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雪

2019-10-24 19:50阅读:
车子离雯雪还有几个钟头,她在路牌下徘徊不定,她曾经多次拜访过杜白,但是杜白的木讷寡言,几乎使得雯雪无法与她交流,她也不清楚杜白是如何看她这么一个有激进派思想的人。她眼里的杜白始终用双手薅他自己那一头杂草似的短发。尤其是杜白那无知的眼神儿里看什么都是物质的,的确好笑。
雯雪早就猜透杜白的谎言,虽然他不会自己诉说。所以雯雪尝尝以奇特和仰慕的法子来审视杜白,雯雪认为杜白的精神是好的,但是做作的表现实在是难以令人满意。因为雯雪耐心的劝说,对杜白来看就是一种刑罚。每一次都触及杜白心灵的感悟以及精神的折磨。
杜白这个人奇怪的很,喜欢别人对他的羞辱与讽刺,想到这里,雯雪的眼泪在脸颊上开始泛滥,她对杜白的救赎显然是失败的。此刻雯雪辗转反侧,想起与杜白的曾经都历历在目。她没有办法,唯有以行动来唤醒杜白。她清楚瓦砾堆与垃圾桶不过是杜白的幻觉,她才不会喜欢那么恶心与肮脏呢,因为杜白本质就是这么一个压抑的人,所以他看不见蓝天白云。
她几乎天天抱着玫瑰在公园等着杜白。她多么想杜白有一天会改变,变的可以为理想而现身。就像她一样。但是杜白的怯懦几乎都是雯雪无法想象的。有时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记忆删掉。记得第一次与杜白邂逅,那是一个散漫朝气的早晨,蓬勃向上的光辉灿烂了整个大地。她不过因为折了公园一朵牡丹戴在了胸前,而且因此被看护公园的大妈发现并且罚款四百多。杜白是这位大妈的儿子,一直口口声声骂着,如同雯雪是个杀人凶手。
雯雪无法为自己辩解与开脱,只得任其左右,这个顽固而忘乎所以的家伙,是那么执着的指责着她。在雯雪眼里千姿百态的世界,有万紫千红的颜色,不过杜白是个例外,他是属于无尽的灰。杜白的渲染力太强了,只要有杜白的地方都变成灰色。这个木讷寡言的小伙,几乎在总是在黑白之间存在。
思索了许久,炽烈的太阳似乎都可以把雯雪点燃了,所以她决定向杜白探讨,对,她认为时机到了,她完全可以阐述清楚。并觉得杜白没有什么理由搪塞与推诿。他早就意识到杜白极其渴望的等着她的主动。可是,她错过计程车,拥挤的马路,蜗牛般车速,整整焦灼了雯雪一天的心情。
咖啡厅,雯雪的笔记本电脑上的故事依旧继续着无聊的码字游戏。苦涩香醇的味道陶醉了这位爱写的女子,不过,陶醉永远都短暂的,都因为她曾经留学的同学,伽理诺夫。是个俄罗斯人,粗狂的外表,高大威猛的身材体现战斗民族的个性。他现在
就在雯雪身旁像个木雕一样的坐着。
雯雪皱了皱鼻子,打破了沉闷说,你觉得杜白这么样?
谁?杜白,不,不,不清楚,听说他是一个既有个性又有诗意的人。不过,我只说不过,这类人的思想,一般人是无法达到的。你们俩人的思想在根本不在一个维度。杜白这么一个超前的人,你理解不了。伽理诺夫的话虽然有理但是雯雪根本听不下去。
她烦躁的说,我怎么不理解他,他就是一个傻子,没有情趣的废物,我就想着废物利用怎么了。
伽理诺夫不敢与她的锋芒对立,他明白雯雪此刻的思想是激进的混乱的,不可能看清物质与灵魂的真谛。叹息着离开了咖啡厅。
是呀!雯雪也知道自己的执拗改变不了杜白。这是个多么沮丧的结果。雯雪望着窗外的车流,疑问开始了,杜白怎么什么都看不见,这些实在不能再实在世界,他杜白为什么没有看入眼。为什么?单单盯着阴暗面死死不放。
夜里,街头灯火通明,各种各样门面都紧张的打点着自己的生意。不夜城,步行街,摩肩接踵。雯雪咖啡厅一直等候,杜白却一直未到。对杜白爽约了,雯雪心头的惆怅逐渐的消磨掉了一壶咖啡。
几个地痞模样的家伙看见雯雪,他们油头粉面,西装革履,一看就是典型伪君子,他们的目光带着钩子,似乎想勾开雯雪身上所有的衣服。其中一个耐不住寂寞,开了口,一股子色鬼的气息铺面而来。请问我可以坐在您旁边吗?您看其它地方都坐满了人。
这气息使得雯雪想吐,干呕了几次,说,我希望你理我远些。那人满不在乎的说,抱歉啊!打扰了,然后离开了,不过雯雪感觉他不会走。他的话是那么言不由衷。所以雯雪站起身,想离开咖啡厅。她能去什么地方呢!找寻杜白吗?还是算了。
雯雪想一个人静静的走,不希望遇见一个熟悉的人,她想成为杜白那样的人,结果很难,遐想代替不了现实。在这繁花似锦,蒸蒸日上的城市人,还有几个不是熟人呢!这么多的面孔看着都和自己照镜子般的熟悉。他们都和自己一样,那里能找寻到寂静的陌生的感觉呢!对 ,有杜白就是这么个感觉,寂静的,陌生的,灰色的,暗色系。有趣,想着想着自己会不由自主的笑,笑自己竟然是这么一个可笑的人。
对,杜白,杜白,陌生的杜白,我必须明白,我的热诚才会叫内个货变得更灰,更暗,嗯!不暗,哪有光明,不灰,哪有色彩,杜白这货绝对的高纯度的粮食酒。我必须习惯,他不是勾兑的,更不会有甲醇的,呵呵^_^,雯雪眉飞色舞的跳跃着。拨通了电话,外……伽理诺夫吗,老同学开车接我一下,我喝醉了。哈哈哈哈,
电话那头传来笨拙的汉语,雯,你经常醉,我说过他的前卫你理解不了,好吧!我家仅有的伏特加就是你偷光了是吧。
雯雪不耐烦的说,少废话,洋酒我不沾,姑奶奶不会那么下作。快点,不然小心我吐你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