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转木马也有翅膀

2019-10-27 16:22阅读:
旋转木马也有翅膀
/水生烟

1
孔希言拿着自己的绘画本给妈妈看,他说:“热爱的,一定是自己所擅长的。”


正在准备晚餐的妈妈扭头看了他一眼,微笑着反驳说:“不过就算是擅长的,也不一定是热爱的哦。”


孔希言想了想,觉得无力反驳。刚才他说的那句话,当然是意有所指——他喜欢画画,梦想做一位出色的绘本画家。但是爸爸不允许他学习与绘画有关的课程,他想要寻求妈妈的支持,妈妈却并不表态。孔惜言看着妈妈手里正在煎炸着的薯条,它们的好味道是外面那些快餐店远不能比的,可是你能说妈妈热爱炸薯条吗?妈妈也有她喜欢做的事儿,她以前是一名出色的瑜伽教练。可是生活中,总要有人事无巨细地照料日常,何况他们的大家庭里,除了老人和初中生,还有位刚满三周岁的小男孩。
爸爸很忙,极少操心家中事务。


“热爱的,一定是自己所擅长的,对吗?”五月下午的自习课上,孔希言忍不住问他的新同桌丁洛。


“不一定哦,”丁洛托着腮,看他在白纸上快速地勾勒出素描轮廓,笑着说:“比如我也喜欢绘画,可惜自己是手残党。”


他们是最近才熟悉起来的。丁洛在暑假爬山时摔伤了腿,休学半年,再回校时已经是初一的下学期了。丁洛爱笑,眼珠黑亮明澈,弯起眼角的样子很可爱。因为刚刚扔掉拐杖,她走起路来总是小心翼翼,坐下来时会习惯性地用手护着受过伤的左腿。孔希言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忍不住真诚地说:“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真的吗?”丁洛问道。


看到孔希言认真地点了头,丁洛笑得弯起了眼睛,她趴在课桌上,将脑袋凑近了一点,小声问:“听说孔辞是你的姑姑哦,你可以帮我要她的亲笔签名吗?”


孔希言看了她一眼,“姑姑的签名都能治腿了?”


丁洛就又笑了起来,大眼睛漆黑明亮眨也不眨地看着他,等他终于点了头,竟开心地用手大力一敲课桌,惹得旁人转过脸看她,便又低下头去,竖起课本遮住脸,悄悄地吐了吐舌头。她强调地说:“我真的非常喜欢孔辞啊。”


孔希言欲言又止,吞吐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低声问:“可是,你不认为她只是个过了气的女明星吗?”


他没想到这句话会引起丁洛的不满,她连珠炮似的质问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她是你姑姑哎!再说了你见过哪个人能永远十八、二十五?你看过关于她的采访报道吗?她拍打戏都不用替身,这么优秀又这么努力的人如果是我的姑姑,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不是我,”孔希言低下头,“是班里的同学,他们说的。”


再抬起头的时候,丁洛看见男生的眼睛里,含着委屈的水光,亮晶晶的闪烁着,像是受到了误解又无从申辩的孩子。

2
孔辞曾是这个城市的名片和骄傲,只是演员和明星们总是处于舆论的风头浪尖,起伏不过旦夕之间。而对于一位长相出众的女演员来说,人们关注她私生活的程度很多时候甚过作品本身。人们猜测她的婚姻状况以及她的伴侣姓甚名谁,在有人拍到了她出入医院的照片之后不久,一张小男孩的照片便在网络上被传得沸沸扬扬,并承受着猜测和指责。孔希言在放学路上听见过两个男生的议论,他冲上去时,三个人便动起手来,孔希言因此吃了亏,一周都没有去上课。


孔希言的眉眼和姑姑长得有几分相似,他家境好,成绩也优异,但在班级里却不太受欢迎。他的爸爸经营着一家工厂,传闻因为污水排放不达标而被附近的居民要求赔偿,却并未得到答复。


传言中父亲的吝啬,似乎在孔希言身上得到了印证。因为住得远,每天会有专职司机接送,但除此之外,他看起来与普通同学别无二致,他不穿用名牌,更不会像有些有钱人家的男孩子那样,有一众围绕在身边的少年,并因此博得少男少女们的艳羡和崇拜。但即便这样,也会有人说他吝啬和装低调。甚至会有人指着坏掉的塑胶跑道,和松脱了一条腿的课桌嘀咕,说在校生孔希言应该如何如何。


