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中国有多热?攻打湖北的日军因太热集体自杀

2017-09-08 12:59阅读:

随着天气进入三伏,全国各地普遍迎来了热浪滚滚的天气,各地均持续多日发布高温预警,甚至有人说2017年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个夏天。大家纷纷躲入空调房中不出来。和平时期尚且有空调房可以躲,那么八十年前没有空调的抗战时期,高温又会对抗战中的普通士兵产生什么影响呢?
枣宜会战:酷暑下的死亡行军
1940年,日军第11军考虑到对华作战陷入泥沼,而且在1939年的冬季攻势中损失惨重。为了对威胁重庆,彻底摧毁国民政府的抗战意志,日军决心在长江流域发起一次大规模攻势。而宜昌是武汉和重庆间最重要的内河港口,其西即三峡,为战时陪都重庆的门户,且是沟通大江南北各战区的后勤补给枢纽。宜昌就成为了日军此次威胁重庆的大攻势的不二之选。
此次大规模攻势日方称之为宜昌作战,中方称之为枣宜会战,于1940年5月初发动,参加作战的日军兵力为第3、13、39师团主力,第6、15、34、40师团各一部组成。总兵力约8万人。
其中第34师团步兵第216联队主力组成了小川支队,由联队长小川权之助大佐指挥,配属第3师团,作为第3师团的预备队。按理说一直当预备队是比较轻松的活动,损失也不会大,但是在战后日军老兵会编纂的《步兵第二百十六联队战史》里,关于宜昌作战这一章的标题居然是“宜昌作战——酷暑下的死亡行军”,一支几乎没打过仗的预备队居然号称自己经历了死亡行军,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5月中,第3师团主力正在同汤恩伯部主力激战,为确保侧翼安全,要求小川支队从长台关强行军到沙市。但是由于出发仓促,骡马不齐备,所以日军的单兵装备和给养只能由日军士兵自己携带,于是每个日军士兵需要携带步枪、120发子弹(如果是轻机枪班的需要携带240发)、两枚手榴弹、刺刀、军毯、帐篷、6公斤大米、4个大罐头、6袋饼干、钢盔、防毒面具、水壶、饭盒。这些重量就超过了30公斤,如果考虑到携带的两天到三天份的饮用水,每名日军的行李重量就超过了40公斤。而1940年夏季的宜昌居然和今年一样早早就开启了火炉模式,5月中旬最高温度就达到了37度以上。背负着40公斤的行李,在37度以上的平原上每日徒步行军20公里,还要随时防备路边神出鬼没的中国军队狙击手,可见这一路的行军确实让日军吃了不少苦。
抗战时中国有多热?攻打湖北的日军因太热集体自杀

