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老婆,从爱她的子宫做起

2017-09-08 09:50阅读:
​文/思小妞
01 昨晚和大学同学W聊起“榆林产妇跳楼”的新闻,已为人母的她非常唏嘘。W五年前和丈夫移民美国,上个月刚在加州诞下孩子。W说在美国生活了五年,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闻所未闻,就算把脑洞开到天际线也想不出会有这样的悲剧发生。
W告诉我,去年国内曾有一对中国夫妻赴美生子,老婆早产生下男婴后被送进ICU监护,待一切正常后主治医生就下班回家了,没想到后来这位产妇突然大出血死亡。家属和医院打官司,最后陪审团一致认定是主治医生失职导致产妇死亡,赔偿了家属520万美金(约3600万人民币)。我问W,医生失职在哪里?W说,陪审团认为主治医生就不该回家、不该离开ICU.
我曾有亲戚在过内进过ICU,即使是三甲医院也不敢奢望医生会为了病人、是少是看上去已经恢复的病人彻夜守在医院、病房。
02 我对W说,不过,“榆林产妇”这件事和你举例的事件还是挺不一样的,究竟是医院的问题还是家属的问题现在挺扑迷离的,新闻爆出来的时候矛头都指向家属,医院不一定要背这个锅。
“我说这件事几乎不可能发生在美国的原因是因为在美国生孩子首先是孕妇自己的事,无论是家属还是医院都无权替当事人做决定。榆林那位孕妇如果在美国生产,一定会舒服、安稳地生下孩子的。”W回答到。
从没听过有人会用“舒服”、“安稳”这样的词来形容生孩子,通常我们听到的都是“九死一生”、“鬼门关走了一圈”、“痛到要死”。之前我在国内的发小生孩子我问她是不是很疼,她是顺产,她的回复是“往死里疼。”我的大学室友今年元旦刚顺产生完二胎,她发朋友圈说,“谁说一回生、二回熟来着,二胎生起来还是疼到昏死啊。”
我将信将疑地问W:“我知道美国医疗条件好,但你把“舒服”、“安稳”和生孩子沾上边会不会太夸张了?”
W板起正经脸告诉我:“我之所以敢说“舒服”、“安稳”是因为美国从制度、技术和环境三方面保护了产妇。”
03 制度方面
W从确诊怀孕那天起,从日常产检到去医院待产所有的文件都是她自己经手、签名,即便老公一直陪在旁边,也不需要家属“插手”生产的任何事情。
她第一次去医院产检时,医师助理给了她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问当事人是否愿意让你的配偶、家人有权知道你检查的任何信息,如果愿意请签名。放弃签名相当于对家人保密自己的检查信息。
即便那个人
是你最亲密的伴侣,如果你不想让他知道你的情况,他就无权知道,更不用说代你签名了。
1900年,美国国会就立法通过了《患者自我决定法》,而美国的医院更是有明确规定:在患者有意识做出决定的时候,只需征得患者的同意,家属的意见只能做为参考。
W生产过程也是很波折的,怀孕八个月突然有早产迹象半夜送急诊,第二天情况稍稳定后又坐了两个小时的救护车转院去更大的医院待产。宫缩阵痛的时候她一度疼得快要晕过去了,医生决定给她用麻药(不是生产时使用的麻药)。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医生也是在耳旁叫醒W告知她要上什么麻药、剂量多少、她是否同意?W的老公在一旁着急的直点头,可医生还是要亲耳听到W说出“Yes”。
在美国医生看来,无论生多严重的病,只要病人还有意识可以自己做决定,必须要遵从病人的要求。
假如“榆林产妇”在美国待产完全可以吼一句“老娘现在就是要剖腹产,谁敢不从!”根本不会出现现在医院和家属扯皮的事。
04 技术方面
过去我以为美国人那么能生,一家子动辄四五个孩子是因为经济和各种福利好,大家愿意生,听完W介绍“无痛分娩”后,我觉得他们是因为技术成熟,敢生。
其实“无痛分娩”有点言过其实了,不是真的无痛(宫缩时子宫受到的牵引力还是能感觉到的),而是能通过麻药缓解疼痛,让孕妇更舒服、安全地生产,叫“镇痛分娩”更贴切。
在欧美国家孕妇生产时最流行的镇痛麻醉技术叫“硬脊膜外麻醉”,麻醉医生会向产妇腰椎某节段的硬膜外腔里注射一点麻醉药物,可以恰好麻醉感觉神经,使下腹部的痛觉消失,而运动神经不受影响,这样,产妇在生产过程中痛苦会大大减小,同时子宫收缩和其他运动如常,不影响产妇用力。