那天的体育课,因为下了暴雨的关系,大家都在教室自习,狂风将半开的窗户吹得咣当作响。孔希言身边的窗户玻璃原本便有些松动,他拉了一下没拉回窗扇,再用力时刚好一阵风吹过,窗扇被大力吹送过来,玻璃哗啦落下半边,戳在窗台上,碎了一地,玻璃渣扎破了孔希言的手掌,泌出殷红鲜血。大家都吓了一跳,有人问:“没事吧?”“没事!”孔希言笑着回答。可是前座男生扭头看了他一眼,竟不屑地说:“不赶紧去医务室包扎,在这儿装什么高姿态?”


孔希言没说话,丁洛一边拿出纸巾递给孔希言,一边指责那男生:“说什么风凉话!”


男生转过脸,对丁洛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巴结他!我告诉你,班里就没人有孔辞大明星的签名,更别提见面会了!”


丁洛怔了怔,刚想要反驳,却蓦地发觉,距离她跟孔希言说起签名一事,真的已经足足过去半个月了。丁洛愣怔的时候,男生就得意地笑了,“被我说对了吧?你有他姑姑的签名?”


“你!”丁洛忘了之前因为受伤而始终小心翼翼的左腿,大力地在桌子底下跺着脚。


孔希言垂着头,没有解释,没有辩驳。


“真是个怪人!”丁洛瞪了他一眼,低声嘟哝。

3
周一早晨,丁洛迟到了,原因是爸妈急着上班,也觉得她的腿伤好得差不多了,便索性让她一个人坐公交车,可是她本来走路就慢,又怕人多碰伤了腿,竟被挤到队伍末尾,很久才坐上车。


孔希言在座位上,听见丁洛低声对老师说明情况,半节课过去了,他才将一张写了字的纸片推到她面前,“明早我去接你吧?”


丁洛看着他隽秀的字迹,心里有细细密密的温暖,却也有另一件事耿耿于怀。她回复:“可是我真的很想要签名。”


丁洛将纸片重新推过去,却在他的手指刚要触碰到纸片时,重又抽回了它,在上面补充了一句:“不给签名,才不要坐你的车呢!”


纸片又以相同的路径回到了孔希言的面前,丁洛偷眼望见他脸上静静浮起的微笑,忍不住也舒展了眉眼。


下节课开始前,回到座位的丁洛发现桌子上多了一个信封,心砰地一跳,打开看,果然是孔辞的照片,上面写着:丁洛小仙女,要加油哦!孔辞。


丁洛开心地跳起来欢呼,让孔希言忍不住皱眉提醒道:“小心你的腿!”


有人看见她手里的照片,便也跟着吵嚷起来,一时教室里的同学都围拢过来。那是孔辞的签名照片第一次出现在这间教室,尽管之前有人酸酸地说她只是过气女明星,但她的亲笔签名和丁洛的名字出现在一起,仍旧在少男少女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丁洛没有让孔希言去接她。从第二天开始,她每天提早十分钟到达公交站,没有再迟到过。但她仍旧特别诚恳地感谢了他,因为孔辞的签名照片,更因为他真诚地想要帮助她解决困难。


孔希言身边一下子热闹起来,即使他面对着大家的七嘴八舌,大多数时候除了微笑,并不肯回答和应允。丁洛敏感地觉察出他的固执是有原因的,向他表达疑问时,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将一段往事讲给她听。


小学六年级时,孔希言有过一位关系要好的伙伴,带他到家里玩,将家庭成员介绍给他,当然,也从未拒绝过他索要姑姑签名照片和海报的要求。直到有一天,孔希言借用他的手机时,无意中看到他与旁人的对话,才知道他将姑姑的签名照片都交给了那个人,并挂在网上售卖,那人甚至还出卖了姑姑其他的信息,包括当时不满周岁的小表弟的照片。


孔希言觉得自己闯下了大祸,生怕给姑姑造成恶劣影响。他给姑姑打电话,哭着连声道歉。即使姑姑没有责怪他,反而温声地安慰他没关系,他仍旧知道这件事会给她造成困扰。


与此同时,爸爸工厂的一些传闻也让他时有听闻。他觉得家人的受瞩目程度,全部成为自己的精神压力,那些谈论无论赞扬与批评,都让他紧张又自卑。给丁洛的签名照片,其实他已经在书包里装了好多天,却犹豫着没有拿出来。他说,如果能够选择,他愿意自己只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丁洛听他讲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其实大多数人还是很单纯、很温暖的。”她说着就又笑了起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比如我!”


