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驴/原创

2019-09-17 19:11阅读:
吃驴/原创
“天上龙肉,人间驴肉。”谁人造的句不得而知。更不知打何时起,吃驴肉,风渐盛。
蘸着酱汁吃的,
锡纸包蒸吃的,
火锅炖着吃的,
温火煲汤吃的,
碳火粉蒸吃的,
干煸麻辣吃的,
裹进面皮吃的,
夹入烧饼吃的,
焦烧驴肚吃的,
凉拌驴健吃的,
冲着败火吃的,
为了滋补吃的……
花样百变,不一而足,津津乐吃,屡吃不爽。我也跟着吃过几回。旁人问及感受时,我便莫衷一是地随声附和着……
驴很结实:耐粗放,体格壮,不易生病。性情温驯,吃苦耐劳。食劳起居,极易处置。
驴听使唤:早些年,多用做力畜,也常为军用。记得儿时在乡下,驴每天耕作六七小时,耕地两三亩。驴,还可拉磨拉碾、乘骑赶集、走亲访友,尤其适于山区驮运及家庭役用。常常是迎亲婚娶中一道靓丽风景。
驴善激励:“骑毛驴看唱本儿—走着瞧。”教会人做事不认输不服输,坚定信念,奋起直追。
驴示豁达:“人家骑马我骑驴,后面还有推车的。”教人练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常乐的存活态度。
驴很智慧,寓传:一只狼领着狐狸和豺狗,围猎一头受伤驴。驴佯悲:“眼下我,除了骨头和皮,没肉吃,还容易刺伤你们的嘴。何不待明年我长肥再吃?”兽们同意了。
次年夏,双方如约而至。此时的驴,旧伤愈合,腿脚灵便,膘肥体壮,面目一新!兽们急于扑食。
驴劝说:“现在我力气特大!你们一咬我,我就会痛,我就会逃跑。不如找几根绳子,一头儿套在各位脖子上,一头儿拴在我腰上。我就无法反抗了。”众兽认同照做。
驴拖着兽,狂奔过一座座山岗。终将几兽逐个勒死……
不远处的街口,有个夫妻驴肉店。生意红火,历年不衰。小店每天营业数小时,仅烹两头驴,卖完即打烊。故此,后悔来迟未吃上驴肉者,大有人在。
定量定时专驴经营,现杀现做现卖现吃,是小店的卖点。
这天,又绑来了两头驴。
靠近屠夫那驴,想是极尽挣扎,丝力皆无,脑袋耷拉,分外
老实,仿佛惟求速死……
屠夫啐唾沫那一刻,搓手那一刻,举锤那一刻,蹭刀那一刻……颇从容淡定,看不出有丁点怜悯……
相距一米开外的这驴,四肢被捆死,呈弓形仰躺着,腹部明显凸现,疑似怀崽儿之身。已无嘶鸣之力。失神的眼瞳里,满是惶恐、惊颤和无助……求生欲根本无法抑制。苍凉的眼角儿,淌着混沌的液体。像在表白:能否让她此时不(像同伴那样先挨锤再挨刀)死?然后,自己会很乖巧。拉车、耕田、驴技表演,任人骑耍,身负千钧,无悔无怨……她会做到,牛一样吃草卧棚,狗一般忠诚余生,人一样布施友善……只要眼前不死,她愿孤独终老。或者祈求换个死法。至少,不是眼前这么死。
再不然,蒙眼于僻静处,以安乐而灭,不要眼睁睁看着寒光闪烁,分秒间听着磨刀霍霍,亲历须臾间的锤击顶骨,血肉模糊……
虽为驴,她发出的分明是人一样的乞求。有人摇头唏嘘道:“可惜还怀着驴崽崽儿。”
“妈妈,我不吃驴肉啦,我不要驴妈妈死。快救救她们……”这时候,一旁传出一个小姑娘羸弱的声音,感觉快要急哭了。她躲进爸妈中间,胆怯却执拗地重复着她的央求。妈妈怔了片刻,和自个男人商定,拿出100块钱找店主交涉。没想对方爽快应下,把这将死之驴原路送回。驴妈妈得救了,小姑娘开心笑了。
我也假想过,用高于购买价的价,从店主那儿救出这驴。但我没去做,想起小姑娘,自愧不如。试想,就得了此驴救得了彼驴?救得了今驴救得了明驴?有吃驴者,必有驴死!便重又想起造出“龙肉……驴肉”句子的高人来,多么有先见之明啊。无奈,奢想着让更多吃驴者看看《吃驴》和救驴的故事……
时入仲秋,渐渐透出凉意。返程路过小店时,夜色笼罩下,宰杀现场异常安静,白天的血腥味弱了许多,似乎未曾发生过什么。不远处的火锅店,弥漫出的诱人的味道,依然引领着三三两两的食客熙进攘出……
不禁想,那头被小姑娘一家救出的驴,现身何处?明日又会怎样?
唉,无论刚去的白日是怎样的情形?到来的夜晚,总会一如既往地擦黑而过。
吃驴/原创
吃驴/原创
己亥年9月15日于郑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