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槃的性质及相关禅修实践原理的探讨

2016-07-31 11:05阅读:
现代人的涅盘观普遍有断灭的倾向,因为苦灭的性质的反面就是苦因,对苦灭的性质的不了解,则会直接导致对苦因的误解,禅修不理解苦集起的原因,自然就无法达到涅盘,所以搞明白什么是涅盘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这里我整理了一些前段时间讨论的摘录,摘录了我对涅盘性质的详细解释以及相关禅修实践的原理解说,重新修正了一些说的不严谨不清楚的段落,希望能够帮助各位理解涅盘,明白涅盘的性质,从而理解其反面,苦是因为什么而集起的,把握苦因和苦灭的性质,不产生误解,则方向上就不会错,不会陷入错误的方法导向错误的涅盘。
这篇文章还是建立在之前几篇博文的基础上,尤其是关于什么是原始佛教的正定同样是应该要重视的,可以看一下我前几篇文章。(我今年(2016)以前的文章,有不少观点还是在推论阶段,有不少是最后舍弃的,如果看我去年以前的文章,可以带着批判的角度去看,取精华去糟粕,我个人目前的观点以今年以后的文章为主,基本是结论性不是推论性的言论,下面几篇推荐的是今年的文章)
关于涅盘以及原始佛教修行次第的一些新观点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93e460b0102yi2y.html?vt=4
初禅寻与伺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93e460b0102yeov.html?vt=4
谈下我对原始佛教正定以及四念处的理解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93e460b0102ydq9.html?vt=4
不要轻视经藏,更不能贬低经藏(结合禅修分享个人经藏阅读方法)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93e460b0102yjua.html?vt=4

另外我最近和坦尼沙罗尊者弟子朱教授单独通话了两次,大概三个多小时,一见如故,发现我和他对于涅盘,正定以及禅修方法的理解高度一致,在这里再次重点推荐一下朱教授的网站,其对于原始佛教正定以及禅修方法的考证有很多非常好的文章。
朱倍贤教授网站:
http://wgf9966.wix.com/4ariyasacca
国内站(文章少一些,没有上面那个网站更新及时):
http://whatthebuddhataught.cn
http://www.blogbus.com/4ariyasacca-logs/336897050.html
另外优酷上搜索朱倍贤也能搜到朱教授的禅修讲座
最近这几篇基本上都在重复详细的谈正定和涅盘的原理,希望能够把这些讲清楚讲明白,这关乎到正见,比直接禅修更重要,没有正见的禅修可能会浪费几十年,基于把这些理论问题搞清楚说明白之后,我会发布最后的文章,关于禅修的细节操作的个人经验以及原始佛法的理论框架解说。
---------------------------------------------------------------
关于涅盘、五上分结
涅盘也就是我之前博文所说的取之为我,也就是对于五蕴取之为我的力量,自我感的安立的释放,也就是对于五蕴,不取任何一蕴为我,我不在此处也不在他处,我不在任何一边,那就是解脱,就像莲花出于水而不着水,如来生于世间,不着世间法,也就是不取着任何一蕴,不取任何一蕴为我,不与任何一蕴连接。这个是涅盘最深刻的性质。佛陀每次的比喻都非常的恰当。
看不到缘起缘灭,也就是看不到贪爱五蕴,取五蕴为我,抓取五蕴带来苦,看不到不贪爱五蕴,不取五蕴为我,不抓取五蕴带来苦灭,看不到当下的这个过程是无明。
而安嘉利(动中禅一位成就者)的觉性为什么比集法快了一步,因为提前看到了五蕴不是我,我所,不与五蕴连接,也就是他说的头发彻底从毛孔中拔出不再接触连接,我,我所的认同已经断除,集法的种子无法形成,这是明。而这个明不但是对于全天的盲点明,也应当是对于每个当下潜伏的盲点的明。
