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后妈

2015-08-22 21:27阅读:
大学毕业了,回到我很不乐意待的家。
我的卧室,看起来还蛮整洁,爸说是苏姨收拾的。苏姨就是我的后妈,我从小叫她“苏姨”。尽管她一直希望我叫她一声“妈”,但我偏不。因为,我有我的亲妈,她是我心中唯一的妈,我不能容许别人取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决不能!
我把夹在书本里的我妈的照片取出来,重新装进镜框里,它陪伴我整整度过了十八个春秋。
十八年前,我爸和我妈离了婚。爸和妈为什么离婚,我至今仍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小时候从邻居阿姨们的闲聊中,听得一句半句,大概是说,我妈让我爸戴了绿帽子。那时我不知“戴绿帽子”是什么意思.我断定她们在胡扯,因为我爸从不戴帽子。爸和妈离婚没多久,就带着我搬到现在这个家。大约过了一年,爸经人介绍认识了苏姨,他们很快就结了婚。爸定要我叫她“妈”,可我死也不开口。我与爸僵持了老半天,爸才妥协,让我叫她“苏姨”。苏姨虽然长得也不难看,但还是没有我妈漂亮。我弄不明白,我爸是怎么看上她的。跟着苏姨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小女孩,比我小三岁。苏姨让她叫我“哥”,她是响亮地叫了,我把头歪到一边,不理睬。我仇视她们!因为,她们的到来,彻底摧毁了我的希望、我的梦想:我日夜想念的妈妈,再也不会回来了。
从此,我发誓与她们势不两立。我见到她们,就怒火中烧。除了吃饭时间,我把自己关进卧室里。
苏姨每天起得很早,我起床时,她已买回了菜,煮好了早饭,洗好了衣服。爸把我和傻妹(我是这样称呼苏姨的宝贝女儿的)送上校车后,他和苏姨就到各自的工厂上班。我有时想:苏姨的确是勤劳的。但另一个念头立刻又冒了出来:她不就是用这种手段骗到我爸的吗?!多会伪装的女人!
这个念头,渐渐地在我心头扎了根,成了攻击苏姨对我和我爸种种关照的锐利武器。虽然,我碍于我爸那刺人心疼的目光,不敢当面用这武器攻击苏姨,但它确确实实为我坚守了我心中的属于我妈妈的那个阵地。爸老说我是顽固分子,可我不介意,因为我坚信妈妈总有一天会来找我。我说爸是叛徒,爸却勃然变色,警告我不能再说这样的话。
爸说.妈和别人去了香港,不会再回来。我是不会相信的。妈是那样地爱我,怎么可能不理我呢?终于有一天,我的执着得到了回报。那是在我上小学六年级时,我收到了一封信,内容是劝导我要听爸的话,好好学习,做个出色的男子汉。署名是“爱你的妈妈:王婷”。王婷是我妈的名字,这绝对不会错!我苦苦等
了八年,终于等到了妈妈的消息。我高兴极了,像打了胜战的将军,又是笑又是跳,在操场上乐了好一阵。妈没有告诉我她的住址,信封下方只写上“本市”两个字。我仔细看了邮戳,的确是从本市寄来的。也就是说,我亲爱的妈妈,依然与我同在这座城市!我想,我见到我妈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我封锁了这个消息,因为,我担心我爸要是知道这事,会让我妈离的更远。
此后,我加倍地努力学习,决不让妈妈失望。这年夏天,我如愿以尝,顺利地考进了市一中。
在我的中学时代,每年都能收到三四封妈妈的来信。但她始终没有留下住址,这很让我费解。在我高考的前两周,我又收到妈妈来信,她嘱咐我考试时要和平常一样,她还说.相信我一定能取得好成绩。我心里既温暖又充满了力量。不久,我收到了厦大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心里不停地呼喊着:妈妈!我亲爱的妈妈!
在大学时期,我再没有收到妈妈的来信。我想,妈妈一定是认为我长大懂事了吧.....
