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2020-09-15 16:07阅读:

飞语古今

独立的思考,真实的声音,欢迎关注飞语古今。

关注
【本期是特约稿,作者:罗罗】
文化圈突然又热闹起来了。
上一次如此热闹,还是因为方方日记。在一帮战狼的狺狺狂吠和有司的整肃下,已无人再敢为方方仗义执言了,于是也就沉寂下来了。
此番热闹,却是因为一个作曲的,怼了一个搞文学的,然后遭到一个画画的人回怼。接着是一个搞电影的出来劝架,但那架劝得,更像是拉偏架,把画画的那人一顿“暴搓”。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具体事情经过,详见“狼子村说木心”(郭文景怒怼木心文),限于篇幅,就不引用了。
我觉得作曲的那位郭文景先生,你想怼木心,当然是可以的,但能不能有话好好说呢?怎么搞得像菜市场老大妈吵架呢?什么“放屁啊”,“你大爷的”都整出来了。实在是有辱斯文!
而且,你火气怎么那么大呢?
不知道的,还以为木心与你上辈人,有啥恩怨情仇。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劝架的姜文倒是很“雅”,不仅按新诗的格式排了几句,还意犹未尽的整了首“七绝”出来:
……
我赶巧是阳光灿烂的导演,
那就出来劝劝。
为了不喧宾夺主,
为了不耽误工夫,
我把话缩短再缩短。
只弄了二十八个字。够用。
最后,
希望陈老多向郭老请教音乐,
三人行必有你师嘛。
两人行也有。
木老教得你,郭老就教不得?
我看可以教一教。
……
七绝
陈木可观不可雕,勤能补陋难补骚。
東施代有东施效,秋泯夏虫子莫号。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读完我真是倒吸一口凉气。郭文景是直接爆粗,姜文没有爆粗,却比爆粗还狠十倍。又是东施、又是夏虫,还朽木不可雕。这里还涉及一个已经去世的老人……
一个泼妇在骂街,一个流氓跑来以劝架的名义帮腔。
这是在干嘛呢?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我忍不住找来陈丹青回怼郭文景的那段话,莫非陈丹青确实冒犯了他?
文景弟如晤:
久不见,今友人转发弟怒怼木心文,甚惊艳。弟于木心音乐观持异见,狠好,直说便是,然辞气如是之污秽,面目如是之难看,实令我吓煞。昔年得识弟,欢谈之下,果然中音七八届才子也。今贵为教授,作曲精英,音坛前辈,国际名角,而竟不惜自己上网破相,悍然骂街,弟不觉得又亏又土吗?呜呼,赞人也好,骂人也罢,说出的都是自己啊。今大文既出,本不必作复,然念及两面之缘,骤尔看低吾弟,亦属无礼,遂收回雅量,回应如上,也算陪弟破一回相吧。
丹青
文野之分,雅俗之别,高下立判!
作曲家言语那么不堪,陈丹青忍不住为自己的老师说几句话,为逝者争个体面,不是人之常情吗?有什么错呢?而且陈丹青无非也就是希望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并没有像作曲家一样,出言不逊。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仅就这番话而言,我实在不明白,姜文为啥也和郭文景一样,杀气腾腾,戾气重重的呢?至于吗?就因为作曲家给你的电影作过曲?
这件事涉及到的这几个人中,郭文景我不了解,但陈丹青和姜文二人,还都是我比较欣赏的人,都是有才的人,看着自己欣赏的两人这样,心里多少有些别扭。于是就想说上几句。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事情因木心的文字而起,那就回到木心文字上来吧。
我不是木心迷,也不是丹青粉,更不认为木心是大师。
我对木心的印象是,他的文字经常敢下断语,是来自艺术家的敏锐,而非思想者的通透。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他的句子,若水中月,镜中花,看起来很美,好好欣赏就好了。但不能较真,也没必要较真,如同你看见那水中月很美,却不能真的下水去捞那个月一样,那是一件很煞风景的事。若遇木心,闲闲的听几句,还是不错的。
