薄冰,谨小慎微。遇到有些事情不明了时,会谨慎请问通达僧法戒律之人,而不是随意安排应用。佛说这种人也可以掌管三宝物。
戒律中对掌管三宝物之人的要求是次第而降的。最初掌管三宝物至少要修到阿罗汉果位;次之,如果没有阿罗汉的修行果位,能修到须陀洹也可以;再次之,没有须陀洹的修行果位,也应当做到持戒清净,识因果。然而末法时期的众生,恐怕连这些修持也难以做到,但是佛法要住世,那怎么办呢?佛陀慈悲,告诫诸后世,有惭愧心,忏悔心,那就很不错了。所以在这个时代,我们能够做到第二种中的第二条,那就是很好了。可见,三宝物还是很难掌管的。
即使符合第二种人中的第二条,也不可避免会造罪,只是这类人常生惭愧心,忏悔心,所以罪业没有那么深重而已。如是二人,自无疮疣,护他人意,此事甚难。这两种人掌管三宝物,需要自己没有罪过,退而求其次,或者罪过比较少,能够通过护持三宝,来护持大众,不令大众生烦恼,能够安住道业,这确实是很难做到的事。
等圣教如此,即为大诫。圣人制戒,对于我们来说是大的劝诫。因即犯者,愚痴慢故。因为不懂或无知而犯这些罪过,是愚痴亵慢。所以律上说:“我说此人愚痴波罗夷等。”意谓不依据佛戒教敕,师心自用,因不懂戒律而犯下重罪。
如果对戒法,对盗戒,因冥暗道心犯的罪,叫做愚痴波罗夷,即愚痴重罪。在不懂戒律的情况下犯盗戒,好像是没有偷盗心,可能还认为自己用心是好的,不是为了自己是为大众,以为没有错,或者认为即使有错也情有可原,然而事实上,这样也是有罪过的,都算犯盗。所以盗戒很难守护,一不小心就容易犯,而且我们在三宝地上所犯的对境往往就是三宝物。三宝物中,僧物又最重,所以要好好学习盗戒,减少一些罪过,这是从制意的角度来说。
盗戒正讲
下面我们详细讲述盗戒。盗戒,也和其他戒条一样,须具有种种条件才能成犯。五缘成重,是说如果具备五个条件即成犯盗戒重罪,这是从重罪的角度来说。下面我们分别解说。
五缘成重:
有主物。有主想。有盗心。重物。举离本处。弘一大师《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
第一个条件是有主物。你所偷盗的是有主物,有主的概念是什么呢?于物自在,集散皆得,故曰主也。《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记》)对于物品来说,某人有自在掌管的权力,把这个物品储存起来,搜集起来,乃至于把这个物品散出去、用出去、借出去、施出去都可以,他有主权,这就叫有主。后面我们还会详细论说主,有几种主。
第二是有主想。是有主物,你知道是有主物,你心里也认为是有主物,如果未经允许而取用,即构成犯盗戒的一个条件。如果你心里认为是无主物,或者你认为是自己的物品,那么即使拿了,都不算犯偷盗。
第三是有盗心。盗心有多种,只要有盗心,都是具足犯戒的一个条件。
第四是重物。你所偷盗的物品价值超过五钱,即构成重罪的条件。
第五是举离本处。自己离开位置了,把别人的东西从本有的位置稍微移开,即是构成了举离本处这一条件。
下面详细讲解这五个条件。
   
第一、有主物
有主物:南山《行事钞》分为三科:一,三宝物;二,人物;三,非人及畜生物。
这里讲三种主,我们就从三个方面来解释。第一是三宝物,这是第一种主。第二是人物,普通人的物品。第三是非人及畜生物,非人是指除了人和畜生,其他的四道,天、阿修罗,乃至鬼神、地狱众生。非人以及畜生所拥有的物品,叫做非人及畜生物。界定物品属性从这三个有主的角度分别阐述。
(一)三宝物:佛物,法物,僧物
首先看三宝物。我们知道佛法僧是三宝,关于三宝物,我们先了解一下佛法僧三宝物的分类,包括名相上的分类及其基本属性。
1.佛物
首先说佛物。佛物即佛的物品,共有四种,我们先对四种佛物有一个概念认识,后面再讲如何是犯盗。
1)佛受用物
佛所受用的物品:堂宇、衣服、床帐、金石、泥土等物以及曾为佛像所受用者,都是受用物。比如大雄宝殿的佛像所直接受用的物品,叫受用物。比如佛像是泥塑的,那这个泥是佛受用的;泥外面还贴了金,那这个金是佛受用的;金上面可能还穿了衣服,那这衣服也是佛受用的;上面还有一个宝盖,这也是佛受用的;外面还有殿堂,为佛遮风挡雨,也是佛受用的;佛像还有基座莲华座,乃至柜子,台子,也是佛所受用的;乃至我们东林大佛外面建了莲华瓣形的穹顶、宝盖,这个也是给佛遮风挡雨的,也属于佛物。又例如,假设有的钱是用来造佛像的,那这钱也属于佛物。依这个道理来类推,是佛直接受用的,即是佛受用物。
