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衡量男人是不是爱你的标准

2018-01-12 12:36阅读:

钱是衡量男人是不是爱你的标准
文:装睡猫(微信公众号:sleeping0907)
01 晚上七点,朱虹边吃泡面边追韩剧,突然手机“嘀嘀嘀”响了三声,她打开一看,短信提醒:你的快递已经存入丰巢快递柜,取件码是112345678。朱虹没理睬,继续在看长腿欧巴。她一边看一边想着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帅还这么深情的男人,什么时候她也能遇上呢?想完又往嘴里塞了口泡面,真是痴人多做梦。
一直追到晚上九点多,剧才追完,朱虹已经看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难得一个休息天,她就在泡菜剧中度过了。擦完眼泪,朱虹才想起还有快递,穿着有睡裙,吸着双拖鞋就下了楼。
朱虹懒得换衣服,拿个快递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自从学会网上购物后,朱虹所有的东西都是从网上购买,她平常上班忙得要命,休息天就很少下楼,总是在家一边吃泡面一边看电视。
朱虹不愿意去逛街,商场里灯光通明下照耀着的大衣、包包很美,美得让她心动,却也美得让她心酸。她一个月的工资也不够买一个包的,虽然李兵曾豪言壮语地说过:“只要你喜欢的包,多贵我也也给你买。”但朱虹终究没开口,她是想和李兵好好过日子的,再虚荣她也想把钱用在点子上,比如攒点钱买房,买家具,早点结婚。所以,她总是在网上选购,不喜欢还能退货,多出来的时间就去追剧。
朱虹迅速地输好取件码,拿出包裹,一连三个包裹,有点沉。她抱着包裹往回走,正碰上有人迎面过来,碰了她一下。朱虹身子一偏,包裹掉在了地上。朱虹刚想俯身去捡,那人倒比她更快蹲下,捡起包裹递给她,连声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朱虹也没太在意,接过包裹正要走,却见那男人的眼神一直盯着她脖子以下的部位。朱虹这才想起,自己穿的是睡裙,赶紧往上拉,可也没什么可拉的。男人回过神来,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朱虹又羞又恼,不禁瞪了他一眼,这才发现,男人长得倒也是相貌端正,穿得衣着干净,且品质不差,朱虹凭直觉,他不像是猥琐型的男人,只是一种正常反应。
朱虹急急走进电梯,男人也已取好包裹跟着进了电梯。朱虹有点警惕地没按楼层,等男人按了6楼后,她才按了8楼。电梯里就她们两个人,气氛有点尴尬

男人笑笑说:'你住8楼?”
朱虹没有直接回答,反问:“你也住这栋楼,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男人说:“我叫王勇,上星期刚搬过来。”眼神不自觉地又瞄了下朱虹脖子以下白花花的肉。
朱虹心道:“色鬼。”等他走出电梯,朱虹赶紧按了关,深深地呼了口气。
02
回到家,朱虹打了个电话给李兵:“你几点回来啊?我今天差点被别人吃豆腐了。”
李兵是跑出租车的,很少在家。他听了朱虹的话,倒是一点不着急:“快了,再接两单就回家。谁敢吃你豆腐,怕是嫌命长了吧。”
朱虹哈哈大笑,李兵说的不假,她朱虹可不是好惹的。
朱虹从小县城到上海来工作,虽然文化不高,但看人却很准,加上天生的情商高,在小饭店里没呆几个月就被升了领班。后来又被挖到大酒店,两年后升了大堂经理。她的泼辣精明可都是这些年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练出来的。
朱虹和李兵的认识也挺戏剧化。
有次,有位客人在店里多灌了几杯酒,朱虹帮他叫了辆出租车,客人非要拉着朱虹一起走,还不停地毛手毛脚的。朱虹碍于在店门口,不好发作。等她把客人塞进车后,故意用鞋尖狠狠地踩了下客人。客人疼得大叫,她故意大声地赔不是。李兵在前排可看得一清二楚,扑哧笑出了声。朱虹狠狠地盯了李兵一眼,大声说:“师傅,你的车牌我可记住了,一定记得安全把我的客人送回家。不然,我会投诉你。”
李兵心想,这姑娘可真有两把刷子。
后来,好几次,李兵经过酒店门口时,都会慢下来,看看朱虹有没有在。
有次,正好遇上了朱虹下班。李兵就问朱虹要不要上车,朱虹说:“我可坐不起,太贵了。”
李兵说:“我正好收工,你住哪,捎你一段。”
朱虹说了某小区的名字,李兵说:“哎呀,真是太巧了,很顺路。”
朱虹心里明白,一定是不顺路的,但她也没在意,上了车。
其实朱虹第一次看到李兵时就觉得特别顺眼,不算帅,但那张脸看着就舒服,很俊朗,一点不像出租司机那种黑黑油油的。所以,她笃笃定定地上了车,想看看李兵能玩什么花样。
李兵一路开着玩笑,把朱虹送到了家。下车时,李兵说,不请我上去喝杯茶?
