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遥远的天安门城楼

2020-09-20 06:56阅读:

乱世飘萍

思想无家

关注
遥远的天安门城楼
遥远的天安门城楼
手头宽裕,交通便捷,出门去看看外面的天地,也成了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家庭年度计划内的一笔开销。估计不用做问卷调查,想去北京看一眼天安门、故宫和长城,还是非京藉多数人的首选。尤其是天安门,在老百姓的眼里,它如图腾一般存在。有多少人不辞千万里的旅途劳顿,就为一睹它的真实容颜。能从它高大的门洞里走过,再登上城楼远眺感受一番,也许那一刻心头感慨万千,却又并没有什么值得言说的心得,但自小就对这块神圣之地的心驰神往,总算是得到了慰藉。
我的母亲念过几年书,我们小的时候,她还能用家乡话给我们背诵她学过的课文,我至今还记得有一句“咱们祖国地方大,北京地区都很远……”。那个时候说到北京,就觉得远在天边,一家人很神往,但心里也都明白,饭都吃不饱,哪还敢奢望能有机会去北京游玩。如今母亲年事已高,因早年的小中风而导致腿脚不灵便,一直想趁她还能走得动,陪她进京一趟,了却心愿,以免留下遗憾。几经打算,终于在前天成行。
惜乎种种原因,我们来的又不是时候,天安门城楼不开放,故宫也要提前十天预约,就是去天下第一大广场——天安门广场,也得排成长队,蜗行牛步,半天向前移动不了几十公分。虽说节气临近秋风,上午的阳光敞头晒,汗水顺着脸颊流淌,口罩下的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挤挤挨挨好不容易到了安检处,工作人员的贴身搜查态度,一点也不亚于机场。他们从容地执行公务,丝毫不为眼前的人山人海所动。回想二十多年前第一次来北京,那个时候进天安门、故宫,方便程度和去全国各地的景点旅游没有任何差别。
天安门外的金水桥用栅栏围起来了,我蹲下身子,将背倚栅栏的母亲与几十米外的天安门城楼,一同收进了镜头。母亲旅游的意义,属于最低层次,只问是否去过,标准的
打卡。这张照片,足以说明她是千真万确来过北京的人了。母亲无限留恋地看着天安门城楼,七十多年前遥不可及的愿望,今朝都到眼前来,老人家嘴里嚷嚷地说毛主席那张照片真是大啊,我告诉她,这是画家画的,因悬挂在城楼上,日晒雨淋,隔断时间就得更换一幅。母亲听后就没再言语,我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讲讲这座城楼从元、明、清直到今天的历史?话题似乎重了点,母亲也不一定喜欢听。
从家庭的角度看,这是一场动静不算太小的出行,但所谓真正的旅游,也就是母亲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天安门城楼前逗留了的那么几分钟。离开天安门后的一切,都是这趟旅游的尾声。
像母亲一样,有生之年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来回北京的老人,却是徒有虚名,空走了一趟,那些必游的景点,最终仍是擦肩而过,怕是不在少数。这固然跟我事前的攻略做得不周到,相信“老经验”而自食其果的关系很大,却也看得出,老百姓心目中的神圣之地,变得愈加神圣了,它们与老百姓之间关系,似乎正在疏远。维护公共秩序,做好公共安全防范措施,这当然是合理的,也是必须的,但把防范措施做到快与老百姓的出游几乎对立起来,是不是有点过头了?这得就教于方家。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