戒疏续云:“初,佛受用物者,如堂宇、衣服,及以金石泥土,曾为佛像之所受用者。”
【疏】初,佛受用物者,如堂宇、衣服,及以金石泥土,曾为佛像之所受用者。不得差互,常拟供养,生世大福,故律云:若是佛园、坐具等者,一切天人供养同塔事故,所以不许者,莫不即体法身之相,表处是深不得轻故。
佛物中,初科分三。初,示物相;故下,引律证;所下,征所以。法身无相,随物以彰,故此诸物,即法身体。(《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记》)
2)属佛物
第二种物就是属佛物。不是佛直接受用的,但是属于佛所有的,即是属佛物。比如供佛的钱财,这个钱财属于佛所有,但是佛现在还没有受用;又比如施钱供养东林大佛,这个钱就是属于东林大佛所有,只是这尊佛所有,还不是别的佛所有,还都是不一样的。严格来讲,佛物、法物、僧物应分得很清晰。例如,这是佛的土地,这是佛的殿堂,这是佛的果园,乃至这个牲畜是为佛干活的,这个仆人是为佛干活的,但凡是佛的,是不能乱用的。佛还没有受用,但属于佛所有的,叫无尽财。就像金库一样,无穷无尽,只要佛有需要,例如修佛像啊,买供品啊,都可以从无尽财里面取,但不能把佛的无尽财拿到别处用,拿到法用、僧用都不行。总之,只要不是佛直接受用的,也不是法物、僧物,都属于属佛物。这是第二种佛物。
戒疏续云:“二,属佛物。所以得转者,由本施主通拟佛用,故得货易。不同前者,曾为胜相,故唯一定也。”《行宗》释云,属佛物者,即钱、宝、人、畜等物。
疏言:“得转得货易者,于此属佛之钱、宝、田、园、人、畜等物,可以随宜贩卖、买取供养具等而供养佛。”
此云属佛物,与前段所云佛受用物有异。因钱、宝、田园、人、畜等物,不堪受用,但可系属,故云属佛物耳。西竺布施者,或通施三宝,或别指施佛、施法、施僧。别指施者,各有所属,不得互用。今云属佛物,即是别施佛者。虽许转贸,而所易得者仍属于佛,不容有滥。(弘一大师《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持犯篇》)
3)供养物
第三种是供养物。供养佛的物品,包括:香、花、灯乃至幡盖等种种物品,只要是供佛的用品,都属于供养物。
戒疏续云:“三,供养物。以幡、华等得货易者,事同属佛,可以义求。”
供养物者,即是香、灯、华、幡供具之物。疏言以幡华等得货易者,此亦有别。华等可以转贸他物供佛,与前属佛物同;若幡等唯可转变,不可转贸。故《资持》云:“若佛幡多,得作余佛事者,谓改作缯盖幢幔等物。然曾供佛,体不可变,不同前华可持转贸。”(弘一大师《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持犯篇》)
4)献佛物
第四种是献佛物。供、献好像都差不多,但献佛物特指饮食之类,例如饮料、水果等这些饮食。如果你供油是为了点灯,这就属于供佛物;如果供油是为了食用,例如上好的食用油,这就属于献佛物,它们有所不同。
戒疏续云:“四,献佛物者,开侍卫者用之,义同佛家之所摄故。”(出处同上)
【疏】四,献佛物者,开侍卫者用之,义同佛家之所摄故,如《萨婆多》有施法者,法师说法,诵经者,亦取分故,余广如钞。
四中初标示物,即饮食果实等;次明用与,初判属侍人,今时掌佛庙人,义通道俗。《善见》云:“佛前献饭,侍佛比丘食之,白衣侍佛亦得食之。”如下引《例论》云:“若施法者,分作二分,一分与经法,一分与诵经说法人,谓彼虽施法,而人获分。”例今侍佛得食无疑。古记问云:“若用常住僧食供佛,通彼用否?”答:“《法苑》云:‘后还入常住。’”(《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记》)   
(待续)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十五 《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讲记之十五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