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家怀素:可以为自由狂,但决不会为钱狂

2020-03-24 07:21阅读:
书法家怀素:可以为自由狂,但决不会为钱狂
公元747年,湖南永州郊外,一对农民夫妇将自己年仅十岁的儿子,送到寺院之中修行。
陌生之地,离开父母,换作别的孩子,早已哭得满地打滚了,可那男孩不仅没有哭,反而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终于自由了。
男孩本姓钱,姓钱却没钱,没钱也就罢了,每天还要无休止地跟着大人们种地、打柴、放牛等等,小小年纪便饱尝生活艰辛,不肯被束缚的男孩为摆脱窘境,主动要求入寺为僧。
父母虽有不舍,但考虑家中少了一张嘴,日子也许好过些便同意了。于是,男孩入寺为僧,法号怀素。
怀素太小,所以和尚们也不责难他,任他自由玩耍。怀素开心呀,每天傻玩傻玩的,有一天,他不玩了,而是对着墙壁发呆。
寺院庙宇里,总会有些名人题词,大寺院还会有皇帝亲笔题匾。
怀素所在的寺院,也有不少名人古迹,那些书法写得龙飞凤舞,怀素看着好玩,便在地上用树枝比划起来。
虽然不识字,但照猫画虎还是学得有模有样。寺院住持看他对书法感兴趣,闲时便着意培养他识字读书。
怀素买不起纸张,便到处找空地儿练,废弃的墙壁、葱绿的芭蕉叶、寺院的石桌等等,都被他用来练字。
怀素自小散漫惯了,学书法也是如此,写得零乱狂散。
光阴如水匆匆过,怀素渐渐长大,寺院里的清规戒律让他很不爽,不想失去自由的怀素,决定离开寺院云游四方。
虽然住持看好他,认为他的书法如果好好练,将来
定成名家,如果成为名家,当个寺院住持也不在话下。
书法家怀素:可以为自由狂,但决不会为钱狂
梦想虽美好,毕竟很遥远,怀素可不想为了所谓的前程,而挥霍掉自由,于是不顾住持挽留背包下山了。
书法不成家,诗词不成句,这点文化行走江湖,没准一个大浪就能拍在沙滩上。
怀素也明白自己短板,于是准备专攻诗词。他听说李白的诗写得好,于是不顾路途遥远前去讨教。
李白也是自由狂傲之人,与怀素格局差不多,结果两人一见如故,李白倾其所学教他写诗。
怀素也认真学习,只是时间长了,每天平平仄仄地吟,怀素又觉得拘束,于是借口寻师访友学习书法,离开了李白。为了鼓励怀素,李白洋洋洒洒写下《草书歌行》送给他。
又一次为自由而出走的怀素,不肯再停下脚步,他不停地走呀走,从北至南,行程近万里,但世界实在太大,旅途太过于疲劳。
怀素终于累了,他想歇歇了,恰好有位诗友调任京城任太子左庶子。
于是,怀素就跟着进京了。
怀素的诗友是官府之人,有机会进出皇家图书馆,于是,怀素也有机会欣赏到名家的书法作品。
书法家怀素:可以为自由狂,但决不会为钱狂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自己的那点皮毛功夫,简直拿不出手,面对名家作品,怀素连握笔的勇气也没有了。
怀素简单总结了前半生,都是自由散漫害了自己,而立之年依然没有任何成绩,撞墙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呢,别为自由狂了,赶紧学习吧。怀素终于静下心来,开始学习名家之精髓,苦练自己的书法风格。
这是一段相对平和的岁月,怀素收敛散漫之心,专注于书法研习。晨起临窗而坐,挥毫泼墨书写,夜晚秉烛而读,诗词歌赋苦吟。
在京城的五年时间,怀素的书法作品日臻成熟,但在研习书法时,骨子里的自由与狂傲,还是不知不觉渗透到笔端,京城的书法家们,给予怀素的书法作品评语是:“狂而草,意为狂草。”
彼时的怀素,字狂人也狂。
一个地方呆久了,怀素就浑身不自在,他又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公元768年,怀素“遂担笈杖锡,西游上国,谒见当代名公,”怀素挑着两担书籍,手里拄着锡杖,风尘仆仆一路前行,虽然说是谒见名家,每到一处。
怀素借着酒劲一通狂写,常常技压群雄,哪里还有别人施展的地儿?
行至秦地,怀素又有些不爽了。原来,此地有位书法家,书法写得凤舞九天,简直就能亮瞎双眼。怀素不服呀,不服却比不过人家呀。
书法家名叫邬彤,是善写草书的书法家张旭的弟子,在邬彤的“狂草”面前,怀素哪里还敢张狂,于是虚心向邬彤请教。
邬彤虽是名家,但却谦卑有礼,将自己的平生所学,毫不保留地教给怀素,把怀素感激得直呼恩师。
邬彤不肯受怀素拜师,他认真鉴赏了怀素的作品,认为怀素日后的成就,肯定在自己之上,所以不肯成为怀素的老师。
书法家怀素:可以为自由狂,但决不会为钱狂
怀素知其好意,感动得稀里哗啦,相比于自己的狂妄,邬彤是如此的低调。怀素终于悟出,做人可以自由散漫狂傲,不媚俗不卑躬屈膝,但做学问,却一定要谦逊内敛,否则难成大家。
博采众家之长的怀素,已是声名远播的书法家,许多书法爱好者纷纷向他讨教,若此时办个书法班,不仅扩大影响面增加收入,也有可能在政府部门挂个名,提高知名度。
但是,怀素却淡定地回绝了,他坦言自己尚在学习中,怎能枉为人师。
公元772年,怀素返乡探望双亲,途中特意绕路,拜访了颜体创始人颜真卿,这是一次世纪会唔,两位大书法家惺惺相惜。
怀素的表现可圈可点,主动放低身段,一直阐明自己是来学习的。
面子给得足足的,颜真卿一高兴,就把自己的书法绝活“十二笔意、平谓横、密谓际”等等全部教给了他。
颠沛流离大半生,痴迷于研习书法的怀素,终于回到自己的故乡永州零陵县。
踏入昔日的寺院,虽然荒凉不堪,怀素却倍感亲切,这里毕竟是自己研习书法的起源地。此后数年,怀素居住寺院,专心研习书法,并独创“狂草”体而闻名于唐朝书法界。
怀素出名了,前来求字的达官贵人络绎不绝,已经炒到“一字千金”了,怀素却不肯写。
书法家怀素:可以为自由狂,但决不会为钱狂
有人不理解呀,这年头谁跟钱有仇呀,有钱为什么不挣呢?
怀素微笑着,喝下三大碗酒,然后狂草《自叙帖》一幅,详述了自己的生平经历,并以浓重笔墨感谢那些帮助过自己的前辈们。
“我为自由狂,但不为钱狂。”甘守寂寞的怀素,在寺院中写下大量书法作品。
晚年的怀素嗜酒如命,曾创下一日九醉的纪录。他的好友为此感叹,“狂僧不为酒,狂笔自通天。”
而他的狂草体,在美酒的浸润中,更加狂放不羁。
公元799年秋天,落叶飘零,满目萧瑟。追求自由,狂傲一生的怀素,在打坐中悄然圆寂。
不为世俗所扰,痴迷研习狂草的怀素,为世人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世间无人记得那个姓钱的男孩,但历史却记载了一位以“狂”著称和的书法家怀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