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展眉,共笑红尘

2020-07-04 21:30阅读:
醉里展眉,共笑红尘
京城郊外,香山脚下,宁静的小村庄里,清瘦儒雅的曹雪芹,坐在院内石桌前,愁眉不展,摇头叹息。
曾经荣华富贵的曹家,因获罪而家道中落,亲朋好友纷纷躲避。遭此巨变的曹雪芹内心凄然,决定将生平之事详述下来,以警醒后人,书名为《石头记》,也就是后来的《红楼梦》。
写作对于才华横溢的曹雪芹来说,并不是难事,难在生活总是困顿不堪,过惯富家公子生活的曹雪芹,哪里懂得理财持家,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断粮断炊更是常事。无奈,只好将家中收藏书画,让仆人拿去变卖维持生计。
篱笆墙外,有人朗声喊道:“曹兄可在?”曹雪芹闻声喜悦,原来是自己的挚友敦诚。敦诚是宗室子弟,与曹雪芹年龄相仿志趣相同。此次风尘仆仆而来,只为看望曹雪芹。
石桌竹凳,薄酒素菜,两人倾心交谈。从宗学府里相识聊起,最后说到曹雪芹写的《石头记》,不知不觉月上柳梢头,而酒喝至半酣,文武双全的敦诚,乘着酒兴月下舞刀。刀光月影,恍如隔世。
曹雪芹醉意朦胧,往事如潮汹涌。昔日遛鸟斗狗不问世事,觥筹交错宾朋满座,而今潦倒无人问,对面不相逢,唯有敦诚不计路途遥远,赶来探望,心里既苍凉又慰藉。苍凉的是尘世无情,慰藉的是友情如初。
敦诚鼓励曹雪芹专心写作,并送给他一些银子补贴家用,曹雪芹并不推辞,朋友是雪中送炭,如玉洁冰心。敦诚于月光中,踏上返家途中,而曹雪芹依然站在月光里遥望。
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贫穷落魄如曹雪芹,独居小村里,更是鲜有人提起,唯有敦诚时时前来探望,每次都要接济银两,并鼓励曹雪芹,一定要把《石头记》完成。
又是一年中秋至,家家团圆日,曹雪芹却只能望月兴叹。彼时,他在南京总督尹继善家里做幕僚,相对来说衣食无忧,且还有时间写作,只是在外人看来,曹雪芹是投靠富贵之家吃闲饭的文人。时间稍长,曹雪芹也觉不妥
,于是重新返回香山脚下。
秋风萧瑟,草木凋零,亦如曹雪芹此刻心境,凄楚而茫然。仆人送进来一封信,信袋里装着银子,不待拆开,曹雪芹便知是敦诚所寄,及至拆信品读,心中五味杂陈。
醉里展眉,共笑红尘
敦诚在信里寄诗一首:“感时思君不相见,蓟门落日松亭樽。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叩富儿门。残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对于曹雪芹南京之行,敦诚认为有失尊严,毫不客气地指出“劝君莫叩富儿门。”在敦诚眼里,曹雪芹有着傲世风骨,怎能屈身于幕府生涯?对敦诚的直言与误解,曹雪芹没有丝毫不悦,反而在苍凉的秋意中,滋生出无限暖意,朋友是肝胆相照,如日月昭昭。
此后,曹雪芹专心写作《石头记》,不再游走于官宦人家谋生。但写作过程是艰苦的,无数枯燥而寂寥的夜晚,烛光里清瘦的身影,印在斑驳的土墙上,苍凉而孤独。案上书稿,仿佛又增厚许多,想到好友敦诚的挂念,曹雪芹决定走访老友。但许久不见,总该拿点见面礼吧,怎奈家徒四壁,无可取之物。曹雪芹双眉紧锁,心里悲凉不已。
落叶知秋,寒意渐浓。乾隆二十年,曹雪芹衣衫单薄,提着简单行囊进城看望朋友敦诚。而敦诚则在哥哥处,曹雪芹折返再寻,却于途中与敦诚相遇,好友相见,分外开心。敦诚将曹雪芹带到酒馆里,两人对酒畅谈。
曹雪芹带给敦诚的礼物,只是《石头记》手稿。而敦诚捧如珍宝仔细品读,一部巨著洋洋洒洒,虽然还没有最后完稿,但从曹雪芹的讲述之中,已知故事情节。
敦诚对作品给予高度赞美,同时也对有些地方提出质疑,两人就着作品里的人物,时而争论,时而默许。敦诚对作品的直言不讳,让曹雪芹倍感欣慰。而敦诚有感于曹雪芹,在窘境之中依然专心著书,于是让店小二送上纸笔,提笔写下诗一首:“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衡门僻巷愁今雨,废馆颓楼梦旧家。司业青钱留客醉,步兵白眼向人斜。阿谁买与猪肝食,日望西山餐暮霞。”
曹雪芹逐字朗读,眼里泪光盈盈,真心朋友即使不能天天相见,但却对自己的衣食住行心知肚明,心里感慨不已。
来时愁肠百结,彼时开怀畅饮。红尘里太多愁绪纷扰,此刻在推杯换盏中尽皆消散,从晨起饮至日落,两人方尽兴,当店小二前来结算酒钱时,两人登时愣住。曹雪芹是清贫如洗,只有一叠书稿,而敦诚是从哥哥家里出来,不曾带钱在身。
醉里展眉,共笑红尘
敦诚顺手摸到形影不离的宝刀,于是解下来拍在酒桌上,“就以宝刀抵酒钱,可否?”店小二连连点头,宝刀刀鞘上镶满珠宝,抵酒钱已是绰绰有余。而豪爽如敦诚,并不介意失去宝刀,反而哈哈大笑,转向曹雪芹说:“雪芹兄,佩刀质酒,美事也,何不歌它一曲?”
感怀于敦诚的坦荡与真挚,曹雪芹轻轻唱起:“嗟余本非二子狂,腰间更无黄金珰,秋气酿寒风雨恶,满园榆柳飞苍黄……身外长物亦何有,鸾刀昨夜磨秋霜。且酤满眼作软饱,谁暇齐鬲分低昂……”情真意切的《佩刀质酒歌》,是曹雪芹对敦诚重情义轻钱财的赞美,也是真诚回馈敦诚的友情。
有一种友情叫佩刀质酒,不计名利尊卑,坦荡纯洁。纵然岁月薄凉了人生,友情却温暖如初。
曹雪芹愁容消散,醉里展眉;敦诚笑意飞扬,共笑红尘。“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曹雪芹轻轻默念着。红尘里,有兄弟如敦诚,前生今世已足矣。
君子之交,是敞开胸怀,彼此无芥蒂;君子之交 ,是淡淡如水,不以贫富衡量;君子之交,是逆境扶持,坦途放手;君子之交,是山遥水阻,却亲如手足。
此后数年,曹雪芹不曾踏出香山脚下,晨昏日落间,继续书写未完成的《石头记》。而曹雪芹与敦诚,于沧桑岁月里,此生知己,至死不渝。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