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沈腾拍戏封路被骂戏子当道,冯小刚好莱坞全都中过招

2017-12-05 14:31阅读:
文/马庆云
12月2号,宁浩导演的最新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在湖南长沙市蔡锷路拍摄,因为临时封路,造成市民出行不便,引起周边群众极大不满。稍晚些时候,该戏官方媒体平台对外发布澄清致歉讯息,却因为致歉最后加入电影上映日期,而被网友讽刺为借机炒作,根本没有致歉诚意。

网友更是在留言区贴出黄渤、沈腾新戏在蔡锷路拍摄过程中,现场工作人员阻碍市民正常通行的讯息。不少市民反映,即使要赶飞机,都被堵在家中,没法正常经过,更是有工作人员对市民进行呵斥。不少过路群众指责剧组戏子当道。

外景戏拍摄,存在与民争路的问题,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不仅黄渤沈腾的这部新戏遇到过此类问题,包括大导演冯小刚和好莱坞的众多电影,均有类似麻烦。

早先,冯小刚导演拍摄《非常勿扰2》的时候,曾在北京紫竹院公园取景。当时剧组在公园一角拉起警戒线,但遭遇部分市民抵制,认为这是公共场所,怎么可以让剧组私自牟利呢。冯小刚导演断然不是吃素的,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上直接反击:我们是经过审批的,我们支付了场地费用。

好莱坞来香港拍摄《变形金刚4》部分外景桥段的时候,也做了一些临时封路的举措。当时,此事遭遇香港部分市民的反对。后更是爆出,有当地黑社会前来收取保护费。根据时候查明的事实来看,前来收取费用的,也并非香港黑社会,而是当地路段的商铺力量。电影拍戏,与民争路,确实不是个例。

那么,这件事,双方到底都藏着怎样的委屈呢?
从市民出行角度来论,剧组拍戏临时封路,即使前一天甚至前几天都做了宣传公告,但也不能避免扰乱了大家的正常出行空间。在市政建设本来便较为拥挤的前提下,这种拥堵更让人着急。作为市民方面,只能从剧组堵路拍戏中获得不便,不能从其中获得任何实际利益。因此,只要剧组堵路,必然面对大量的质疑声音。

从剧组角度讲,诚如冯小刚导演所说,拍室外戏,肯定要申报的,不获得批准,谁敢直接拉起警戒线就拍啊。就像《非常勿扰2》公园的那场戏一样,剧组不仅提前申报,而且支付了场地拍摄费用。在这样的前提下,依旧被指责,导演自然觉得心里苦,有话说不出。
黄渤、沈腾的这部新戏,在长沙街头拍摄,遭遇市民抵制,也是双方都藏着委屈。面对这种现象,国内和国际上的街头拍摄,一般都怎么完成呢?有没有不堵路的更好办法呢?

首先,先说最经常见到的办法,就是和当地主管部门建立良好的关系,由主管部门负责交通维护。目前国内不少室外戏尤其是街道戏份,都是在不少城市的新区拍摄完成。新区人口较主城区一般较少,又经常有临时建设出现,封路之后,是市政建设,还是电影拍戏,不少出行市民不得而知,也落得个双方清净。
第二,市区封路拍戏,在获得相关部门许可之后,依旧要做剧组备用措施。一般能真的市区封路拍戏的电影,都是有大咖莅临的。剧组工作人员会提前准备好大咖的签名照之类的小礼物,向周边围观市民发放。其实就是搞一些互惠互利的举措,求取中和。当然,市民们拿到的明星签名照,有些可能只是剧组的道具老师自己做的。
第三,街区的室外拍摄戏,也转移到影视拍摄基地去。现在中国境内有不少影视基地,室外场景应有尽有。而在某些特定的室外场景拍摄中,可以用借景的方式获得真实观感。对真实存在的地标性建筑进行空镜头拍摄,而对演员对手戏份进行非远景拍摄,用剪辑地方式给观众呈现出一种真的在某地拍摄的观感,而实际上,直接影视基地外景呈现。

第四,也有真实搭建街区景观的。但中国电影方面不多,咱们没有那么大的阵仗。陈德森导演前几年的《十月围城》在影视拍摄基地的街区做了一条街的搭景建设。这个,在好莱坞比较常见。尤其好莱坞注意版权问题,这其中就包括肖像权。一部电影中,不能出现没拿剧组费用的路人画面。市区实景拍摄,就面对市民肖像权的问题,人家的面容和店铺,你给多少钱合适?不如自行搭景,免得后续各种版权纠纷。
第五种,就真的是靠特效完成了,看似实景拍摄的画面,实际上根本不是实景,都是后期的特效技术做上去的。像黄渤沈腾主演的这部《疯狂的外星人》,在蔡锷路实景拍摄,我是很错愕的。一部主打外星科幻色彩(刘慈欣原著小说)电影,怎么搞长沙外景实拍呢?这样出来的观感,有科幻色彩吗?电影的布景是一门大学问,真的不是任何外景都可以直接拿过来用。所以,很多大片都是用特效做外景,当然,这个很烧钱。
随着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大片尽量少的封路拍戏了,能技术完成的,就绝对不上街扰民。中国电影目前还处于飞速成长阶段,依旧存在不完善的地方,作为电影工作者,笔者自然恳请市民亲呵护我们、体谅我们。而作为一名中国电影的普通观众,咱们确实也为中国电影做了太多的贡献,不欠谁的,剧组也要尽可能少的扰民才对。
更多精彩交流,欢迎添加微信公众号:马庆云【xuezhemaqing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