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金报》2019年12月31日发表文章《记忆中的打扬尘》

2020-01-06 16:13阅读:
《织金报》2019年12月31日发表文章《记忆中的打扬尘》
记忆中的打扬尘
   徐成文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我已经嗅到了年的味道。关于儿时年的记忆,莫过于年前的打扬尘。
  在农村,只要日子进入腊月,人们的心情总是很愉悦的,尤其是孩子,因为年马上就要到来。正所谓“大人望种田,小娃盼过年”。为了以一种新的面貌迎接新年的到来,家家户户都在过年之前打扬尘。据老人们讲,打扬尘也是为了扫去一年的晦气。
  以前的农村,人们总是以柴草为烧料。日子久了,屋顶上方全是黑漆漆的一层灰尘。如果不及时打扫,刮风的时候就会有扬尘吊子落下来。
  每年打扬尘的时候,我们一般都放了寒假。于是,我们也参与此项劳动。
  打扬尘那天,还在睡梦中的我们,被父母高大的嗓音惊醒——起来啦,今天打扬尘,你们也帮忙!贪睡的我们勉强把眼睛睁开,不知不觉又倒下了。最后在父母楠竹板子的威吓下才不得不离开温暖的被窝。
  草草地吃早饭。父亲已经全副武装——头戴草帽,背披蓑衣,穿上打了不少补丁的衣裤。他的劳动工具也已经到位——竹扫把(就是在一根很长的竹竿顶端绑上一把扫把,方便打扫位置较高的地方)。而母亲,则也乔装改扮——头裹头巾,全身罩上用胶纸做成“衣服”。我们孩子,也命令穿上破烂的衣裤,就算劳动时把衣裤搞脏了,也不需要洗刷。
  打扬尘之前,先要把屋里的东西遮得严严实实,不让掉下的灰尘污染。于是,我们就找来斗笠、蓑衣、簸箕,把凡是灰尘可能会到的地方遮盖起来。
  一切准备就绪。父亲首先爬上厨房简易的楼板上,找个稳妥的地方站住,手执长竹竿的扫把,尽力把那些扬尘吊子扫去。这个时候,我们一般都不说话,要是浓浓的灰尘进入人的嘴巴,会把人呛得难受。如果房屋空间大,打扫的面积宽,很是费时间的。劳动一会后,父亲就感觉有些累了,他往往小坐一会,从口袋里摸出一支劣质的香烟,在烟雾缭绕中给我们来一段故事。打扫完毕,父亲就从楼板上下到地面。他的任务就算完成,而母亲及我们的任务,就是把父亲扫下来的扬尘清扫干净。一般情况,就是一间厨房,我们也要劳动大半天。所以,中午我们就不能在灶台上煮饭吃。中午的生活要嘛就到邻居家吃,要嘛就找个鼎罐煮点稀饭了事。中午饭后,我们继续劳动,除了清除扬尘之外,还要把盘盘钵钵碗碗盏盏打扫一番。过年么,什么东西看起来就要像新的一样。
  一天下来,家里被我们一家人收拾得干干净净,大家心里很是高兴。接下来的日子,就扳着指头等待过年的日期。那种对年的企盼,可以算是“望眼欲穿”吧。
  现在,很多农村家庭都盖上了小洋楼,而他们煮饭所用的燃料也换成了液化气。每年过年之前,他们再也不花费时间打扬尘了,但我总感觉缺少一种什么东西。想来想去,大概就是年的味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