我把妈妈的照片摆放在我的床头柜上,又看了好一会。
在等待用人单位通知的日子里,无聊难耐。尽管苏姨对我说,可以到他们的房间上网,但我只是含糊地答应一声,还是不愿去他们的房间,不想改变原来的习惯。我要么去网吧,要么到街上闲逛,要么找中学时的老同学闲聊。可是有一天,却鬼使神差般地让我走进苏姨和我爸的房间。
我打开空调,然后在爸的书桌上随意翻看堆放着的书籍。忽然,从一本书里滑落一封信——一封未发出的信。我一眼就认出,信封上的字迹是我妈的!该是离婚以前写的.我想。收信人是“李金根”,收信人地址是:福建省清流县**乡**村**自然村。显然,那是个要多山沟有多山沟的地方。我妈在那儿怎会有熟人呢?我爸为什么要扣留这封信?!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把信拆开了。打开信一看,我惊呆了,信的右下角署名竟然是“苏红梅”,苏姨的名字!
这怎么可能!我急切地把这封信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信的内容是苏姨向她前夫李金根报告他们的女儿考上北大的消息,还说可以告慰女儿的生母了。我立时懵了,傻妹竟然不是苏姨的亲生女儿!还有,让我摸不着头脑,苏姨的笔迹怎么与我妈的笔迹一模一样呢?!荒唐!真是太荒唐了!!
我呆立着,脑子里一片空白……
终于熬到我爸下班回家。我急忙把他拉进我的卧室,拿出那封信,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爸沉默了许久,才说出苏姨过去的事情。
原来,苏姨年轻时在闽西山区插队,就住在李金根家的小阁楼里。一个雨后初晴的早晨,苏姨上山砍柴,因路滑跌倒,掉进深水潭里,危急时刻,李金根的老婆刘美花把她救起。此后,苏姨病倒了,美花细心地照顾她。见苏姨没胄口,美花问她最想吃什么。苏姨知道山里人生活艰难,不忍心再添麻烦,就开玩笑说,最想吃鱼了,不然,怎么会掉进水潭里去呢?没想到美花却当真了,她一个人跑到五公里外的河里捕鱼。直到天黑,美花仍没回来。第二天,人们在河边找到了她的尸体。这件事,让苏姨十分内疚,她怎么也无法原谅自己,时常自责,倍受煎熬。最后,她决定嫁给李金根,把刘美花未满周岁的女儿抚养成人。苏姨与李金根结婚后,不肯再生育,她决心用她的一生,报答美花的恩情。在知青大批返城的时候,李金根苦口婆心地劝苏姨返城,可是苏姨死也不肯走。李金根就强拉着她去办了离婚手续。苏姨带上傻妹,就来到了城里。
听了爸的叙述,我仍不能相信这事是真的,还认为是苏姨编出来骗我爸的。爸十分肯定地说苏姨没有骗他。因为李金根那儿没有电话,去年傻妹考上北大时,苏姨写好信给爸看过之后,准备第二天寄出的,后来爸提议应该发电报,要以最快的速度向女儿的亲生父亲报告这个喜讯,苏姨就改发电报了。
我把这几年妈给我的信全拿了出来,放在爸的面前。爸异常惊讶,拿起一封看了。他说这是苏姨冒充我妈写的,目的很清楚,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教育我、激励我……
那么,是可以相信的了,我一直宝贝似地珍藏着的,给我温暖,给我希望,给我勇气和信心的十几封妈妈的来信,确确实实是苏姨写的了!天啊!为什么这样?!难道我恨错了苏姨,爱错了妈妈?!
此刻,一直在我心中最神圣的,属于我妈妈的那个阵地,彻底陷落了。十几年来未曾流过的泪水,如决堤般奔涌出来……
爸很明白我心里的感受,轻拍着我的背。过了好一阵,爸又对我说,苏姨为了不使傻妹心理上留下阴影,不让爸对我和傻妹说出她过去的事。爸还告诉我,他和苏姨结婚后,苏姨曾怀孕过,她为了能专心照顾好我和傻妹,就把孩子打掉了。她没有亲生的孩子,始终把我和傻妹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女,关怀倍至。她以最大的热情来感化我,希望我能叫她一声“妈”,偏偏我不领情,处处与她作对。
苏姨来叫我们吃饭,她站在门外,见我满脸泪水,惊呆了。爸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进来。
我仰望着苏姨,忽然觉得她是那样的高大。而我,却是多么的猥琐!
我站起身走到她的面前,叫一声:“妈!”跪了下去。
我以这种方式,表达我的忏悔……
苏姨,不,我敬爱的妈妈,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要尽我所能,报答您的恩情!
【原创短篇小说】后妈
【我的微信号:gyx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