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饭店老板娘的春心(下)

2018-04-08 09:21阅读:
01
小饭店老板娘的春心(下)
田妮的店重新开业的第一天,有点手忙脚乱。全部清理后,打烊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曹军没来吃饭,田妮心里盼着他来,又担心他来,等到锁上门,总算死了心,想想这样也好。
刚走了两步,听见喇叭声,田妮回头看到曹军的车在后面闪着灯。田妮走过去问道:“你怎么不来吃饭?我还给你准备了回锅肉。”曹军笑笑说:“你今天忙,我就不凑热闹了,我正好顺路经过,送你回去。”
田妮心想,世间那么多路,唯独我这条路是顺路的?想着她就忍不住嘴角上扬,微微一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曹军给田妮递过去一瓶矿泉水,说:“这一天累坏了吧,喝点水。”田妮这才想起,确实这一整天忙得几乎没空坐下来,哪还有喝水的时间。她打开瓶盖,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从嘴到心都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甘甜。
田妮租的房子离店里不算远,不一会儿就到了小区门口。曹军说:“我就不开进去了,你自己小心点。”田妮点点头,下了车和曹军告别:“谢谢你了,你也路上小心。”
田妮刚走进家门,打开灯,脸上“啪”地就挨了一记耳光。王华站在田妮面前,冲着她大吼道:“你这个臭娘们,居然在外面搞姘头,我在窗户口都看到了,送到小区门口还不舍得回家。我说钱怎么这么快还清了,原来有人倒贴你啊。”
田妮捂着脸,冷冷地看着王华说:“是啊,我是外面有男人了,你不想戴绿帽的话,我们离婚。”
“离婚?成全你们这对狗男女?想得美!”王华怒吼道,一边用力地摇着田妮,田妮感觉自己浑身要散了架。王华对着田妮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每踢一下,田妮就感觉自己的心又硬了一层,更加坚定了自己离婚的决心。
02
这天晚上,田妮蜷着在沙发上过了一晚,她不敢乱动,一动浑身都痛。眼看着天要亮了,她挣扎着起来要去买菜,想要开工,却发现根本站不起来。田妮给店里的厨师丁大叔打了个电话,让他今天多看着些店里的事情。
王华醒后又去赌钱了,田妮撑不住又昏昏睡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手机的铃声,打开一看是曹军的。曹军说:“我中午在你这吃饭,伙计说你今天没去店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田妮不想告诉曹军,就敷衍着说
太累了,想多休息一天。但曹军听出她声音不对,就问:“你是在家里吗?”田妮嗯了一声,眼睛又闭上了。不久,田妮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她挣扎着去开了门,是曹军。
曹军看到田妮的脸青一块紫一块的,恨恨地问:“是他打的?”田妮低头没吭声。
“为什么不报警?”
“家丑不想外扬。”
“这样的日子难道非要继续下去?”
“不想继续,可是他不肯离。”
“你要想离婚,就听我的,报警,然后验伤,他不肯离,就让法官判。有了这些证据,法官一定会判你们离婚,到时他不想离也得离。”
田妮有些犹豫,真要做到这一步?那到时妈妈在老家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曹军仿佛看出了她的心事:“你不要想太多,公道自在人心。闲言闲语说一段时间就不会有人再嚼舌根。车到山前必有路,你可以把你妈接过来,也有个照应。”
田妮坚持不肯报警,曹军也没办法,只有先帮田妮擦伤口敷药。田妮把裤腿撩起来,腿上也是很多淤青,在白色的肌肤上显得触目惊心。曹军看得一阵心疼,轻轻地给她擦药,他的手碰到田妮的肌肤时,心底立刻涌上来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腹下又是一紧。这是田妮第二次给他这种感觉了,曹军一边暗骂自己,一边心中却有点窃喜。
