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聚焦】存折在手,巨款离奇消失

2019-06-09 16:34阅读:
【案件聚焦】存折在手,巨款离奇消失 文/王志凯
囿于技术条件的限制,目前我国的居民身份证即使在补办、登报挂失后,原身份证依然能够使用,社会上“真身份证”不再受本人控制的情况大量存在,其“市场价值”往往被不法分子挖掘。
“检察官,明明王文武的存折在我手里,他的身份证也在我手里,他也不知道存折密码,怎么可能把钱取走?”女子祁华一脸茫然地向办案检察官诉说着做梦似的受骗过程。我们知道,拿存折去银行柜台取款,户主必须使用自己的身份证、知道存折密码,不然无法取现。长期替人代办公司营业执照、变更注册资金手续,以此赚取劳务费的中介人祁华要不是亲身经历一起离奇诈骗案,始终还自信地以为这样拿着客户的身份证到银行开户、做流水后再回笼资金,自己钱袋子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存折在手 钱却没了
犯罪分子王文武在2014年12月20日,通过《唐山联合资讯》杂志上的小广告电话联系上祁华,说要委托她给自己的公司代办由100万元增资到1500万元的业务,许诺给好处费4万元。祁华是一名注册会计师,业余兼职经常做这行“生意”赚外快,轻车熟路,公司增资只需要自己的钱到银行替客户公司走一下流水账,也就分分钟的事,瞬间就能赚一笔高额的酬金。这次,因为王文武要走的流水额度大,祁华唯恐是空壳公司,就想到公司实地看看林山商贸公司实力。可王文武以人在外省出差为由一再推脱,并说已经让秘书将林山商贸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寄来,经祁华辨识并向工商局查询属实后,她就答应了王文武的要求。祁华手头也没这么多钱,就向两个干会计的同行朋友一人各借款25万元,又向工作的会计师事务所老板借高息凑够了1400万元,并通过快递跟王文武书面签订借款合同,约定专款专用,借款期限半天。
之后王文武将林山商贸公司全套资料和自己的身份证
放在一个理发店,电话通知祁华取走。四天后,祁华拿着王文武的身份证到建设银行为王文武代为开户办理了一张存折、设置了密码。为了多层保险,祁华没有将开户行、存折号、密码等私密信息告诉王文武,但跟踪她的王文武还是知道了存折开户行。12月29日上午,是约定打流水的日子,祁华和借款给她的两个朋友为保险起见,没有去家门口的存折开户行,而是舍近求远,专门打车跑到该市建行最大的营业网点,先往存折里打款10元又立即取出,验证存折账户是正常的。但因为金额大,她们仨还在银行营业厅犹豫是否打款之际,一早就躲起来在存折开户行蹲守的王文武为了骗取被害人信任,就先给祁华银行卡上打了1.5万元好处费,并在电话中好言保证,一步步赢得被害人信任。祁华误认为万无一失,才在11时10分许分两笔将1400万元存入王文武个人存折中。就在准备转到王文武林山商贸公司对公账号打流水后自己再将钱迅速拿回来时,却被建行工作人员告知:该存折在11时19分已经被密码和书面双挂失,钱动不了啦!此时距离祁华打完款不到10分钟,祁华等三人一阵忐忑,顿时感到事情不妙,给王文武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她们遂火急火燎地跑到公安局报案。
公安机关立案后及时将存折里剩余的被骗款冻结,防止了王文武进一步作案。但王文武却不知所踪,警方去多地排查一无所获,上网通缉一年多仍杳无音讯。
揭底骗局 祸起身份证
原来,王文武有两个有效身份证,他交给被害人的是旧身份证,让祁华误以为拿着他的身份证和存折,增资款是不可能取走的。殊不知,王文武在作案前的4月21日,以丢失为名到户籍地派出所补办了一张新身份证。王文武正是拿着新身份证,悄悄提前藏守在开户银行,对被害人却谎称正在外县做生意,没空回去当面交接,他只等祁华一将1400万元汇入存折,就迅速办理了存折挂失手续。银行柜员在办理挂失过程中,通过不同的发证日期,发现了开户时使用的身份证与王文武挂失的身份证不是同一张身份证,但因为是王文武本人申请挂失,人像识别、私密信息等金融安全防范制度对他来说是失灵的,在挂失后,使王文武如愿拥有了1400万元的支配权。但此时王文武不确信钱是否在存折上。当银行柜员告诉他补办后的是新账号时,王文武一再要求补办的账号和原账号一样,柜员经请示授权经理后,王文武如愿以偿,并重置了新密码。王文武是怕换新账号了,祁华的钱打不过来,那自己就白忙活了。