取五蕴为我,在五蕴上安立一个我是我慢。
取五蕴为我,取一个消除了欲贪,嗔的五蕴为解脱,为立足处,是有爱。
取五蕴消失,或者身消失,或者取五蕴之外另有一处为解脱,为立足处,这是无有爱。
心动,心攀,心着,心取,这些心的抓取的动作就是掉举。
所以我说最后的五上分结是一体多面的。
我说观五蕴非我非我所,是一种浓缩,乃至我说观察心动,也是一种浓缩,因为一切烦恼的现起都是从这个开始,涅槃就是对于把五蕴取之为我的这种力量的释放,自我彻底没有立足处,四果的最后一下一定也是这个。也就是隆波田,安嘉利他们所说的,拴在两个树上的皮筋断开,头发从毛孔中拔出,解脱就是一种连接的断开,也就是取之为我的连接断开,彻底从五蕴中释放,不取任何一蕴为我,不在此处,不在他处。
而正知的内容,我个人的体会确实就是最底层浓缩为取之为我和不取之为我,因为一切需要被你觉察到的善法,恶法,世间法,出世间法的源头动力都是取之为我,不取之为我,也就是我说的心动,心攀,心取,心不动,不攀,不取,在他们上一层,才是各种正知的内容,比如我生活中还会以四食的角度觉察当下,无聊的时候心想要抓取什么获得乐受,那是触食,无聊的时候心想要思维些什么,抓取思维来获得乐受,那是意思食,每个当下取觉知本身为我,需要一个自我的立足处,那是识食,而五盖也是我觉察的视角,他们背后的源头都是取之为我。无常消散法也是我经常观察的视角,乃至于身,受,心,法,我经常会有各种视角观察,但是他们的最下层的动力源头,一直是取之为我,也就是我所说的心动。在我自己的修行笔记上,记录了我的修行规约和模式,关于不同的择法主题,我从身受心法开始,记录了很多我观察的视角和主题,都是根据我不同的身心状态而随时变换的,这一点朱教授也这么说,针对当下的身心状态,视角可以有很多,比如嗔心重的时候可以专门修慈心,贪心重的时候可以思维无常,过患,不净,但是我一旦身心轻安,没有什么粗重的烦恼之后,我基本上都是先观察每个身心现象思维其非我,非我所引导一会,最后就纯然的不带引导的觉察当下身心现象最底层的非我 非我所的性质,看心动,心攀,心取,心着的这种驱动力,一切集法的源头都在这里。
至于观无常,苦,无我都可以解脱这是对的,但是无常,苦的背后最深刻的就是无我,所以佛陀一直说无常故苦,苦故无我,圣弟子住于无我想解脱。
佛陀也一直问别人你觉得身心是无常的吗,无常的是苦的吗,苦的能说是我,我的吗?不是我,我的值得去抓取吗?圣弟子观五取蕴,不是我,不是我所,则对五蕴 无所取,无所依,无所依着,则自觉涅盘。这是经典里最常见的段落。正是表现了无常苦无我是一体多面,而其背后最深刻的是无我,涅槃则是对于不是我,不是我的的五蕴不取,不依,不连接,我不在此处,也不在他处,这就是解脱。所以无所取,无所依,就是对五蕴不取其为我,不因自我的安立依着五蕴。
------------------------------------------------------------
雜阿含248經[正聞本374經/佛光本250經](入處相應/六入處誦/修多羅)(莊春江標點)
尊者阿難復問:
「若意緣法生意識,彼因、彼緣,為常?為無常?」
答曰:「無常。」
尊者阿難復問:
「若因、若緣生意識,彼因彼緣無常變易時,意識住耶?」
答曰:「不也。」
尊者阿難復問:
「於意云何?彼法若生、若滅可知,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
答言:「不也,尊者阿難!」
尊者阿難語純陀言:
「是故,尊者!而如來、應、等正覺所知所見說識亦無常。
譬如,士夫持斧入山,見芭蕉樹,謂堪材用,斷根截{斫葉}葉、[斫枝]、剝皮,求其堅實,剝至於盡,都無堅處,如是,多聞聖弟子正觀眼識,耳、鼻、舌、身、意識。當正觀時,都無可取;無可取故,無所著;無所著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雜阿含34經[正聞本146經/佛光本80經](陰相應/五陰誦/修多羅)(莊春江標點)
