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才女毛惜惜和青梅竹马的最后结局,让世人唏嘘不已

2020-05-24 07:31阅读:
一代才女毛惜惜和青梅竹马的最后结局,让世人唏嘘不已
那年的扬州城外,芍药花开得恣意芬芳,暖融融的风里弥漫着花香,远处的青山竹林缭绕着烟云,欢快的燕子呢喃着掠过水面,粼粼涟漪荡向岸边。
然而风景虽好却无人赏,彼时南宋战乱频繁,金兵正一路攻打过来,逃难的百姓哪里会欣赏花草。
一位八九岁的小女孩,却蹲在路边,深深地嗅着芍药花香。女孩虽然衣衫破旧,发髻散乱,一双眼睛却清澈如水,她身旁的老妇人不停地催促着。
突然,一队骑兵呼啸而来,小女孩吓得站在原地,老妇人不知所措。一位少年手疾眼快,一把拖过小女孩躲过骑兵。
少年虽然也是衣衫破旧,但眉眼间英气十足。他轻轻拍去小女孩衣服上的尘埃,眼里满是怜惜。老妇人慌忙赶来道谢,少年羞涩地笑着。
小女孩名叫毛惜惜,出身于官宦之家,因为父亲喜好习文弄武。
所以,小小年纪的惜惜也会吟诗舞剑,但美好的生活却没能持续多久,父母不幸双双病故,又遇兵荒马乱,惜惜不得不和乳母逃往扬州避难。
少年叫秦汉光,也是家破人亡无处逃生,只好先到扬州城再寻出路。老少三人结伴入城,生活虽然飘泊不定,但相依为命支撑着他们努力生存。
生活是残酷的,三人衣食无着流落街头,秦汉光每天出去讨饭,讨来吃的便跑回来送给惜惜吃。然而讨饭人多,并不是每天都会有。
幸好,惜惜有着一副好歌喉,偶尔卖唱也能维持生计。日子刚刚平静下来,
意外却又出现了。有一天,秦汉光外出讨饭时,被官府抓去当兵,从此与惜惜离散。
光阴流转,一别经年。扬州城内,毛惜惜已经是声名远播的歌妓,昔日落魄的小女孩,已经出落得水灵精致,婉转的歌喉如莺啼鸣,不仅引来蜂飞蝶舞,也引来扬州城内达官贵人,他们以重金礼聘惜惜为妾,她却不为所动。
在惜惜心里,依然记着那个为她讨饭的少年,那满含怜惜的眼睛,奔波讨饭的身影,深镌于心,只是不知他在哪里?
扬州小雨初霁,垂柳轻拂着水面,芍药花的芬芳,飘散在大街小巷。坐船游玩的毛惜惜,呼吸着新鲜空气,淡绿色的绮罗裙随风摇曳,仿佛仙女下凡,引岸边无数行人侧目。
一代才女毛惜惜和青梅竹马的最后结局,让世人唏嘘不已
一位身穿武将官服的男子,静静在立在岸边,满眼含笑地望着船上的惜惜。而惜惜却没察觉,反而轻轻哼唱起来,正是当年流落街头时唱的小曲。岸上行人拍手叫好,武将也不禁喝起彩来。
也许是武将官服吸引了惜惜,她也不由得望过来。这一望,她不由得惊叫起来,那英俊的容颜以及温暖的笑容,正是朝思暮想的秦汉光。
原来,秦汉光被抓去当兵,根本无法脱身,只好安下心来在军营里当差,但他惦念惜惜,不知她是生是死,只盼着自己能够早早出去寻她。
于是,秦汉光勤学苦练武艺,几年下来,终于由小兵提升为团练使,可以自由出入兵营。赢得自由之身,他马上入城寻找惜惜。
他不知道当年的小女孩,已经是名满扬州城的歌妓,他逢人便问毛惜惜,路人随手便指,瞧,那便是扬州有名的惜惜姑娘。
再相见,恍如隔世。离别虽久依然熟悉而亲切,彼此间多了几分羞涩,添了些许柔情,心里眼里满是渴望。
患难之后的重逢,不需千言万语,眼波流转间早已情意浓浓。秦汉光英俊挺拔,毛惜惜娇俏迷人,风尘女子娴雅有意,硬汉男儿柔情万缕。
彼时,乳母过世独留惜惜,每天迎来送往,辛苦至极。终于寻到惜惜,秦汉光怎能再错失。