也许作为外行我们会想当然地认为用麻醉剂必然会伤及胎儿、孕妇,但只要是学过医的内行都知道这种麻药剂量极低,只要药物没有误入血管,透过胎盘到达胎儿的剂量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05 我的邻居Barb是产科的一名护士,我曾和她聊起过生孩子这件事。我告诉她,在中国只要是顺产几乎很少会有医院给产妇上麻药,大家都是和着血泪鬼哭狼嚎把孩子生出来的。Barb听完后惊呆了,她生过两个孩子,光是一开始的宫缩阵痛她就受不了,更不要说不打麻药熬完整个生产过程。Barb说在美国有将近90%的产妇顺产都会用麻药,只有10%非常想挑战一下自我的产妇才会无麻生产。
W住进医院不久就有麻醉医生过来和她详细说明“硬脊膜外麻醉”事宜,包括用药、剂量、如何注射、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W在注射完后有轻微的呕吐现象),然后让产妇自己选择是否用药,当然,签名的也得是产妇自己。
国内目前使用“硬脊膜外麻醉”的医院比较少,我朋友在北京,最近快要生了,因为被“榆林产妇跳楼自杀”的事弄得有点恐惧,就向周围生育过的妈妈打听了一下“无痛分娩”的情况,没想到没有一个人顺产使用过麻醉剂,甚至有些人对“无痛分娩”闻所未闻。
06 环境方面
都说美国的医疗条件好,到底有多好呢?听完W的“科普”,我表示服气。
就拿医院产房来说吧。几乎都是单人单间,空调、卫生间、陪产家属使用的沙发或躺椅配置齐全。(美国不同地区的医院条件会稍有差异,有的医院会有双人间,不过在病人不多的时候,可以一个人占一整个房间)

W说,榆林产妇如果在美国生产是不太有机会跳楼自杀的,因为美国的大部分产房是全封闭式、空调全天恒温。
打麻药之前的几小时是不能进食的,美国医院也不允许产妇喝水,但医院有冰块、冰棒、冰淇淋免费供应,帮助补充水分。生产完后,医院备有免费的果冻、小点心、三明治供你选择,让你在等正餐前可以先“预热”一下。有些医院更夸张,会在你顺利生产完后直接送瓶香槟,祝贺你度劫、添丁。
而美国的家庭健康保险是几乎包含了生产的所有费用的。
这是硬件条件。
07 医院人力方面,W在医院待产时被照顾、问候的都有点烦了。
一住进医院首先科室的领导会来到你的病床前进行慰问和欢迎,虽然也只是走个形式吧,但对方会听你把情况详细叙述完,然后递给你名片,告诉你如果有任何疑问、不满都可以打电话联系他。然后就是主治医生、医生助理、实习医生、麻醉师、儿科医生、营养师、护士长、护士、护工、社工各种人士的轮流巡诊、建议和问候。
而在情感方面,所有医护人员都是态度积极、笑脸相迎、一直为你加油、叫好。
像W这种早产近两个月、需要转院治疗算得上是“重症患者”的产妇,她从未在帮助自己的任何一位医生、护士脸上看过愁云惨淡的表情。所有工作人员都是详细和她解释每一步的情况,最后总会送上一句“You are so good, everything is very great.”
这些平时在美剧里听上去很套路的话,对当时的W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精神鼓舞。
08 当然,如果产妇一切情况都正常且是顺产整个进展会更快一些。产妇首先会被安排在一个房间等待,然后会有护士来检查开指的状况,如果开指进程不够好,会被要求在医院里面多走几圈。
在等待开指的过程中,通常会上点滴IV, 然后连上Electronic Fetal Monitor来监控胎儿的心跳。如果开指的进程太慢,催产素和人工破羊水在医院都是常见的。生产的过程会有护士和医生帮你,直到宝宝顺利出生。多数医院都会送新生儿用品,包括液体奶、在医院期间的尿布、包巾、新生儿衣服和帽子等,所以即便你来不及准备待产包问题也不大哦。
生产是女性人生中的Big day,但愿“榆林产妇跳楼”事件永远都不会再发生,希望每位产妇都能安全、有尊严的度过这一关。
END.
思小妞 坐标美国 ”轻职场“概念创始人 LinkedIn、《南都周刊》等媒体专栏作者,新浪微博读书签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