03
曹军的前妻林小茵是在文工团领舞的,貌美如花,家境也不错。有一次到曹军的部队里演出,曹军一见倾心,求着单位领导去做媒。林小茵一开始并没看上曹军,觉得他长得其貌不扬,又不是本地人。不过,架不住曹军锲而不舍的追求,看他人也挺实在,就答应先从朋友做起。曹军经常去团里看演出,晚上送林小茵回家。
有一次,演出比较晚,两人回去的时候,路上已经没什么人。正走到僻静处,遇上几个流里流气的歹徒,让他们把钱包拿出来,其中一个还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林小茵吓得浑身发抖,曹军却面无惧色,一把将她拉过来藏在身后。然后,搓搓手,舒展了一下筋骨,说:“老子好久没找真人练过了。”几个帅气的动作,三拳两脚把歹徒打了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林小茵对曹军的感情从这次之后迅速升温,她从没想到曹军还有如此英勇神武的一面。两人一年后结了婚。
婚后,曹军对林小茵一直是宠爱有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他把她当女神一样供奉着,什么粗活脏活都是自己来,家里的碗筷、衣服,卫生从不用林小茵动手。他说:“你是跳舞的,不能让这些粗活弄糙了你的手。”孩子出生后,尿布也全是曹军洗的。
林小茵对曹军的表现是无可挑剔,尤其两人在床上那点事情,曹军从不强来,总是前戏满满,先把她撩得意乱情迷了,才会进入,每次交的答卷都让林小茵很满意。
只是那次事故以后,曹军有些力从不从心。曹军太要强,太想在林小茵心中保留完美的形象。可事违人愿,他失败了。第一次失败时,他沮丧着脸,林小茵抱着他,鼓励他,安慰他。
曹军不想让林小茵看到自己不好的地方。他怕看到她失望的脸,她越说,这事不重要,他就越紧张。几次后,他完全就不行了,看了医生也没用,后来,在曹军的坚持下,他和林小茵离了婚。
而在田妮面前,曹军却感觉自己有无穷的力量,仿佛又回到了未受伤的时候。这是一个无比需要自己保护的女人,他随时愿意为她去拼搏。也许正是这样,他不仅听到了自己内心的悸动,也感觉到了自己腿间的蠢蠢欲动。
04
曹军见说服不了田妮去报警,就说:“那我和你一起去找王华谈。”田妮开始不同意,怕两人打起来。曹军说:“就他那样,不敢和我打。你一个人和他谈才容易被他打,我不放心。我们心平气和地谈,不会出事的。”
曹军把田妮安顿好后,说:“我先去单位,等王华回来你打电话告诉我,我就过来。”晚上8点,王华回来了,估计钱输光了,所以回来得早。
王华骂骂咧咧地说:'人家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没想到我是赌场情场都失意。”田妮不理他,偷偷给曹军发了个消息,不一会儿,曹军就来了。
王华打开门看到曹军的时候嘲讽道:“你倒是很不要脸啊,居然敢来找我。”
曹军懒得理睬他,走进客厅坐下,直奔主题:“昨天你打了田妮,我看过她的伤口很严重。如果田妮报警,你说你会不会坐牢呢?”
王华心中一惊,但嘴上还很强硬:“老公打老婆天经地义,你少吓我。”
曹军冷笑道:“说你是法盲你还不信,你要不要试一下,警察马上就会过来。”
王华再怎么混,也知道警察局不是随便去的地方,他说:“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田妮这时鼓起勇气说了句:“我要和你离婚。我们在乡下盖的房子归你,我只要店和孩子,也不用你付孩子的抚养费。”
王华听说房子给他,眼睛一亮。那房子也是花了十几万盖的,都是田妮积攒的钱。有了房子,他在乡下再娶一个老婆也不是什么难事。他本来也懒得管孩子,但他想了想说:'孩子不管怎么样还是我的,你要保证他不能改姓。”
田妮满口答应:“这个你放心,他还是你儿子。”
王华想了想。还是不甘心,又恬不知耻地说:“你再给我5万元,我就答应你,明天就去办离婚。”
田妮气不打一处来:“我哪有这么多钱?”
