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古代才女薛媛,是如何守护婚姻的?

2020-03-26 06:06阅读:
看古代才女薛媛,是如何守护婚姻的?
昨夜雨疏风骤,园中百花凋零。一地落红惹人愁,蛾眉轻蹙难解怨。
凤阳才女薛媛,悄然独立园中,触景生情,感慨不已。花事因风雨而早早凋落,耐何不得自然,而相爱的人呢,却因离别而迟迟不能见面,奈何?想
起离家在外的良人南楚材,薛媛思念陡生,不禁望向天边,那飘来飘去的云儿,能否捎去自己的问侯,让水阻山遥的路途化为咫尺。
晚唐时期才人辈出,文人墨客风云济济,而身为女子的薛媛,却是女子不让须眉,待字闺中时便才名远播。“
菱花镜里容颜俏,百花羞对镜中人,”薛媛的诗句俏皮可爱,宛如翠鸟落枝头清鸣婉转。
那年郊外踏青的薛媛,偶遇泗州才子南楚材,风流儒雅的南楚材惊为仙女,脱口吟出“佳人如景道不得?”薛媛浅笑吟道:“才高何惧美人图?”诗词唱和间,彼此情愫暗生。
无须媒妁之言,意气风发的南楚材亲自上门提亲,薛家闻其才,也便应允下来。
郎有情来妾有意,爱情美满莫过于此。南楚材披红挂彩打马迎娶,薛媛红巾遮娇颜,上得花轿入洞房。佳偶天成,羡煞旁人。
看古代才女薛媛,是如何守护婚姻的?
婚生的生活,琴瑟和鸣,南楚材懂音律,善吹箫,常于花前月下吹奏,而聪慧的薛媛以琴和之。
笙箫以默
,百里珍禽竟相飞来,而婉转悠扬的乐曲,就连水里的鱼儿,也忘记游水而沉入池底。人间恩爱夫妻,胜过天上神仙。
然而平静的生活,却因南楚材的外出而被打破。
相比于妻子的才学,南楚材自愧不如,外出游学也势在必行。
薛媛虽然心有不舍,只是男儿志在四方,博思广益方显男儿本色。薛媛忍悲含泪,为南楚材打点行囊,大到薄厚衣衫,遮雨用具,小到扇坠香囊,手帕纶巾。
虽是六月天,薛媛却是心里滋生出丝丝冷意。
风流俊雅的南楚材,一袭淡青色衣衫,面如满月,风姿绝伦,所到之处总是吸引旁人目光,而眉眼含情,更是让人心神摇荡。
看古代才女薛媛,是如何守护婚姻的?
薛媛千叮咛万嘱托,有些话儿却难以说出口。
聪慧如她,浅笑送君诗一首:“野花虽美路边生,风雨飘摇自芬芳。迎来送往无须怜,花香可嗅君莫折。”南楚材爽朗大笑,妻子调侃之中,却是饱含无限柔情,他又怎能不知呢?
于是,嘱妻莫猜疑,多则一年半载,少则三五月,定然学成归来。
南楚材打马上路,薛媛失意回转。别后的日子,如风干的落叶,零乱地飞舞着。
弹琴无人赏,吟诗无人和。月下无人伴,西窗影孤单。每一个日子都索然无味,于是拿起画笔,将苍白的日子涂抹得色彩斑斓。
画一对鸳鸯水中游,画一对蝴蝶丛中飞。画中成双对,人却影孤单。朝看白云漫卷天边,暮望夕阳如火燃烧,月如钩,独上西楼,眉上心头,怎一个愁字解得?
素笺锦字无从寄,盼家书望尽天涯路。
初时,南楚材的家书如雁飞,让孤寂中的薛媛颇感欣慰。
渐渐地,家书薄如绸,寥寥数语报平安,这让薛媛坐卧不安,昨夜风雨侵袭,绽放着的花儿纷纷坠落,心里已经有些不祥之念,但还是强自镇定,苦盼家书,只是家书不曾到,跟随的仆人却归来。
看古代才女薛媛,是如何守护婚姻的?