灰头土脸苦难行军的日军部队,这么凄惨的行军在抗日战场上的日军中一再重演。
《步兵第二百十六联队战史》这样描述在酷暑下的行军:“在灼热烈焰如同焦土上,行军的道路旁到处都是中暑倒在路边休息士兵,真是令人目眩的酷暑啊,在这片大平原上吹起的风都是炎热不堪的,热风裹挟着沙尘吹起黄尘万丈。背上的步枪和背包把肩膀上磨擦的全是血泡,背负着如此重担下还要每日行军20公里,脚下的水泡被靴筒中的汗液浸泡彻底溃烂,每日每夜都要在痛苦之中强行军,江汉平原此时正是枯水期,好不容易寻找到的水源还要优先供应给驮马部队的马匹……”
这样的痛苦行军显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而且随着第126联队官兵逐渐赶到前线,行军路上到处都是腐烂的尸体,水源也大多被中国军队有计划的污染,寻找水源变得更加困难了。
抗战时中国有多热?攻打湖北的日军因太热集体自杀
酷暑下,饮用水成为了日军士兵生存的命脉
就在这场死亡行军快要结束之时,突然天降大雨,欣喜若狂的日军的赶紧拿出各种锅碗瓢盆承接雨水解渴,甚至许多士兵脱掉衣服洗了一把露天澡,但是日军还没高兴多久,很快天就暗了下来,5月的雨夜气温骤降,而且大雨把所有道路和田地都变成了一片泥塘,日军只能在没膝的泥地就地露营,第二天虽然雨停了,但是气温骤降和饮水不洁净,又有上百名日军患上了严重的痢疾,在没膝的泥地里也分不清到底是泥还是排泄物。小川支队的两千余日军官兵只能在泥地里继续进发。也难怪在战后许多参加过宜昌会战的日军老兵都将宜昌附近称之为灼热地狱。
因为高温自杀的日军新兵
这次强行军中,久经沙场的日军老兵尚且可以勉强抵挡,但是在39年刚刚入伍的新兵头一次上战场就遭到这样地狱一样的行军。这些新兵前几天还能勉强跟上队伍,到了后来就因为中暑而掉队,但是日军军官又不停地呵斥这些掉队的官兵,时任216联队步兵炮中队小队长的大河辉治中尉的日记如下“当时的第3师团、第6师团、第13师团都是战功赫赫的老牌师团,此次战斗又立下了新功,他们的勇名全军皆知,所以我们也不能给我们34师团丢人,只能不停用师团的名誉来督促士兵不断前进。”
背着40公斤的沉重行李,忍受着将近40度的高温,每天要徒步行军40里,走的慢了还要被长官辱骂殴打,很快这些参军不满一年的新兵精神就崩溃了,这些新兵纷纷“发狂”。在炎热的高温里又没有空调房和冰镇饮料,这些新兵想要从这个灼热地狱中解脱只有一个方法——死!
虽然中国俗话说自古艰难唯一死,但是自杀对于日本人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日本武士道一贯有切腹自杀的传统。自从明治日本建军以来,没有一名日本将军被外国军队活着俘虏,这也是日军创造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世界纪录。
但是这些受不了高温而自杀解脱的日军新兵却不敢用武士才能使用的切腹自杀,毕竟受不了高温而寻死解脱太过于羞耻。这些新兵的自杀方式是几个人抱成一团,中间一个人拉响手榴弹,随着一声巨响,几个新兵全部变作了肉块。
就这样,虽然行军的十余天中没有一次战斗,但是几乎每天晚上宿营之时都会有几个新兵选择用这种方式解脱,此起彼伏爆炸声令日军军官按捺不住了,而且火化这些肉块还要浪费宝贵的燃料。日军军官于是亲自上阵,和一批老兵一起帮新兵分担一部分行李。虽然这样做了以后自杀的新兵逐渐减少,但是摆在联队长小川权之助面前的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抗战时中国有多热?攻打湖北的日军因太热集体自杀
步兵第216联队小川权之助大佐(前排骑马者)在宜昌作战的行军中,当时日军普遍配发了夏季防暑帽,可以看出他得意洋洋地骑着马,但是后面的士兵只能用两条腿行军。
由于该部队并没有作战,但是出现了数十名死亡者,怎么交代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日军认为不到万不得已的自杀是羞耻的,但是这些人明显又不是战死,于是小川权之助就在上报的战死公报里动了手脚,把这些因为受不了高温自杀的日军谎称为“战病死”、“逃亡”、“行踪不明”。这件事在战时就被应付过去了,但是战后编纂部队史的日军老兵尖锐地指出了这个问题,认为隐瞒死亡情况和用战病死来掩盖真相的行为在日军部队中极其普遍,有许多英灵都为此蒙冤。
从5月7日出发到5月13日抵达,216联队一共只进行了七天的行军,但是居然有38名日军士兵选择了用手榴弹把自己炸成肉块来从高温中解脱,日军的意志力已经是各国军队中名列前茅的坚韧。连日军都在高温下选择用死来解脱,那么每天都生活在被日军称为灼热地狱的湖北省的湖北人民的日常肯定已经超出了日军的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