是故,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如實觀察;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比丘!多聞聖弟子於此五受陰見非我、非我所,如是觀察,於諸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故,無所著;無所著故,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如芬陀利生,雖生於水中,而未曾著水,我雖生世間,不為世間著。
(雜‧一一六0)
39.猶如青、紅、赤、白蓮花,水生水長,出水上,不著水。
如是,如來世間生、世間長,出世間行,不著世間法。
(中‧九二)(青白蓮華喻經)
相應部35相應95經/摩羅迦子經(處相應/處篇/修多羅)(莊春江譯)
「摩羅迦子!這裡,在你所見、所聽、所覺知、所能了知的法上,在所見中將只有所見這麼多;在所聽中將只有所聽這麼多;在所覺知中將只有所覺知這麼多;在所 了知中將只有所了知這麼多,摩羅迦子!當在你所見、所聽、所覺知、所能了知的法上,在所見中將只有所見這麼多;在所聽中將只有所聽這麼多;在所覺知中將只 有所覺知這麼多;在所了知中將只有所了知這麼多,摩羅迦子!則你不被它如何如何,摩羅迦子!當你不被它如何如何,摩羅迦子!則你不在那裡,摩羅迦子!當你不在那裡,摩羅迦子!則你也不在這裡、不在其他地方、不在兩者的中間,這就是苦的結束。」
雜阿含270經[正聞本53經/佛光本47經](陰相應/五陰誦/修多羅)(莊春江標點)
無常想者,能建立無我想;聖弟子住無我想,心離我慢,順得涅槃。」
四圣谛、集灭
四圣谛简单说也就是集灭,也就是我说的初果知凡集法都是灭法,也就是知道什么是涅盘才真正知道其反面苦是如何集起。
苦就是取非我的五蕴为我,这个被取之为我的五蕴是苦,也就是五取蕴。
苦集就是因不知五蕴不是我,取非我的五蕴为我,贪爱之、取五蕴、依着五蕴、把自我安立在五蕴上。
苦灭也就是涅盘是彻底的不取非我的五蕴为我,也就是五取蕴不再取、彻底的无所取无所依。
用经典的话说就是眼不是你,耳不是你。。。你不在此处,也不在他处,你不在任何一处,那就是苦的止息
也如下面这段,佛陀比喻一个人砍芭蕉树,找寻心材,砍光了芭蕉树也找不到心材,芭蕉树的每一个部分都不是心材。然后佛陀说了下面这段:
同樣的,學友!比丘在六觸處上認為不是我,不是我所,當不這麼認為時,他在世間中不執取任何事物。不執取則不戰慄,不戰慄就獨自地證涅槃,他了知:『出生已盡,梵行已完成,應該作的已作,不再有這樣[輪迴]的狀態了。
或者如下面两段所说,
如芬陀利生,雖生於水中,而未曾著水,我雖生世間,不為世間著。
(雜一一六0)
39.猶如青、紅、赤、白蓮花,水生水長,出水上,不著水。
如是,如來世間生、世間長,出世間行,不著世間法。
(中九二)(青白蓮華喻經)
五上分结与我慢的多种观察视角
隆波田对于苦灭的比喻非常好,像两个树上拴着的皮筋,断了以后彻底无法再接上,这就是形容我慢无明的彻底断除,对五蕴六入的潜在我,我的的自我认同彻底断除,以至于每个六入的当下已不可能因为取之为我而升起任何行(不是五蕴消失,而是五取蕴不再取,取五蕴就是行)。因为潜在的我,我的的认同已经根除,就像完全的自动,毫不费力。
所以当年仅仅修无我想,住于无我想,就足以让圣弟子解脱。实际上就是在去除那种我 我所的认同的心的抓取。
而行不集,行灭,这些都是其效果的表现。
我说的观察心动,心取,心攀,心着这些实际上就是令行集的开端,心不动,不取,不攀,不着也就是不取任何为我,我的,这就是令行不集,行灭的开端。总体表现形式就是集灭。这整个过程不知就是无明,包含了取之为我的我慢。
而心取离欲贪的状态为我为立足处是有爱,心取色消失为我为立足处,或者取名色消失为立足处为解脱,或者取名色消失之外另有一个立足处为解脱(比如某法友的独立于五蕴之外的空涅槃)。这是无有爱,心动,心攀,心取,心着这种心的扰动就是微细的掉举。
这就是阿罗汉断五上分结的过程。