原来,南楚材一路远游访师求学,来到颍州之地,当地太守慕其才学,邀至家中做客。
恰逢太守女儿生日,南楚材即席赋诗以庆贺,年轻俊美才华横溢的南楚材,引起太守女儿的爱慕,而太守爱女心切,同时也对南楚材欣赏有加,当下婉转提亲。
面对如花似玉,活泼可爱的太守之女,南楚材也是心荡神迷不能自制。
而且,若能鐢上太守,将来仕途无忧,于是,借着酒劲应承下来。
冷静下来之后,南楚材却不知如何应付。家中妻子苦盼自己归家,而自己却陷入温柔乡里不能自拨。
思来想去,南楚材硬着头皮修书一封,“游学至今学业不顺,以此才学难入仕途,前途渺茫不可知,内心空虚无所求,惟愿上得青城山,访僧求道了此生。”
捧书在手的薛媛,读到前几行,便如五雷轰顶难辨西东,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离家时还谈笑风生,志向满满的夫君,为何万念俱灰,以至于要到青城山中修行。
看古代才女薛媛,是如何守护婚姻的?
薛媛泪眼婆娑往下读,心里渐渐有些明朗,不觉冷笑连连。
原来,书信末尾,南楚材托付薛媛,务将琴与书交给仆人带回。冰雪聪明的薛媛,终于明白南楚材,并非上山修行,而是移情别恋。
那夜,如墨泼染,无星无月,亦如薛媛悲愤的心绪。彼时的薛媛,即为南楚材见异思迁而气愤,也为自己难以割舍情缘而痛哭。
揽镜自照,最美的年华已然逝去,光阴无情,不复旧时颜,纵然夜夜哭泣,也唤不回薄情之人的心,何必作践自己,惹世人耻笑,只是到底意难平。
于是,薛媛铺纸提笔写下诗一首:“欲下丹青笔,先拈宝镜寒。已惊颜索莫,渐觉鬓凋残。泪眼描将易,愁肠写出难。恐君浑忘却,时展画图看。”
菱花镜里,映出自己消瘦的容颜,想自己日日思君苦捱岁月,却换来负心之人,铜镜尚且怜我瘦,逍遥在外的夫君,却佯装不知。薛媛面色凛然,而泪水却流在心里。
薛媛对镜自描,将自己的影像画出来,与诗书交给仆人带回,薛媛只字不提南楚材薄情寡义之事,诗中也不曾点明,只是叙说别后之情,自己因思念而容颜消瘦。恐君忘妻颜,特绘小像带身旁。
南楚材接书在手,细细品读之后,不觉满面羞愧。
往事如昔,次第涌上心头。自与薛媛相识相知相爱,妻子温柔持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诗文绘画更是名声远播。
看古代才女薛媛,是如何守护婚姻的?
而今居家守望,却盼来自己的薄情,且为顾及自己的颜面,纵然心知夫君变心,亦也不曾明言,如此重情重义而又痴情的妻子,生生被自己辜负,镜且怜影瘦,云胡君不知?君又怎不知呢,只是被名利美色迷住双眼,差点铸成大错,南楚材洒下几行男儿泪。
委婉辞去婚约,南楚材不顾太守挽留,决绝于太守女儿柔情似水的目光,转而收拾行囊返家。
水迢迢山遥遥,都无法阻止归家的脚步,南楚材风雨兼程赶回家中,夫妻相见恍如隔世。
薛媛喜极而泣,南楚材羞愧不已。揽妻入怀,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聪慧的薛媛,软语宽慰远行归来之人,并不提及往事。
掀起菱花镜,映照女儿颜,鬓插合欢花,此生永合欢。历经波折的夫妻,从此恩爱不分离。
而那首《写真寄夫》诗,则悄然流传于世,名门闺秀们争相诵读。优雅的薛媛,遭遇情变并没有哭天抹泪,而是以自己的聪明和智慧,最终赢得美满的爱情。
《写真寄夫》诗如花开遍每个角落,而极负才情的薛媛,更是晚唐时期最绚烂的一朵花,高雅且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