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医院签字背后的故事

2017-09-12 20:33阅读:
六年前,我在医院急诊外科值班。晚上8点左右,来了一个年轻人,22岁,云南镇雄人。他第一句话就是:“医生,给我拍个片子吧,看看我的肋骨有没有断掉。”简单问了问病史,原来,他1小时前在出租房里摔倒,左胸撞击到了桌子的一角,感觉到左胸疼痛,越来越痛,就来医院看病了。
我给他做了简单的体检:他的左第8肋有压痛,皮肤有淤青,确实是受过伤。就给他开了个胸片的正斜位片。
过了大约40分钟,他拿着胸片回来了。胸片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写好门诊病历,给他开了一盒止痛药,嘱咐他有不舒服再来复诊,准备让他回去。
目送他出诊室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走路的步态明显有些蹒跚,不如来时的干脆。经过门边的时候,还扶着门站了一会儿再走。
“小伙子,你等等,回来。你还有什么不舒服吗?”我把他叫了回来。这个时候,我发现他脸色苍白,脸上出了许多汗。
他指了指胸口说:“我就是这里痛得厉害。感觉走路脚发软,人没有力气。”
听他说人没有力气,脚发软,我立刻警觉起来:“你肚子痛吗?有吐过吗?有没有恶心的感觉?”
他说:“没有肚子痛,只是感觉肚子很胀,难受。”
我让他在检查床上躺下,给他查了肚子。发现他的肚子确实鼓鼓的,还有轻微的全腹部压痛,最关键的是,他的腹部移动性浊音阳性。再结合他左边第8肋的压痛,胸部的受伤病史,我想到了:他会不会有脾脏破裂?
我给他开了个腹部B超,叫了护士护送她去检查。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脾脏破裂,腹腔内有积液。​
这个时候他的血压已经往下掉了,从他超过100次/钟的心率,脸色苍白,再加上B超的表现,按照我们的临床经验来判断,我估计他的出血量至少应该在2000毫升以上了。
也就是说,他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他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我告诉他,他的病是“脾破裂,失血性休克”。他已经非常危险,需要马上动手术。我要他马上联系家人,让家人筹备钱,同时办入院手术,准备急诊手术。他问我手术要多少钱,我给他说了,手术大概需要超过15000元钱,这里面当然包括血费。
他告诉我,他家人都在云南镇雄老家,家在山区,交通不方便,家里也没有电话,无法联系上。就是能够联系上,家里也拿不出钱,所以他要回去。
“回去的话,你一定会死的,听我的话,你应该就地治疗,马上手术。”我反复劝他
这句话。
“可是我真的没钱,我这次带了300元钱,已经是我身边全部的钱了。我可以不付钱吗?”
“等做完手术,你慢慢想办法吧,比如和老乡借钱啊,和亲戚借钱啊……”
“我不一定借的来啊!”
我们两人就这么交流着,总之,他的意见是,他没钱开刀,要去找诊所治疗或者回老家治疗。我的意见是,只要他离开医院,一定会死在路上。他说没钱,我说没钱可以先欠着,治好以后还钱。我要他留下来治疗。
说到最后,他在门诊病历上签下了字:“医生已经告诉我是脾破裂,失血性休克,不住院手术会有生命危险。我自己要离开,一切后果自负。”还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觉得和他根本无法沟通,我很恼火,等他签完字后,就放他回去了。
等他走出急诊门口的时候,我有想到了,他这么一去,真的是必死无疑啊。我的内心,又在隐隐作痛。再说了,如果他死了,虽然我没有什么法律责任,但是毕竟是一条年轻的生命,我也会一辈子遗憾。
我又拉上护士,追上去,到医院门口附近追上了他,我和护士一边一个架着他,把他扶着拉回了急诊抢救室。嘱咐护士,不管他有没有钱,愿不愿治疗,先给他打上静脉针,挂上盐水再说吧。
他的手术不难,难的事情是他没钱。给他做手术,如果欠费逃走,那么手术者,科室和医院会按照20%、30%和50%的比例承担欠费。不过,当时有条规定,如果医院领导签字担保了,那费用就归医院领导解决了。
我马上打电话叫来了医院当天晚上的总值班。
这种情况下,总值班不敢不签字。他说,先手术,抢救的费用他来签字。
他签字后,我就给病人办理了住院手续,送入病房,交给我的外科同事去做手术了。当然,我继续在急诊室值班。
那时代,不作兴病人本人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因此医院总值班还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同意手术。
当天晚上,手术结束后,同事告诉我,他的确是脾脏破裂,腹腔内出血已经有3000毫升。
我暗自庆幸,还好啊。万一当时我放他回去,他不死才奇怪呢。
他手术后恢复得挺顺利。住院期间,也有一些云南的老乡来看他。前后他一共借到了6000元钱,然后,再也借不到钱了。
十多天后,他完全康复,出院了。出院的时候,他欠下了8000多元钱。出院时候,他说过,有钱了一定会来还钱。当然,到现在也没来还过。
好像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到月底,住院收费处让我同事,那位主管医生去追缴他的欠费,可是,到哪里去找他啊?主管医生也不以为意,反正医院的总值班签字了,扣钱也扣不到他头上。过了几个月后,清理欠费的扣款下来了,我们科室被扣钱,主管医生被扣钱了。
主管医生大为愤怒:“这不是领导签字过的吗?怎么还扣我们的钱啊?”他马上就去找那天晚上的总值班。
总值班让他拿来那张签字的住院单,他一看就傻眼了:“病人生命有危险,先予入院抢救,等病情稳定后再催缴医疗费用。”总值班说:“你自己看看,我又不是让你们不催钱,你们自己不催钱,怪谁呢?”
图样图森破!主管医生窝着一肚子火回来了。1600元,那时候一个月的奖金还不够扣呢。
那个月,我在急诊,算是急诊的人,奖金在急诊室发。所以,科室需要承担的30%,扣不到我身上,刀不是我开的,主刀医生不是我,那20%也不会扣我的钱。
我的坚持让他住院,救回了他一条命,但是却害得病房的同事扣了钱。
这签字背后的故事,我说不出是喜还是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