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议事规则:跳出传统思维定式

2019-12-01 20:30阅读:
这一期真的是有感而发。
原本我是想讲讲汉代,一是因为有朋友希望讲讲盐铁论,我已经答应了;二是汉代确实很重要,尤其从汉高祖到汉宣帝,这是汉承接秦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激荡,最后形成一种比较稳定的政治结构与汉民族文化心理的重要历史时期。儒道法三家在这个新的历史时期,新的大一统环境下的相互作用与张力,非常值得梳理与探讨,也很有趣。搞清楚了秦与汉,大致也就从政治和学理上明白整个中国历史了,后面有变化,但不大。
但我实在忍不住想先讲讲罗伯特议事规则,与我,以及飞语公众号最近的遭遇有关:飞语公众号留言处,各种污言秽语(污得我实在不好放出来);在一些微信群,我被无端攻击与辱骂,被扣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帽子;然后是帖子被举报,被删。
有时我真的不知道我们活在怎样一个时代,活在怎样一个群体中,我们究竟怎么啦?


罗伯特议事规则:跳出传统思维定式
这其中涉及现实政治或相关政策的方面,我不能谈,也不敢谈,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只想与大家分享一下读书的一些心得而已。
发火没用,还是冷静下来思考下:我们究竟怎么啦?毕竟那些骂我的,也是我的同胞,我对他们,多少还是有些了解之同情的。
基于此,我想分享一下自己有针对性的一些思考:
简单总结下,
那些骂人的,主要表现出来有三点:
1、喜欢以道德的名义去怀疑别人的动机
2、喜欢人身攻击
3、喜欢辱骂


说起来,这三点,还真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在这方面,儒家最为典型。比如孟子,在讨论杨朱学说以及墨家思想时,直接骂这两家:“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
你可以反对别人的观点,但骂人禽兽好吗?这对后世的影响实在是太深,太恶劣了。
最可悲、最可惜、最痛心的是,杨朱与墨家的一些非常可贵的观点——比如关于个人权利、自由,以及更为普世之爱的主张,完全不亚于西方的一些思想,就这样在骂声中,在儒家与专制者的合谋夹击下,消失了,从而打造了一代又一代无数愚民世家出来的愚民,眼里只有君王,内心只有一些非常狭隘的小团体意识。悲哀的是,直到现在,还有人认为,统治者如同父母。


罗伯特议事规则:跳出传统思维定式

这里顺便说一下,我批评孟子骂人禽兽的这一点,并不等于我是在全面否定孟子,更不是在诋毁他,污蔑传统。看过我前面视频或文章的就知道,我在讲法家时,对儒家还是多有肯定的,对灿烂的先秦文化,我是心向往之的。


我之所以要啰嗦这两句,是因为上一期讲庄子时,一些人无端指责我是在否定庄子,诋毁庄子,污蔑传统。更有甚者,还有人说我是领了美元来颠覆传统的人。也有人因为另外一篇纪念流沙河先生的帖子,骂刚刚去世的流沙河先生是美狗,汉奸,无非就是流沙河先生根据自己的人生经历,说了几句美国人的好话而已。
这又涉及另一些非常不好的思维定式:非黑即白,上纲上线。不展开了。建议以后学校应把逻辑学作为必修课,否则糨糊思维实在太多了。


罗伯特议事规则:跳出传统思维定式
回到这一期的主题来。
之所以提到罗伯特议事规则,是因为刚好罗伯特议事规则里有一条规则就是:
(第十条)文明表达原则: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质疑他人动机、习惯或偏好,辩论应就事论事,以当前待决问题为限。
熟悉《罗伯特议事规则》的人都知道,很多国家的议会都在使用《罗伯特议事规则》,包括联合国大会开会也在用。一些企业、NGO,或者论坛,常会在本机构的议事规则中看到“未尽事宜,以《罗伯特议事规则》为准”这样一句话。
《罗伯特议事规则》的意义在于:基于不同想法、不同身份、学识、年龄、脾性、国籍和文化背景的一群人,在规则约束与指引下,高效地讨论议题,并最终形成可操作的“动议”,功效显著。
那么,《罗伯特议事规则》是怎样制定出来的呢?
之所以叫“罗伯特议事规则”,是因为这个规则是一个叫亨利·马丁·罗伯特的美国人最初拟定的。
在1860年代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亨利·马丁·罗伯特作为联邦军的一名工程兵,被派遣到华盛顿协防。在一次商量如何协防的“军民共建”会上,罗伯特主持会议,结果整个会议一塌糊涂,啥也没议出来。下来后,罗伯特痛定思痛,开始研究如何开好会,这一研究就是十几年。经过十多年的学习、摸索,罗伯特将他的开会规则集结成书,这就是《罗伯特议事规则》。


罗伯特议事规则:跳出传统思维定式
从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知道,一些问题并不是只有我们中国人才有,之所以出现第十条文明表达原则,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质疑他人动机等等,说明美国人也有这个毛病。


但罗伯特通过对以往历史的反思、总结,然后制定出有针对性的规则来,从而帮助人们改正错误,让人际交往、开会、辩论等人类活动更加文明、健康、有效。
别人早已跳出来了,那我们呢?难道不应该拿来,帮助我们也跳出来吗?说实话,尤其在我们几千年的汉文化里,表示质疑动机的熟语实在是太多了,什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醉翁之意不在酒”等等,很多人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罗伯特议事规则:跳出传统思维定式
动不动就进行动机质疑,几乎成了一种思维定式。然后又在此基础上,进行人身攻击,谩骂、辱骂。
因缺乏文明表达意识,最后大打出手的,也大有人在。比如2012年,北航一教授就因为观点不同殴打一个老人。甚至一些网络上的争辩,变成了现实生活中人肉搜索甚至上门追打……这些野蛮行径,都不是文明人应该有的。
我们可不可以在吸收西方文化的基础上,形成一种新的文化,新的思维呢?
规则意识,是我们应该增强的,把规则意识内化为一种修养,更是我们应该培养的。无论是庙堂议事,还是日常人际交往,谈天闲聊中,都应该遵守文明表达原则:不人身攻击、不质疑他人动机、习惯或偏好,辩论应就事论事。
会不会又有人骂我是洋奴呢?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我也懒得解释了。


【注:喜欢文章的朋友,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飞语古今”】


本文是飞语古今原创,版权属于飞语古今所有,禁止商业转载和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