为了隐秘,王文武在市里马路边小餐馆草草吃了午饭,仅隔2个小时后就驱车从唐山主城区赶到丰南郊区一处偏僻的建行营业点,以丢失为名,第二次办理了存折挂失手续,同时补办了一张账号和原存折一样的新存折。王文武急躁中多次输错密码,在银行柜员无意识地提示下他才猜对了账号,遂要求银行将诈骗钱转存到个人在三亚开户的建行卡中,以便转移赃款后能够自由刷卡消费。因为王文武做贼心虚,一再催促干扰银行柜员快点转走1350万元,结果忙乱中柜员按错数字,少按一个0,实际只转到他三亚开户的建行卡上135万元。等王文武离开后,银行发现错误就电话通知王文武回去补办业务,王文武因怕是公安机关“设套”,未敢回去,反而是急匆匆赶到天津市区,到周生生等金店将赃款大部分购买黄金、小额取现挥霍。
之后,王文武隐姓埋名、潜逃到河南等省生活,其间为逃脱法律责任,还给前妻邮寄一张借条让转给祁华,但是谁也联系不上王文武,不知道他人在何处。时过境迁,王文武逐渐放松了警惕,在郑州落脚,他也不工作,开始在公众场所大胆消费,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2016年9月1日,在郑州市鑫苑小区一处民宅,当地警方将网上逃犯王文武抓获,押送给唐山警方,案情逐渐浮出水面。
空手套白狼 巧下连环套
法庭审理中,王文武一副耍赖嘴脸,拒绝认罪,百般辩解称,“不知道旧身份证在祁华那,我拿自己的新身份证给存折挂失是我的权力,1400万元是借款,自己实际拿的135万元都用于经商投资了,等我发达了再还她们……”当公诉人出示交易记录证实他拿到135万元钱,在短短3个小时内就在天津买黄金和取现用完时,他又辩解当时是炒黄金,赚钱后就还,没想到开前妻车在邯郸卖黄金时被偷了,怕警方通知祁华,没敢报警。但当王文武看到银行监控录像中他的举止,特别是跟银行职员的对话时,他像泄了气的皮球,片刻沉默不语。
事实上,王文武故意将旧身份证押给祁华,隐瞒他还有一张身份证的真相。而王文武的前妻张英证言也证实二人离婚后没再联系,从没借车给前夫王文武开过,车辆行驶轨迹显示从没去过邯郸。
在2014年12月20日至24日,王文武坐飞机跑到三亚、昆明等地办银行卡,为转移赃款作准备,也给祁华等人造成财大气粗的假象,并遥控指挥,让祁华代办自己增资所需存折,以防面对面接触,难以逃脱。从始至终,被害人都不知道王文武的模样和更多个人信息。
其实,王文武早就知道2014年3月1日后施行的《公司法》已规定林山商贸公司登记改为注册资本认缴制,林山商贸公司增资无须提交验资报告,使用被害人的钱增资只是他掩盖诈骗的幌子,作案的每一个细节他都经过了精心谋划,环环相扣,给警方破案设置了重重障碍。
祁华在法庭上哭诉道,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知道林山商贸公司增资不要流水了,只怪自己财迷心窍,觉得几分钟赚几万元,这好事唯恐别人抢走;再加上王文武在电话里的巧舌如簧,我就信了这个陌生男子。现在我工作丢了,家人埋怨,他差点弄得我家破人亡,剩下的135万元我还不知怎么归还老板。王文武面对被害人的质问,满不在乎,称她愿意送上门我当然来者不拒,其态度令旁听的群众都感到愤慨。
劣迹斑斑 破罐破摔
1979年10月3日,王文武出生于内蒙古扎兰屯市农村,汉族人。不爱读书的他小学一毕业就进入社会,与父母不再联系,后来跟老乡一起来到河北唐山务工。王文武没有什么一技之长,挣的钱还不够他开销,还结交了一帮臭味相投的无业青年,整日聚在一起游手好闲。
2000年和2005年,王文武因和他人一起偷车,犯盗窃罪两次被判刑入狱。2006年3月刑满释放后,27岁的王文武洗心革面,一心想成家立业,就在唐山安分下来,当起建筑工人积攒了些钱,并与本地姑娘张英结婚,婚后育有一女。
2009年,王文武来到老乡朱贵开办的林山商贸公司打工,卖五金电料。因生意不好,在2012年9月,朱贵不干时,王文武就将公司法人代表变更到自己名下,转行卖日用品,注册资金10万元。后来买卖效益不佳,他索性关门歇业。2013年10月,王文武找代办中介,由注册会计师事务所通过他人向林山商贸公司对公账户走假流水,出具审计和验资报告,为公司增资,换发的新营业执照上面显示注册及实收资本100万元。王文武这样做的意图就是让别人觉得他很有经济实力,便于扩大社交圈,行骗牟利。有了这次增资经验,也为他设局诈骗本案被害人祁华提供了“思路”。
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妻子张英看出王文武的假大空,公司就是租间办公室,没有业务员,没开展任何业务,他却到处夸海口借钱。平时王文武也不管家,在外面好吃懒做,还问她娘家人要钱花。长期这样夫妻老吵架,在2014年年初,张英与王文武离婚,王文武净身出户,孩子归女方抚养。
