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6日

2013-11-16 20:16阅读:
“幽云”、“燕云”两不同
李海清
公元936年,在我们晋阳成交过一宗大的不得了的“交易”:石敬瑭为了当皇帝而投靠契丹(辽),除认契丹主耶律德光为父外,还把幽云十六州地盘割让出去。这是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对契丹的发展和从当时直到北宋的中原王朝的边防,都有着相当大的影响。
“幽云十六州”也有人称为“燕云十六州”。其实,当时并没有“燕云”之称。《旧五代史·晋书》中载:“(石敬瑭和耶律德光)约事捷之日,割卢龙一道及雁门关北诸州与之。”“帝(石敬瑭)言于戎王(耶律德光),愿以雁门以北及幽州之地为戎王寿。”《资治通鉴·后晋记》中说得更具体,点出了州名:“割幽、蓟、瀛、莫、涿、檀、顺、新、妫、儒、武、云、应、寰、朔、蔚十六州以与契丹。”其范围大体相当于北京市以及我省和河北省的北部。那时还没有“燕州”的字样出现。后来,耶律德光把云州(今我省大同市)置为西京;幽州(今北京市)置为南京,又称燕京。但即使在整个五代时期,也没有“燕云十六州”的这种说法。
直到北宋末期,才出现“燕云”的称呼。《宋史》记载,宋徽宗宣和二年(1120年)赵良嗣出使金国,“见其主阿骨打,议取燕云。”他写的一本书就叫《燕云奉使录》。但这里所说的燕云,只是宋朝希望收复北方失地的代称或泛称,并不是实指180多年前石敬瑭割让的十六州。1122年,宋朝设置了“燕山府路”和“云中府路”,“燕云”的连称才有了明确的地域。不过这二路所辖的州要比石敬瑭割让的十六州大,包括早在后唐立国前就失陷给契丹的营、平二州,(辽国曽分割平、蓟二州,新置了滦州和景州)。959年,后周世宗柴荣夺回瀛、莫、易三州。这易州是后晋末才落到契丹手里的,不在那割让的十六州之中,到北宋初年再失易州。
“燕云十六州”的称呼直到元代修撰《宋史》时才出现。把“燕云”和石敬瑭割让的十六州叠合在一起称呼。《宋史·地理志》总序中说:“太平兴国五年(980年),李继捧来朝,得州四县八,至是天下既统一,疆域几乎恢复汉唐旧地,其余未入版图的,只有燕云十六(州)而已。”以后,史家相沿成习,把石敬瑭割让的“雁门以北及幽州之地”的幽、云十六州误称为“燕云十六州”。
936年石敬瑭和耶律德光的这笔“交易
”,是中国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燕山山脉上筑有长城,向来就是中原国家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屏障。石敬瑭割让出幽云十六州后,燕山变成了契丹的内地,幽州成为契丹的重镇,马足一动,向南一马平川,直到黄河再也没有什么难以逾越的天然障碍。中原国家在防御上失去了有利地形,无险可守了。当然,原先契丹族以游牧为生,只有少量的农业。现在得到了封建经济高度发达的这一大片汉人聚居地区,对他们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除北周收复的瀛、莫二州外,其他州长期为辽所占。北宋时也曾多次向北用兵,试图收复,但均未达到目的。女真族兴起建立金国后,占领了十六州中的许多州县。为了取回燕京,北宋王朝用了大量的金钱,才从金人手里买回一座被掠夺一空的燕京空城。宣和五年(1123年),十六州中的一些守将自动“降附”,宋朝才算暂时把石敬瑭割让的十六州收归。但也只是昙花一现的“统一”。不久,金兵大举南犯,连宋朝的汴京也落入了金人之手,更不用说什么十六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