朱虹笑道:“现在的茶还不够火候,如果有机会,过段时间泡壶好茶给你喝。”
李兵也不着急,就这样送来送去,也就送出了感情。终于有一天,朱虹邀请李兵上去喝茶。一进了门,李兵就有些呼吸紧促,虽然都早在心里预演了几百遍。
朱虹去泡水,李兵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她,朱虹的身体比他想象中要饱满,两个年轻的身体在慌乱、紧张、刺激中完成了一切,似乎也没多少技巧,但两个在外飘泊的人就这样互相取暖,紧紧地粘在了一起。
朱虹不是个随便的女人,她是喜欢李兵的,她觉得她和李兵会在一起一生一世的。为了节约房租,不久,李兵就搬了过来,他们开始了小夫妻的生活。他们计划着要攒钱买房子,买家具。
李兵很节约,他比其它的司机都更拼,他们很少有时间去外面玩。朱虹也从不吵闹,她天生就比同龄女孩懂事,她知道,每个人的出生不一样。她的幸福只有靠自己去争取。她觉得李兵都是在为她们的未来在奋斗拼搏,所以她加倍地对李兵好。
钱是衡量男人是不是爱你的标准
韩剧《爱情雨》剧照
03 朱虹后来又在小区里遇到了王勇,她礼貌地向他点个头,不卑不亢,倒是王勇每次会找话题和她多聊几句。
后来,朱虹听大妈们八卦才知道,王勇前不久离了婚带着女儿,房子给了老婆,所以才买了这个小区的二手房,主要是为了女儿读书近一些。现在由王勇的妈妈接送孩子上学。
有几次,朱虹看到王勇带着女儿去公园,他对女儿可谓百依百顺,说话温柔体贴,朱虹想象不出,为什么他老婆会和他离婚呢?
有次,又在电梯遇上时,王勇问朱虹在哪里上班,怎么总是晚上回?朱虹就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王勇看了看,笑着说:“昌旺大酒店啊,离得也不算远,我经常请客户吃饭,下次到你那,帮我推荐些特色菜。”
朱虹满口答应说:“没问题。”
所以,当朱虹在酒店大堂看到王勇的时候没有意外。她看得出王勇对自己有那么一点好感,做为女人,又做为酒店的大堂经理,这点敏感她还是有的。再说,多几个客人对她来说,并不是坏事。
朱虹热情地招待王勇,她也渐渐知道原来王勇自己经营着一个贸易公司,养着十几个人,不过他为人比较低调,来吃饭时从不趾气高昂。每次喝完,王勇要给朱虹小费。朱虹说:“我们店里不兴这个,不能收。你多来照顾生意就好了。”王勇也没勉强,觉得这女孩好,不贪。
王勇此后常来光顾,偶尔吃得晚,还会等朱虹下班,载她一起回家。
朱虹并不刻意拒绝,但却会买些小女孩的玩具送给王勇的女儿以表示谢意。王勇第一次收到礼物时,有点意外,他觉得一般女孩都是只知道索取,很少主动付出,这也让他对朱虹有些刮目相看,也越发尊重起来。
朱虹接到王勇电话的时候依然是窝在家看肥皂剧。原来,王勇的妈妈不小心滑了一跤,王勇在外地出差,来不及赶回来,所以麻烦朱虹帮忙去他家里看下。
朱虹赶紧下了楼,带着王勇妈妈去了医院,幸好拍了片不算严重,打了石膏需要静养几天。朱虹安顿好王勇妈妈后,顺便去菜场买了点菜,给王妈妈熬汤补补。
王勇匆匆忙忙回到家,看到家里安排得妥妥当当,一阵久违的暖意涌上心头。他连连对朱虹说:“谢谢。”朱虹说:“邻居互相帮忙,应该的,别介意。”
此后,隔三岔五的,朱虹都会来照看下王妈妈,王妈妈心里也是打心眼地喜欢朱虹,常在她面前唠叨以前的媳妇太娇气,王勇对她百依百顺,还是没留住她的心。朱虹不想多听王勇的家事,每次都找其它话题岔开。
这天,朱虹照顾好王妈妈后,正准备从王勇家离开,碰巧王勇刚回来。他看到朱虹要走,就说:“我送送你。”朱虹笑着说:“楼上楼下的,有什么好送的?”
王勇执意要送。朱虹也就没再坚持。在楼梯口等了会电梯,没来。王勇说:“要不走楼梯吧,正好锻炼锻炼身体。”
于是,两人就往楼梯走,两人都没说话。突然,王勇一把拉住了朱虹的手,想要说些什么。朱虹心跳得很快,她赶紧甩了王勇的手说:“我到了,你回去吧。”她感觉到王勇在身后看她的眼神,她自己也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04 刚进家门,朱虹就接到老家打开的电话,她原本乱糟糟的心一下子更乱套了。
朱虹的奶奶病了,肺癌。朱虹的爸妈一直在外面打工,她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在她的记忆里,奶奶比爸妈更亲。
朱虹的爸爸说,当地医院说,救不了了,也就一年半载的时间。朱虹哭着喊道:“谁说的,也许上海的医生有办法。无论如何也要救,你明天就把奶奶送到上海来,我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救她。”
朱虹的爸爸说:“可是至少要二十万,还不可能治好。我们哪来这么多钱!'