每天,秦汉光都要从城外,匆匆赶来探望惜惜,相处的时光美好而温馨。
惜惜素手弹琵琶,一曲清音入九宵,她的歌声婉转悠扬,枝头的鸟儿听得忘记啼鸣,水中的鱼儿听得沉入水中,就连翩翩起舞的蝴蝶,也迷恋在歌声中,不辨东西误入纱窗里。
秦汉光褪去戎装,一袭青衫,手持竹笛轻轻唱和,浅笑低吟间,爱如湖水在彼此心里荡漾。
光华如水的夜晚,树影婆娑倦鸟归巢。毛惜惜月下起舞,衣袂飘飘恍如仙子,玉手弄轻纱,缥缈水云间。秦汉光一时兴起,舞剑相和。轻纱、长剑,曼妙多姿。
虽是习武之人,对于惜惜,秦汉光却是柔情缱绻。战乱之中相依为命,久别后再重逢,多少牵挂,多少爱恋皆入心头。他惜她如宝,爱她如珠。而她对他的依恋更是如藤蔓缠绕,绵绵不绝。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偶尔秦汉光军务繁忙,不能抽空赶来,惜惜便度日如年。
一代才女毛惜惜和青梅竹马的最后结局,让世人唏嘘不已
她渴望成为秦汉光的妻子,每天为他洗手做羹汤,为他缝补衣衫,为他生儿育儿,就像俗世里最平凡的夫妻,过着简单而惬意的生活。
而秦汉光又何尝不想呢,只是身在军营,不能如寻常人那般自由。
相爱却不能相守,让两人更加珍惜相处的时光,然而世事总难料,秦汉光被派往外地,不得不告别惜惜远行。
扬州城外十里长亭,惜惜身披斗篷前来送别,一曲琵琶泠泠奏起,歌喉未展泪先流,一滴滴落在琵琶上,点点都是离人泪。秦汉光也是深情款款不忍别离,怎奈军务在身不敢违抗。
他对惜惜说,好好保重,待我归来娶你。惜惜哭得梨花带雨,哪里说得出话来。
尘烟漫漫,消散了秦汉光的身影。伤心的惜惜独自归来,却没有想到,一场灾难降临到她身上。一直垂涎惜惜美貌的高邮总兵,趁着秦汉光外出,强行抢走惜惜入府,欲纳惜惜为妾,但是惜惜誓死不从。
被关在总兵府里的惜惜,日夜哭泣,她盼望秦汉光早日归来,救她脱离苦海。廊下的燕子飞去又飞来,却不能为她捎去只言片语。
锦书无从寄,唯有泪长流,一曲琵琶声声碎,肝肠寸断无人知。而总兵日日威逼,更让惜惜心神俱疲。
从了总兵,也许就能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从了总兵,也许在乱世之中就有了安身之地,再也不用奔波度日,再也不用迎来送往。
一代才女毛惜惜和青梅竹马的最后结局,让世人唏嘘不已
然而,毛惜惜不同于普通歌妓,骨子里的倔强以及不凡的才学,怎肯低头于强盗般的总兵。而对秦汉光的爱恋,更让她无比珍惜,宁愿失去生命,也不愿苟且偷生。
那一天,总兵过寿辰,强行把惜惜拉上堂前,他让惜惜弹琴唱曲庆祝,惜惜压抑不住满腔悲愤,在宴席上斥责总兵强抢民女,枉为朝廷命官,失了面子的总兵恼羞成怒,下令将惜惜棒杀。
一代才女毛惜惜,血溅大堂香消玉殒。素白的衣裙上血迹斑斑,就像盛开的芍药花,一朵一朵绽放着。后人有诗赞美惜惜,“谁谓伊人贱,犹怀事贼羞。名在春逾艳,骨香花不愁。”
玉手弄轻纱,惜惜已别离。外出归来的秦汉光,满心欢喜去寻惜惜,却得知惜惜惨死。他心痛不已,不顾危险独自闯入总兵府,亲手血刃了仇人。
扬州城外,一座姑娘坟矗立在绿水边,芬芳的芍药花绽放着,坟上绿草葱葱。远行归来的秦汉光,轻轻除去坟头草,他喃喃地低语着,似在诉说离别之情。清风呜咽,花朵低垂,枝头的鸟儿悲鸣着飞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