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名的日文读法和亚洲人的自信

2019-06-08 15:00阅读:
【原载日经中文网2019年6月7日】
我姓名的日文读法和亚洲人的自信
日本文部科学大臣柴山昌彦521日对媒体说,文部科学省将再次建议改变日本人英文姓与名的前后顺序,按照亚洲人的习惯把姓放在前,名放在后。
文科省的英文网页所刊登的高级官员简介中已经把官员的姓名从21日起调整为姓前名后了。
这其实是文部科学省的一个咨询委员会大约于20年前就提出过的建议,但是,日本政府和社会迄今为止都没有接受这个建议。
据海外媒体报道,日本外务大臣河野太郎也希望外国媒体用英文字母报道日本人姓名时,能先写姓再写名。例如首相安倍晋三被写成 Shinzo Abe,今后希望也能像报道中国及韩国的领导人时那样,使用英文字母时都用先姓后名的顺序书写,改为Abe Shinzo那样的写法。
对此有人评论道:“日本人英文姓名书写习惯要‘脱欧入亚’了。”
这使我想起了34
年前的一桩往事。当时我在京都外国语大学进修,写的论文在大学的杂志上刊登了。收到杂志后,我随手翻开杂志的英文目录,想看看我的论文题目译成英文应该是什么样子。不料连着找了2遍英文目录,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这时,我不禁有些狼狈,心想莫非是下一期刊载,我弄错了?不死心,决定最后再找一遍。这次找得特别仔细,一个题目一个题目地找过去。最终老天不负苦心人,让我找到了,同时也愕然了。
我的姓名变成了Hohfu Baku,难怪我会一下子没有找到自己的姓名。可是,我又没有办法提抗议,说这个姓名不是我的。因为按照日语的汉字读音规律(日语里叫做“音读”)来念“莫邦富”这三个字就是“ばくほうふ”,然后再用罗马字来表示其发音,那就应该是Baku Hohfu。在英文中,姓和名的排列位置和中国及日本等大多数亚洲国家的习惯正好相反,需要把名放在前面。所以,变成Hohfu Baku完全正确,没有任何可以指责之处。只是毫无防备的我完全没有想到要从H字母来寻找,所以才会闹出一时找不到自己姓名的笑话。
看着手中的学术杂志,我愕然良久。因为我无法向日本之外的任何国家的人证明这篇论文是我写的。假设我跑到欧美去学术交流,怎么能对人家说明和证明这篇论文是我写的呢?因为我护照上姓名的拼音可是风马牛不相及的Mo Bangfu啊。
这次意外的文化冲击使我认识到中日都使用汉字,既有方便之处,也暗藏着令人防不胜防的麻烦问题。
1992年,当我在日本正式出版书籍和发表言论时,把自己姓名的读法果断地改为按照中文读音来发音。当然这会增加日本人的记忆难度,对于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十分不利。但是,好处是把自己的姓名读法给统一了,在其他罗马字的印刷物上再不用为寻找自己的姓名而烦恼了。
在当时的日本,我可以说是第一个用中文读音来定自己姓名发音的中国人,确实有点奇货可居、超然不群的眩晕感觉。但是,平时生活中倒是更多地感受到一种孤独感。当时活跃在日本电视节目中的著名节目主持人田丸美寿々鼓励我说:“你要相信日本会走向国际化,会越来越多地按照出生国的语言来发音阅读外国人的姓名的。
就这样我的姓名在日本的读音就固定成了近似中文发音的“モー
バンフ”了。万万没有料到,当年我作出的这么一个小小的、纯属于私人性质的决定,20多年后居然在一部分日本人中引起了一场预料不到的政治争论。
有一些日本右翼人物认为我到处在日本媒体上用Mo Bangfu这个中文拼音和“モー バンフ”这个日文读音来表示姓名的读法,是中国共产党企图对日本人洗脑和颠覆日本文化而精心策划的一种策略,因而对我持批判态度。
我姓名的日文读法和亚洲人的自信
我姓名的日文读法和亚洲人的自信

而另一批人则极力推崇,说香港人喜欢给自己加个英文名字,日本人则毫无抵抗地按照西方的习惯,把姓和名颠倒过来书写。这些都是丧失自我的表现。现在出现了莫邦富这样的中国人,即便用罗马字书写自己的姓名,也是按照中文的语顺和中文的发音,使人感叹“亚洲人终于走出了(自信)这一步了”。
我看到这些议论后,一是哭笑不得,二是诚惶诚恐。我这样一个升斗小民的姓名读法都能上纲上线到对日本人的洗脑和对日本文化的颠覆那样的境地,实在是有点太抬举我了。而好心人们从我身上看到“亚洲人终于走出自信这一步了”,从而对这一伟大进步予以高度的评价,也实在叫我受宠若惊,消受不起。
不过,如果一定要说这种现象是显示了亚洲人对自己文化的一种自信,那我也可以同意。但我要郑重地说明,在日本其实是韩国人走在中国人的前面,他们中有很多人很早就开始按照朝鲜语发音来拼写和阅读自己的姓名了,要夸奖就应该夸奖他们。
令我欣慰的是,在日本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尤其是活跃在文学艺术界的中国人)开始效仿我的做法,按照中文发音来拼写他们的姓名读音。当需要用罗马字书写姓名时,也按照中文的语顺来写了。这个风气甚至开始逐渐渗透到了日本企业界,在IT等高科技、通信行业这种倾向尤其明显。
一个让西方人习惯亚洲人的姓名书写顺序和读音特点来原汁原味地接受亚洲人姓名的时代,也许真的在逐渐走进我们的日常生活。
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一部分以脱亚入欧为精神脊梁的日本人来说,我们这么一批亚洲人的行动,说不定也真的歪打正着地给他们起到了洗脑的作用。说得厉害点,好像也有点要颠覆他们所信奉的文化的味道。
但是,时至今天,我仍旧要再次声明一次:按照中文发音来拼读和书写自己姓名的基本用意,其实只是为了便于维护自己的著作权的权益而已,别无其它宏大深远的意图。
令人欣慰的是,日本政府也开始推行以先姓后名的顺序来书写日本人英文字母姓名的做法,这确确实实地传告着一个明显的信息:日本作为亚洲的一名成员,尽管姗姗来迟,但也终于走出亚洲人应该有的自信的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