而据我观察,就是最后观集灭,角度可以各有不同,比如因为我当年直观非我对我影响非常大,所以我都是以观取之为我,不取之为我为视角,这是我慢的视角,其侧面表现又是 心动,心攀,心取,心着,缘起上的表现又是行集行灭,这又是掉举,无明的角度。而有人则以无明的视角为主也就是重点在观行集行灭,其侧面又是我慢, 掉举的视角,再有人也有重点观心的动,心攀,心取着这些动作的过患,这是掉举的视角,其侧面又是我慢无明的视角,所有这些背后又包含了对有的不取,对无有的不取,这整个都是一体多面的。包含了五个上分结的每一面的断除,对应了当年的空,无相,无愿解脱门。虽然侧重点不同但是又确实是在观察同一个东西,也就是对心观心,对法观法,观察集灭法。
愚癡無聞凡夫於色見是我;若見我者,是名為行。
比丘們!這裡,未受教導的一般人是不曾見過聖者的,不熟練聖者法的,未受聖者法訓練的;是不曾見過善人的,不熟練善人法的,未受善人法訓練的,認為色是我。
而,比丘們!那種認為是行。
http://agama.buddhason.org/SA/SAsearch1.php?str=認為是行&path=SA0057.htm
欲贪,色贪,无色贪-超越欲界、超越色界定无色定达到涅盘
贪有三种欲贪,色贪,无色贪
欲贪和嗔就是心对感官对象的抓取,五盖的去除就是把这种欲界的烦恼去掉达到心对待现象平等舍离,心由于远离而安住于自身的状况,这是色界定,这是一种世间的解脱。也就是一般我们说的舍。
但是仔细观察,你的自我感,你的安定感还是有立足处,你的喜乐还依赖于这种色界的状态,他们也是衰败消散法,这种定一消失你还会痛苦,这就是色爱。
而一些人就舍弃这种身心的状态,安住于身心消失的状态,或者是身消失的状态,或者是身心消失五蕴之外另安立一个解脱立足处,这就是无色爱,只要有取就有立足处,即使是取一个五蕴消失,或者取一个五蕴消失以后另有一个涅槃,都还是苦,都还是取,这就是无色爱。
而正观五蕴,不取五蕴为我,不粘着欲爱,又不粘着平静中舍的色界状态,又不粘着心自身,又不粘着身心消失,又不粘着身心消失之外另有一个立足处,不取任何为我,无取着,无所依,心不动,又不停留于自身。自觉涅槃,自知自证心解脱。
所以一般理解的舍和最后的舍弃的圆满又是两个东西,我下文有说他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的巴利词。(请看下文“三依一向”部分)
其实一般的舍觉支,禅支的舍有些翻译为平静觉支,平等心是很好的,而舍弃的圆熟则要结合断念定弃解脱来理解。
普通的舍禅支舍觉支思维上好理解,但是不容易直观体会,要在禅修上花功夫,而我说的解脱舍则不好思维上理解也更不容易直观体会。
我花了几年以全天觉察为目标的禅修功夫才体会舍,理解舍,体会非我理解非我。我觉得一般仅偶尔禅修几乎不看经典的在家人乃至不看经典迷信论藏以论藏的视角看经藏或者只看论藏乃至以论藏为品牌超越论藏的外道理论的人很可能一辈子连心安住的舍,禅支的舍是什么都可能不会理解。
我觉得我上面两段说的非常明白,可能要多读几遍来理解我背后想说的意思。
第一个舍,是心安住的舍有立足处有所取的舍,是有行的舍,缘起的舍,解脱的舍是无所取,无所依,没有任何立足处,乃至五蕴之外也没有任何立足处的舍弃的圆满,如莲花生于水而不着水,如来生于世间不着世间法。
另外如果结合我上文的解说回头看看我认为的解脱者的描述,比如隆波田,隆波敦,阿姜放,他们对于解脱的描述,非常的一致,乃至最后的方法都是一致的。
隆波田说先观身,看到心,看到心后观念头,最后就像两颗树之间拴着的皮筋一下子断了。
这就是先观身,身心分离,心远离安住于自身,然后看念头,这个念头不是平常理解的念头,指的是我上文说的取之为我,心动,心取,心着,最后心彻底不取着任何乃至把心自身都释放,彻底的无所依,不与任何连接,就像连在两颗树之间的皮筋断了,彻底不再连接。
而隆波敦的弟子隆波帕默说轻松自然的觉察身觉察心,分离身心,心安住于自身,放下身,最后连觉知的心本身都放下那就是解脱,而隆波帕默自己的禅修方法则和隆波田最后是一样的,隆波帕默说他就是以轻松自然且中立的心觉知身觉知心,心跑到现象上去了知道,也就是我说的取之为我,心动,心取,心着。心有所依着。