王华用眼睛瞄着曹军:“你没有,可他有啊。”
曹军看着王华,爽气地说:“好,没问题,明天你们去办离婚,一手办证,一手交钱。”
田妮拉了拉曹军的衣角,意思钱不能给。曹军没有理会,只是提醒王华说:“只要离了,以后你不要来纠缠田妮,不然你别怪我不客气!”曹军一拳打在桌子上,震得杯子盘子乱响,王华吓得心惊胆颤。
05
离了婚后的田妮,感觉一身轻松。这天,去店里忙完后,田妮发了个消息给曹军:“明天,我请你去福至来酒店吃饭,谢谢你的帮忙。”看到福至来酒店几个字,曹军又想到田妮湿润的嘴唇,想起自己那天的失态,他心里一阵异样。
曹军想了想,发了个消息回给田妮:“要不明天到我家里来,我也给你烧顿好吃的。”
田妮喜出望外,她知道这意味着她和曹军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田妮提了点水果来到曹军家的时候,他正在厨房里忙乎着。田妮赶紧说:“让我来切吧,你一个大男人哪会做这些。”曹军摆摆手说:“不用,今天你是客人,我准备得差不多了。客厅里有水果,你去吃点,看看电视。”田妮心里很感动,从没有哪个男的对她这么好。
田妮忍不住从后面用双手搂住了曹军的腰,头靠在曹军的身上。曹军感到浑身发热,心跳加快,他不敢乱动。田妮感觉到了曹军的反应,她轻轻地亲吻着他的脖子。曹军又是一阵躁动,他很明显地感到小腹的冲动。曹军忍不住转过身,一把搂过田妮,亲吻着她的嘴唇。这一次,他的吻热情、奔放,带着种索取,田妮也不顾一切热烈地回应着。
不一会儿,曹军已经感觉身体中的蓄势待发,他抱起田妮说:“可以吗?”田妮低低地“嗯”了一声。这一声给了曹军无比的力量,他再也忍不住,和田妮在沙发上一起上下起伏。
如果说女人是剂药,那田妮就是专治曹军的良药。那一刻,曹军真的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和快感。
事毕,曹军搂着田妮说:“你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女人。”田妮并不知道曹军心中的百转千回,只以为是他离婚太久没碰女人。她躺在曹军宽厚的怀里说:“你才是我的救星。”她觉得随着曹军的出现,自己的恶梦已经渐渐离去,伴之而来的都是好运。
06
两人开始了正式交往,相处很融洽,曹军每天下班以后来店里接田妮一起回去。田妮的儿子小辉对于这场离婚并没有太多意见,他早已懂事,知道爸爸太窝囊,欺负妈妈。相反,曹军的为人处世、见多识广让他觉得这是一个可靠的人。曹军还时常带他去附近的球场打篮球,球场上流过的汗让两人成了好朋友。
田妮把妈妈接了过来,曹军托人找了专家,经过一段时间的物理治疗和药物治疗,田妈妈的腿已经有所好转。
又了过几个月,田妮隔壁饭店的老板准备不做,回老家去一家团聚。田妮一合计,把店盘下来,打通重新装修后,豁然开朗,生意也越做越好。王华没有再和田妮纠缠,回老家找了个女人结婚去了。
这天晚上,田妮趁着人少时,又在做辣椒酱、牛肉酱。曹军看了开心极了:“你最近那么忙,我好久都没吃到你做的牛肉酱了。”田妮笑道:“超市里那么多酱,你买一瓶不就好了?”曹军眨了眨眼睛说:“那怎么有你做的好吃?”田妮笑得乐开了花:“没想到你还会说甜言蜜语。”
过了会,田妮认真地说:“你说实话,我的牛肉酱真的特别好吃?'曹军说:“是真的,越吃越想吃,不然我哪会一直往你店里跑。”
听到曹军的话,田妮决定把妮子牛肉酱包装后打入市场,她找人进行了产品的包装、推广,一时间销量不错。
不久,田妮拿出10万元钱给曹军:“这是你替王华还的债,还有离婚时你给的5万元,一起还给你。”曹军不肯要,他笑着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我所有的钱都归你管。”这次,田妮没有推辞,笑着答应了。
其实之前,曹军也提过几次,但田妮总怕给曹军带来麻烦,也怕自己配不上他。现在她的生意越做越好,她才有信心、有底气地和曹军领了证。
田妮的生活越来越滋润,笑容也更多更甜了。这天,田妮正在家里做饭,曹军提着大包小包地走进来说:“老婆,你看我买了什么回来?”田妮看着他提着满满两袋纸尿裤,忍不住笑了:“孩子还有两个月才出生,你急什么?”
曹军放下东西,搂着田妮,抚下身子,说:“当然着急。宝宝,你听到爸爸的声音了吗?哎呀,他好像动了,这应该是他的手。”曹军摸着田妮的肚子,兴奋不已:“妮子,我想好了,如果是个男孩就叫曹昊天,女孩就叫曹春天,好不好?”
田妮微笑着说:“都听你的。”田妮很知足,她的一腔春心早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回报,一如窗外盛开的桃花,芳香扑鼻。
小饭店老板娘的春心(下)
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微信公众号:装睡猫(ID:sleeping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