单身后的王文武身无分文,却无时无刻不在幻想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门路。就在作案前两2个月,他利用林山商贸公司名义,高息向朋友阎某借款200万元供日常挥霍,到期后160万元无力归还,被阎某民事起诉。2015年1月16日,滦县法院判处王文武败诉,因其无财产执行,阎某欲哭无泪。被逼债的王文武,明知自己没有偿还能力,就再次设下圈套,一步步引诱祁华上当受骗。
王文武潜逃一年零九个月被抓获归案后,拒不交代赃款去向,供述前后矛盾。他在法庭上面对大量事实和证据,仍谎话连篇,极力掩饰,毫无悔意,称反正就这样了,后悔没能把钱全取走逍遥去。鉴于王文武诈骗数额特别巨大,无任何悔罪表现,有犯罪前科,检察机关对其提出了从重处罚的量刑建议。
案后警示
2017年5月17日,一审法院全部采纳检察机关公诉意见,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王文武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判决后王文武不服,以只是向被害人祁华民间借款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在审理王文武时,面对公诉检察官的发问,他还是满嘴跑火车。在确实、充分的证据面前,他的辩解毫无常理与事实证据支持。法庭最后陈述阶段,王文武仍然表示不认罪。
2018年3月12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文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有两个身份证真相等方法,骗取祁华等三人钱财,数额特别巨大,检察机关指控其犯诈骗罪罪名成立,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起犯罪分子“恶用”两张身份证增资借款诈骗三名被害人1400万元巨款案尘埃落定,王文武没得手的钱得以发还被害人。但长达3年3个月的日日夜夜,对诸如祁华一样的被害人来说,备受煎熬,忐忑不安,心有余悸。铁窗内的王文武,始终未见悔意。39岁三进宫,人生中最宝贵的十几年都将在监狱度过,苦了背后的家人,更给年幼的女儿带来了铭心的伤痛。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说:打击和预防利用居民身份证犯罪是检察机关义不容辞的职责。当前各类违法犯罪活动中用于转移赃款的银行账户,大部分是嫌疑人利用已挂失或已失效的居民身份证冒名开立的账户。生活中,碍于人情或出于帮忙心理,很多人有将身份证借给他人短暂使用的经历,殊不知,这潜藏着巨大的风险。囿于技术条件的限制,目前我国的居民身份证即使在补办、登报挂失后,原身份证依然能够使用,社会上“真身份证”不再受本人控制的情况大量存在,其“市场价值”往往被不法分子挖掘。该案之所以能发生,除了被害人贪图小利和银行把关不严等因素外,主要是犯罪分子王文武利用居民身份证管理上的漏洞,骗取当事人和银行部门的信任,才给被害人造成了巨额的财产损失。可喜的是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自2018年4月9日起,在天津、山西、福建的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开展了失效居民身份证信息核查试点工作。失效身份证是指丢了、挂失、过期或者其他情况失效的身份证。如银行核查的是个人已向公安机关申报丢失的居民身份证,联网核查系统将反馈“证件已挂失”;如个人因更名、证件损坏、登记项错误、有效期满等原因已到公安机关换领了新证,而银行核查的证件仍为旧证的,联网核查系统将反馈“证件已失效”。一般情况下,个人持旧身份证办理账户开立等业务时,银行会拒绝办理。但由于试点仅在部分地区、部分银行的部分业务中开展,且公安部门人口信息库尚未与央行实现实时信息数据对接交换,不法分子冒用他人身份证办理银行业务的案件仍频繁发生,这就需要利用大数据时代公民信息保护的优势,迅速完善联网核查平台,全国统一推广。身份证作为伴随公民一生的唯一不可替代性证件,对于因丢失、升学、户籍迁移、买房等原因重新办理、补领身份证的,理应使前一个旧身份证自然失效,以杜绝一人拥有多个有效身份证的积弊。为此检察机关建议职能部门加紧完善居民身份证管理、使用法规,建立身份证唯一性的长效制度,使身份证识别公民功能无死角,不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