而隆波敦则说我不与它们连接,这都是心不取,无所依的解脱境界,其弟子坦尼沙罗尊者则把最后的觉察描述为自我感的安立带来的心的扰动,这就是取之为我,心动,心取,心着,有所依。
而无所依就是解脱。心不取身为我,也不取心本身为我,也不取身心消失为解脱,也不取身心之外、五蕴之外另立一个解脱的立足处,
-------------------------------------
注:上文提到隆波敦说我不与它们连接,原文说的是还有嗔,但不与他们连接,有嗔还不是四果,我个人认为是二果,贪嗔痴薄的状态,也就是贪嗔一起,就觉察到,然后不取不依,不连接的状态。
我认为如果起贪,嗔,即使第二招由贪嗔再引发的现象由于不取之为我,不取贪嗔这个行蕴以及行蕴引发的现象为我,这叫增上缘被灭,接下来的行灭,但是还是慢了一步,这还是没解脱,但是是一种集灭的修行。
而如果真是翻译没问题,隆波顿确实说嗔心起了,但不连接,那一定是三果以下,但不一定是初果以下。
而关于解脱的层次,我认为可以有很多层次,三果就是舍断了欲贪嗔的层次。
而涅槃只有一个层次,那就是贪嗔痴永灭,烦恼第一招打出来之前就已经不和任何现象连接,不取任何五蕴为我,行没有种子根本无法集起。(烦恼的第一招,第二招请看下文相关部分)
附:动中禅解脱者阿姜甘澎对于解脱的描述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82e4ba4d0101el5t.html?vt=4
* (能知的)心和(被觉知的)身,本就是分开的,是念头让它们搅在一起。如果不被念头所扰,就会看到心和身本就是分开的。(编者注:实修的时候,不要去暗示 心和身是分开的,当下有什么如实的感受?目前可以感受到的什么?才是你自己的当下如实观。不是想象的,预判的。分开是果,是自然的会看到的,不是暗示想象的。请注意,理论层面和实修操作层面的不同。)
同样,心和念头也是分开的。当你经验到心和念头是分开的,随念而起的感受、情绪乃至种种境界,都会成为心所觉知的对象。最后,只剩下能知的心;继而你发现,能知的心也是无法把持的,这个“观者”也是生灭的,不是“我”也不是(属于)“我的”。
所观的对象以及能观的心,里面都没有一个“我”,都只是自然现象。没有“我”,只有现象与过程;对一切均无执着,才有自由与自在。
关于涅盘,不能说存在,不能说不存在,什么是定弃
关于涅槃其定义很简单,贪嗔痴永灭,无所依,无所取,五蕴无一处是我。因无所依,无所取,无一处是我,所以存在没有立足处,所以不能说存在,因五蕴并不是断灭消失所以不能说不存在。
涅槃本身就是无所取,非缘生,而是缘灭,如果作为贪嗔痴还在,还有取的情况被缘取了,这一定是个缘生法,也就是说取了一个不取,依了一个无所依这是不可能的。
而真正的涅槃或者说无所取无所依,就像剥洋葱一样,不断剥掉取,也就是剥掉贪爱,剥掉取之为我,贪越来越少,剩下未剥掉的洋葱就是定,直到最后取和贪越来越微细,以至于无法察觉,那最后最微细的最难剥,所以假涅槃一定多,直到彻底把洋葱剥光的时候,发现无一处是我,无一处可依,那才是苦灭涅槃,也就是对最后的定境的弃舍,所以叫定弃。
所以我很清楚我目前再怎么离贪离取心不动,都是一种定。我只不过是一直在剥洋葱,看到一瓣非我就剥掉,剩下的就是继续要剥的,直到剥到无所依,无所取。
这就是我为什么说经典里经常就说观五蕴非我非我所,无所取就能解脱,因为这就是剥洋葱,无常苦无我都是法印,也就是检验是不是应舍弃的标准,一直剥,不管剩下什么,以无常苦无我的视角去检验,只要还有取,还有依,还认为是我我的就要继续舍弃,继续剥,也就是向内看。所以直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放弃这种正观法印的视角检验假涅槃。
因为定和观不是各自独立割裂的。定和观是一体的,止贪可以因为离贪而发现现象无常 苦 无我 这是定带来观,而不断以无常苦无我的视角检验现象剥洋葱,又能带来对剥掉的部分的离贪,带来心的定,心的不动摇,所以彻底解脱前都是定,都是观,但是只有带着正确的无常苦无我的视角的定和观才是正定和正观。
