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2017-07-05 20:57阅读:
本图集转自蜀中客
清末民初以来,一批批外国传教士、探险家、学者等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先后来的中国西部的四川或传教或考察或旅游,其中一些人用随身携带的照相机拍摄沿途人文地理、风光古迹等照片。照片在西方发表和刊登后,引起各方人士的瞩目和兴趣,到中国西部探险旅游成为一时的热点。据目前在国内外所能搜集到的四川老照片中,最早除了澳大利亚的乔治·厄内斯特·莫理循1984年自上海到缅甸旅途中在四川拍摄有几幅照片外,英国女旅行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一组记录四川的照片,可以算是最早记录有关四川人文地理的组照之一。
  伊莎贝拉·伯德(Isabella Bird,1831~1904,毕晓普夫人),英国人,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旅行家和成功的作家,又是世界百大探险家之一。1879年起,伊莎贝拉先后到达中国的广州、东北、中西部,并著有《通向金色半岛的路》一书。1896年,为了寻访中国西部的神秘土地,年已64岁、多病缠身的伊莎贝拉·伯德从上海出发,乘外国的轮船经镇江、芜湖、九江至汉口,再由汉口经沙市到宜昌,乘帆船从宜昌起行,穿过壮丽的长江三峡,经奉节(夔府) 、云阳到达万县。她从万县走陆路经梁平(梁山县)、渠县、营山、南部到达阆中(保宁府),再经苍溪、剑阁、梓潼、绵阳、彭县、灌县到达成都。之后再由灌县经汶川(威州、理番厅)、理县(杂谷脑)、米亚罗到达马尔康的梭磨,再从梭磨返回成都。由成都乘“乌榜船”(四川人称为“乌棒”)沿岷江顺流而下,经眉山、乐山(嘉定府)、宜宾(叙府)、泸州到达重庆,在重庆买舟东下返回上海。她沿途记录了大量的风土人情和民风民俗,并拍下了大量的照片。伊莎贝拉·伯德回国后的第二年即1899年,根据沿途的所见所闻,在伦敦出版了《The Yangtze Valley and Beyond》(即《扬子江流域及以外地区》)一书(中文译本为《1898:一个英国女人眼中的中国》),内容长达560余页,并配有作者拍摄下的113幅珍贵照片,为晚清末季内陆腹地的四川保存了一部全真的文献资料。
  以下伊莎贝拉·伯德的照片是美国哈佛大学根据1899年原版《The Yangtze Valley and Beyond》一书扫描图片。
伊莎贝拉·伯德在1896年来中国时,已经是位65岁的老人了,并且身患“血脂性心脏衰弱”、肺部感染、痛风和“
周期性脊柱痿弱”等多种疾病,她竞远涉重洋,独闯长江的惊涛骇浪,深入川藏人迹罕至的地区,写出数十万字的考察游记,这在100年前交通不便的情况下,不能不说是个壮举。
《The Yangtze Valley and Beyond》扬子江流域及以外地区(中文译本为《1898:一个英国女人眼中的中国》)是伊莎贝拉·伯德在中国的游记。她的游记第一次在英国出版时就被英国媒体誉为“对那些有关中国和中国问题方面的公众意见的形成,提供了一手资料”,成为当时西方了解中国的重要文献。伊莎贝拉?伯德女士这次长江流域及川藏地区的旅行,历时15个月,全程5千多英里,她经历了三峡的急流险滩,跋涉了四川东、西部的崇山峻岭,穿过了富庶的成都平原,翻越了海拔4、5千米的雪山,历尽艰险。她在旅行结束后回到英国,根据自己的日记和随笔写成此书,并将沿途拍摄的照片附于书内,计有113张,全书图文并茂,是研究中国晚清社会的一本有价值的参考书籍。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带着面具跳宗教舞蹈的藏族喇嘛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伯德乘坐的木船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湖北新滩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万县桥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一块中国式的墓地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途中乡镇石牌坊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雕龙石柱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大宅院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石桥与小客栈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一座祠堂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水牛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一座普通廊桥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中国满清官员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女士乘坐的轿子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四川乡村宅院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四川城镇街市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保宁府的某一书院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在保宁府传教的卡塞尔斯主教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保宁府新教(基督教)的主教教堂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c.i办的疗养院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进入一所集镇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到达一所不知名的中式客栈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牛拉石磨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大路、石桥、古树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纺丝的妇女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穿着算命游方服装的海伍德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四川平原的磨房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绵竹的一座廊桥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抽水的人力踏车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灌县的廊桥(南桥)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二王庙内的屋顶(是否二郎神庙?)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背负的油篓和木架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成都平原的交通工具手推车(鸡公车)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盛开的罂粟田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盛开的罂粟田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身着满族服装的伊萨贝拉-伯德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成都文殊院中的神像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灌县的城隍庙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双层木桥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藏族的索桥
相关系列图集:
毕晓普夫人百年前的中国老照片【上】
毕晓普夫人百年前的中国老照片【下】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上】
探险家伊莎贝拉·伯德1898年拍摄的晚清四川影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