朱虹坚持着:“我来想办法。”
她看了看存折,有5万元,这是她五年来省吃俭用攒下的所有积蓄。她觉得李兵应该有10万。上次,他们一起讨论过再攒几年,买个一室一厅,付个首付。
晚上,朱虹一直等到李兵回来,李兵进门就嚷嚷着:“我今天接了个大单,到浦东机场,累死我了。”他先去冲了个澡,光着上身躺在床上,一把搂过朱虹,发现朱虹脸上满是泪水。
李兵大吃一惊,问朱虹发生了什么事情。朱虹把情况一说,李兵的脸色越来越差。李兵最近手头也很紧,前段时间他出了车祸,晚上收工时,疲劳驾驶,闯红灯把一个骑电瓶车的人撞倒了。
虽然公司买了保险,但是公司要让他负责一部分费用,李兵问为什么,公司负责人说:“明年的保费要上涨,这个我当然要从你这里出。谁让你全责?谁你让连最基本的常识也出错?”
李兵不敢吭声,他知道再多说,他的饭碗也保不住了。所以最近,他更加没日没夜地跑车,就为了多赚点钱。
现在,李兵听到朱虹要把积蓄给奶奶看病,他立刻火了:“这个病治也治不好,像你爸说的,你们家不可能负担得起。这种明知道没意义的事情,还去花钱,只有有钱人才会去做这种赔本买卖。我们穷人家谁会去做!你千万别犯傻,你一个月才赚多少钱?拿钱给你奶奶看病,你不是疯了吗?我不许你这样做。再说,我觉得你奶奶活到70多了,这辈子也活够本了。”
朱虹愤然地看着李兵,她的心越来越悲凉。李兵住在这里,没有付过一分钱房租,连水电煤也都是朱虹在付。朱虹一直觉得不计较,但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错了,李兵把钱看得比他们的感情重一百倍。他们还没结婚,她却已经体会到了贫贱夫妻百事哀。
她其实并没指望李兵真的能拿出钱来,但她觉得至少他应该说些体谅她,关心她的话,但她没想到,他不仅自己不肯出钱,还不让她出钱。
朱虹也知道李兵说的情况是事实,她也知道治好的希望渺茫,但那是她的奶奶,那个把红烧肉藏在她米饭下的、那个下雨天给她送伞,那个爸爸要打她,总是护着她的奶奶。那是世界上比她爸妈还要亲的人!
朱虹希斯底里地和李兵大吵了一架,第二天,李兵搬了出去。
05 连着几天,朱虹上班有些心神不定,出了好几次错。王勇带客人去吃饭时感觉到了朱虹的不对劲。他问朱虹遇到了什么事情,朱虹不肯说。王勇说:“或许我能帮你呢?”
朱虹挑衅地说:”告诉你又能如何,我要二十万,你能给我吗?“
王勇愣了下,说:'你急用?”
朱虹说:“是的。”
王勇说:“那你把账号发给我。'
朱虹也没客气,就把账号发给了王勇,然后扭身走了。她想正好也借此断了自己对王勇的念想。
过了十分钟,朱虹的手机有短信提醒,她打开一看,短信提示,工行账户进账50000元。过了一会,又一个短信提醒:工行账户进账50000元。连着四次,一共20万。都是王勇打的,是从他的不同账号分别打进来的。
王勇发了个消息过来:没走公司账,从个人账户划你的,你看下收到了吗?
朱虹一时间有点懵,她没想到王勇真的能给她打款,连问她做什么用都没问。她知道对于他来说,二十万不算大数目,但也不是小数目。他为什么肯平白无故给她这么多呢?
朱虹发了个信息问:“为什么肯借给我?为什么不问我做什么用?”
“你就踏实用吧,谁还没个缺钱的时候呢?”
朱虹心里知道,收下了这份钱,她就欠王勇一个天大的人情,她能用什么还?难道真的人情债,肉来偿?想着,她不禁红了脸。
朱虹说:“你不怕我不还?”
王勇说:“没事,你就算真不还,我也愿意。这么久,我一直想为你做点什么。”
如果说,王勇一开始是看中了朱虹年轻的身体,但在真的接触以后,他是看准了朱虹是个值得信赖的人。从他几次给她小费她不收,从她真心实意地照顾他妈妈。他喜欢她的纯朴,对他来说,他并不怕吃亏。如果20万能真的换来一个女孩对他的真心,何乐而不为呢?
朱虹也笑了,虽然用钱来衡量一个人的感情很俗。但对于世俗的男女来说,在关键时刻不愿为你花一分钱的男人,一定不值得珍惜。而那个愿意为你付钱的男人至少是对你有情有义的。
对于爱情,朱虹从来只会在韩剧中幻想,而在现实生活中,她从不奢望太多,能这样已经够了。她发了个消息给王勇:“今天等我下班一起走。”
钱是衡量男人是不是爱你的标准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装睡猫(微信公众号:sleeping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