所以我说不断执取虽离一部分贪但是还未剥完的洋葱的定境是色爱,不断执取虽离一部分贪但是还没剥完的洋葱且色法消失或者名色断灭消失的定境是无色爱。
思维上要明白不能停留在定境,要继续剥,而操作上如何剥剩下的,发现剩下的自我的安立,依着,取,这只能在实际觉察中自己发现。寻找对剩下的洋葱的潜在认同和取,真找到了也就彻底剥掉了,这也是我每次达到心近乎不取不动的贪爱最微细的情况下,不断用非我非我所不应取不应依扫描检视的。因为我还放不下它,达不到定弃,这就是寻找集,放下集,达到灭的过程,也就是观集灭法,观四圣谛。
集灭,生灭,刹那生灭
向内看不是简单的看生灭乃至刹那生灭,生灭反而不重要,乃至生灭哪怕一秒钟看到几亿次都不重要,集灭最重要,也就是心是如何取对象架构苦的。又是如何不取对象离苦的,也就是说钻入现象那一边把现象看的多么微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到心,看到心与现象的集灭交互,看到现象是生灭法,消散法,看到它的过患足以让你产生远离,离贪就足够了,生灭看的再快都是多余,陷入现象那一边钻进去了,忽视了心的一边,忽视了心与现象的交互,忽视心如何架构苦,哪怕见到一秒再多次的生灭,心却依然觉得这种状态是好的,自己修行很厉害,甚至抓取生灭的现象,觉得这种境界是好的,依赖他,期待其生灭更快,这就是陷入大坑了,所以千万不能陷入现象的一边,追寻现象的究极本质(比如后人发展出的色聚,究竟名色法等等),这是错误的角度,观察心与现象的交互,如何架构苦,如何释放苦,也就是集灭的角度,四圣谛的角度,缘起缘灭的角度才是解脱的核心,心也不仅仅是念头,我说成心取之为我,心动只是语言描述。实际情况复杂的多,心很微细,表现形式也多,情绪,动机,散乱,昏沉等等非常的多,很多贪爱烦恼是普通人根本注意不到的,不是纯粹的觉察,是带有视角,和主动去恶留善的觉察。
应该说是以正确的视角审查五蕴,舍断贪培养离贪
所以我之前文章说叫正念正知正勤
套用德加尼亚禅师一句话。
仅仅觉知是不够的。
我语言描述其实是简化了我自己的实际操作。
我见与我慢的差别以及单视角和多视角的觉察
杂阿含103经差摩比丘说自己虽然能观五蕴非我非我所,但是还不能断我慢
指的是我见与我慢的差别。
知道五蕴非我非我所最多只能断我见,断不了我慢。住无我想,心离我慢才能顺得涅槃。而不是住无我想,心离我见顺得涅槃。
领悟五蕴非我非我所有三个层次。
思维上理解,直观上看到,彻底的断除潜在的认同与抓取。
这前两个是我见,最后一个是我慢
我自己的顺序是直观的看到,思维上理解,但我知道我每个当下都有潜伏的认同和取。
而断这个取角度可以有很多,佛陀给过很多方式在经典里,比如观其过患,可以观被取的对象的过患,可以观取的动作的过患,都可以带来取的断除,这都是一体多面的。
这就和知道缘起的止息是解脱,但还没有解脱一个道理。
我认为解脱的方法可以是多视角有次第的,也可以是简略单视角直指核心的。比如我贴的那段看只是看的佛经,老年僧人问佛陀能不能最简略的告诉他解脱的方法,佛陀和他说如果不是你老了我不会这么教你,佛陀告诉他看只是看,听只是听,无一处有我,你不在此处也不在他处,那就是解脱。佛陀也经常以味患离的角度告诉别 人观五取蕴的过患,厌离五蕴,无取着就能解脱,这都是简略的视角。其他简略的视角还有无常等等,经典里有很多比丘求法,佛陀只告诉他一个视角,他就精进修 行,自觉涅槃的经典,尤其是蕴相应,六入相应里。所以只要是解脱的视角,哪怕只有一个视角,精进修行,都足以解脱。
如果是年轻人佛陀则会按照次第教他,培养其良善的品性,观身,观心,五盖强可能专门挑两个月修不净,慈心。最后让他观察五蕴非我,非我所,或者无常,或者过患等等,只要能够断了贪爱,断了对五蕴的取,这就能解脱。比如佛陀教导他的儿子罗侯罗就是一种次第教导的例子。其最后的核心总是非我,非我所,无常,厌离,等等不取五蕴的视角。
而我个人的禅修则是多视角的,我会根据当前不同的身心状况选择择法的视角,但是其最底层的视角也是我身心状态最好时禅修使用的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