孔希言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可是即使是单纯的丁洛也掩不住一颗八卦的心,比如此刻,她在孔希言的笑容里,不怕死地凑过头去,眨巴了半天眼睛,还是忍不住低声问:“那,孔辞姑姑真的有孩子吗?她结婚了?老公是谁?”


孔希言抬手在她的脑袋上弹了一记爆栗,疼得她哎哟怪叫。

4
暑假开始前,孔希言用平时省下来的零用钱,偷偷报名了绘画学习班。他问丁洛要不要一起去,可是丁洛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将手里不满八十分的数学卷子抖得哗哗响,她说:“你确定我在数学考试不及格的情况下,还敢跑去学画画,不会被我妈打死?”


“不会。”孔希言说:“比如,我觉得我妈应该已经发现了我偷偷在参加绘画班,但她什么也没说。”


“因为她知道你热爱画画并擅长啊。”丁洛说。


孔希言点点头。他说:“暑假时我可以帮你补习落下的功课,放心吧!”


丁洛笑着点了头。


作为班里唯一考了数学满分的同学,有女生来向孔惜言请教试卷上变态难的压轴题,孔希言耐心地讲解完毕,女生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压低了声音说:“像丁洛那样的签名照片,可以送我一张吗?”


孔希言一时不知怎样回答,竟愣在了那里。丁洛撞了撞他的胳膊肘,笑眯眯地对着那位女生竖起了一根手指,说:“限量版哦,只能送一张!”


女生开心不已,竟弯起小指要和孔希言拉钩,惹得丁洛哈哈大笑。于是,来找孔希言讲题的同学一下子多了起来,并且大部分人都向他提出了请求。孔希言将丁洛的表情和语言学得惟妙惟肖,伸出一根手指,说:“限量版哦,每人只能送一张!”


几天后的晚上,孔希言在电视上的本市新闻中见到了爸爸,因为连续多年以大量资金积极投入环保技改,而作为企业家代表接受专访。孔希言开心极了,平时极少表达情感的他,忍不住给爸爸发了条微信:“老爹,你真帅!”


爸爸回复他:“臭小子!”


孔希言捧着手机笑起来。他想,等爸爸忙完工作回家,一定要和他谈一谈参加绘画班的事,他还想跟他说一说自己的热爱和理想。


暑假里的一天,孔希言和妈妈带着小表弟去游乐园,竟遇见了丁洛。丁洛刚从摩天轮上下来,正拍着心口表达恐惧,见到孔希言身边的小男孩,便忍不住在心里八卦地猜测。孔希言看她目光闪烁,便明白了七八分,忍不住冲她翻了个白眼。等妈妈带着表弟去买酸奶时,才轻声告诉她:“是姑姑的孩子啦!姑姑不想让家人的生活受到打扰,所以你不要说出去哦。”


孔希言看着妈妈拉着表弟的手,慢慢走回来的身影,又说:“我妈很辛苦,我们一大家子人,姥姥姥爷、爷爷、爸妈、还有我和弟弟,全都是妈妈在照顾着。”


丁洛点点头。她忽然觉得大概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颗小太阳,温暖、明亮而又有力量,不管是孔希言的爸爸、妈妈和姑姑,以及自己那为了生活和工作忙碌不停的爸妈,或者热爱绘画的孔希言,还有因为意外,导致学习成绩下降而恶补功课的自己,大家其实都在努力。她想起自己唯一会玩的一款游戏——植物大战僵尸,便笑着说:“我觉得每个人在每时每刻,都要认认真真地收集小太阳,才能在不可知的未来中,打败僵尸和小怪兽,你说呢?”


孔希言一时跟不上她跳跃的思维,忍不住微微皱起眉毛思忖,丁洛却一抬手拉住了他的胳膊,说:“按照这个逻辑,你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位很棒的绘本画家,所以你现在就帮我签个名吧?”


孔希言大笑起来。


七月的太阳,光芒万丈。这时刻音乐叮咚,旋转木马像是生出了翅膀,载着孩子们你追我赶、起落回旋,几个男孩女孩齐声唱起了一首歌,整个世界生动而明亮。




————《初中生》2019年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