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

2018-04-15 22:51阅读:
天星
昨日在前往場館的路上,恰巧經過長沙簡牘博物館,在車上時,隨口說了隔天早上可以來看看,前方載送的司機熱情地成了在地的導遊,介紹著附近的景點;白沙古井、天心閣,還說到長沙之前有場大火,燒光了大部分的城市,這天心閣是唯一留下的古遺跡。只可惜場館離得太近,近得連大火的細節都沒時間說完就到了。夜晚歡唱結束,帶著下午未竟的疑問入睡,卻整夜的輾轉,不知是餘溫未退還是心中一直期待著隔日的探索。
一早,博物館入口前一批旅遊團正要入館,人數眾多,只好先繞道附近的天心閣。來的路上遠遠的就可以看見這閣,在一個不高的小丘上,傳統的外型在這現代都市裡像是種刻意存在的提醒,四周是黑色磚頭疊起像長城般的牆,露出幾個窟窿可以抵抗來犯,但如此堅固的牆,卻也抵抗不了那一年冬天的大火。
司機沒說完的那場火,發生在一九三八年,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的長沙市。網路上可以查得到的未必是真相,只能說這一切都是愚蠢又殘忍的戰爭下的犧牲品。對照現在正發生在敘利亞的戰火,又有哪個人或是哪個國家能夠站出來大聲的說自己是完全的正義呢?
一場燒了五天五夜的火,燒透了長沙市,難以想像當時的悲涼,但卻必須透過這些留下來的文字警惕著還能改變這世界的我們,必須讓自己聞得到那夜裡的焦味,看得到火星在城市的上空吞噬著黑夜,聽得見大聲呼救後又寧靜無聲的死寂。我們沒辦法改變過去,但是,我們可以改變未來。
簡牘博物館裡的書簡因為在地底,倖免於那場大火,白沙古井裡的水也沒有因為那火而沸騰蒸發。水,持續滋養著土地上的人們,而歷史,那些書寫在竹片與木板上的文字,是一種期許,期許著未來的人比過去更宏觀,更有智慧。那裡頭或許有假,但其實也是種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