木心曾这样评价《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其实这句话恰好可以用来形容木心自己的文字,尤其是他的《文学回忆录》里的文字,是他与陈丹青等人讲课聊天时的记录。放在当时那样一种聊天的语境中,那些非常随性的话,不失为一种充满灵性的,富有启发性的语言。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但这些原本就是木心私下评论的个人散谈,随口说的一些话,也不是什么一本正经的论文,木心去世后,陈丹青不忍心自己老师就这样被埋没,才整理出版了课堂笔记。
现在郭文景断章取义,里掘外挑,非得要挑出来细究一番。细究也就罢了,但这是在干嘛呢:
“木心还说他在狱中写了66页十余万字的《狱中手稿》。中将、空军司令、ZZ局委员吴法宪回忆说,每日写交代材料,给了多少张纸是有数的,写完上交,纸张数要对得上才行,绝无可能偷偷存下纸来写别的东西。因此,我不知道木心蹲的是哪家监狱,是以什么身份蹲的监狱。我高度怀疑他蹲的是外国监狱。”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可以针对某观点,但你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污人清白,毁人声誉吧。欺负人家已经在地下,无法回应了?
我不知道郭文景是真傻,还是装傻。秦城是啥地方你不知道?木心当时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他进得去吗?退一步讲,就算木心也同样在秦城,他能“享受” 吴法宪的待遇?吴法宪的只言片语一旦流出去,那从天上掉下来的,恐怕就不只是林副统帅的专机了,而是某人的颜面和几十年精心打造的形象了。
也许作曲家还是书读少了,如果多读几本49后一些文人的回忆录,你就知道在狱中写书的大有人在。
又或者,再再退一步讲,你要质疑,也是可以的,那也是你的自由。但还是那句话,能不能有话好好说呢?你能不能像木心一样,把话说得妙一点,灵气一点,斯文一点呢?好歹是在谈与文化相关的事,至少不要那么粗俗不堪吧!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恐怕你想学木心,也学不了。
木心的文字自有它的毛病,但优点也是非常突出的,他的语言非常隐忍,雅致,有贵族范儿,这样的语言风格,倒是刚好与大陆文字腔里的浮夸、粗鄙、痞子味,形成鲜明的对比。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木心确实是个异数,他有民国那代文人的传统修养,又有西学功底。他幸亏是逃出去了,否则深陷淤泥,断难成为他后来的样子。
木心的意义不在于他的高度有多高,而在于他的独特性。他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很多人的狰狞面目!
他以一人之力,完全可以与整个大陆,形成张力。而他的文字呈现的风范,是我们本来应该有的样子,但49后传统惨遭蹂躏,甚至中断,我们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了,早已粗鄙不堪而不自知了。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所以,大陆很多人看不惯木心,是情理之中的。
我相信无论是那位作曲家,还是姜文,与木心或者陈丹青,都不会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为啥戾气却那么重呢?大有一付打倒在地,还有踏上一只脚的架势。


我想,根子也许就在此。
无论是那位作曲家,还是姜文,文字里都流露出一股浓浓的WG文风。自从某人把“放屁”填入词来,不知有多少红卫兵红小兵跟着学“放屁”,一直放到今天,还在放。
“木老教得你,郭老就教不得?我看可以教一教。”
多么熟悉的语气啊,是不是很像那谁呢?
完全就是典型的蛮横、粗暴的流氓语气。
郭文景、姜文,请听我一句劝,你们也老大不小了,与其跟着学放屁,不如静下心来,坐下来,读读木心的文字,跟着木心学会尊重人,尊重汉字!
姜文别拉偏架:木心不是大师,却刚好是你们的一剂良药
木心就是你们的一剂良药,专治粗鄙,与戾气!
欢迎关注飞语古今。独立的思考,真实的声音,古今多少事,尽在飞语中


【注:喜欢文章的朋友,欢迎直接在微信里搜索我的微信公众号“飞语古今”点击关注】



本文为飞语古今原创,版权归“飞语古今”所有,禁止商业转载或抄袭,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