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日本思想网红

2019-10-09 22:40阅读:
我喜欢的日本思想网红
网红这个概念时日已久,如今,国内的各路网红多是与商业操作挂钩,以红人的品味和眼光为主导,进行选款和视觉推广,在社交媒体上聚集人气,在提供消费信息上起到了莫大的作用,形成了网红经济,将粉丝转化为购买力。网红们大多是通过视频来展示自己的个性,传播自己熟悉领域的信息,这是可取之处。但是营销网红虽火,多数宛若过眼云烟,很快飘走。到今天为止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网红还是芙蓉姐姐,她引领了时代潮流,不计功利,大胆地展示自己,给世间带来一股清新劲儿。
世上不缺网红,只缺高级网红。这个世界需要不仅给大众提供高质量信息,同时传递先端的思想和能量的网红,姑且叫做思想网红。
介绍两个我喜欢、认同其思想的日本网红。活力门前社长堀江贵文这个名字可能国内读者也熟悉,他是日本经济界的风云人物,也是个有争议的人。无疑,他是很有想法的人,思想前卫敏锐,有些极端。2006年曾经因经济问题被关进监狱90多天,那段时间他也著书立说。
我喜欢的日本思想网红
近年堀江已经成了地地道道的思想网红,成立了一个以社交媒体为主业的企业,以传播思想为己任。他的书籍量产,据说他能滔滔不绝说上十个小时,由助手记录成文字,速成著作。2010年他在《人生论》这本书中主张特定职业应该引进外国人劳动者,甚至让外国人移民。现在日本政府正是朝着这个方向做的。他说现在的中小学教育严重落后于时代,完全跟不上信息社会,不去学校是最好的选择,自学是最佳途径,学校的所有知识都能在网络上学到。他一再强调收集信息的重要性,把信息当作自己唯一的武器。主张工薪族独立起家,与其在会社里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消耗时间,不如为自己喜欢的事而拼命。他说“每个人的脑子里都有个宇宙
”,这话我很赞同。
堀江贵文发行自己的收费电子杂志,日本的收费电子杂志颇为繁盛,价格为每月300-800日元。基本上是一周发行一次。专家学者、媒体人士等在电子杂志中传播自身擅长领域的信息和观点。笔者订阅了堀江贵文的电子杂志,内容颇为纷繁,个性色彩浓郁。电子杂志有十多个栏目,如本周感言、时事素材、我推荐的餐厅、书评、堀江贵文的话、礼物应征专栏等。我觉得最有意味的是他回答读者提问的部分,互动精彩。提问五花八门,有的请堀江出商业点子,有的谈工作烦恼,有的咨询婚恋问题……他总是言简意赅一两句点到为止。有人问:每月该给小学生的孩子多少零花钱?堀江贵文的回答是:小学生应学会自己赚零花钱,比如拍视频上传网络,做个小网红。
他把自己的行踪都详细地公开,比安倍首相还详细,乘坐新干线、演讲、接受采访、吃饭等等均有记录,且有图片链接为证。堀江贵文展示了高级网红的操作方法。他的个性与见解与一般日本人迥异,给人以新鲜的刺激,因此才显存在价值。
有人说堀江对弱者太苛刻,前些天,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诉苦:在一家企业连续工作12年,每月工资只有14万日元,为此感叹“日本完了”。而堀江尖锐地评论道:“不是日本完了,而是你完了!”前一段日本传出退休后生活费用3000万日元不足的消息,不少人感到愤怒,上街游行要求政府增加退休金,而堀江对此讽刺道:“你有闲工夫去游行,不如利用这时间想想怎么赚钱。”
一位叫做箕轮厚介的出版社幻冬舍的编辑2018年因为出了畅销书《除了死,其他都是擦伤》而红起来,这本书已经再版十多次了。作者是个很有想法、个性鲜明的人。大学学生证相片都得拍个光膀子的。箕轮厚介一边当杂志编辑,一边做副业——他于2017年前设立了名为“箕轮编辑室”的网上沙龙,主要将图书文字编辑、海报设计等工作委托给沙龙成员,以便将自己新的创意更快转换为实实在在的成果。“箕轮编辑室”吸引了众多年轻人,他们被箕轮厚介的才华所吸引,立志成为箕轮厚介似的的热血编辑。箕轮厚介不断推出各种策划,出畅销书。他的经历证明:会社员的人生也可以如此精彩,编辑不再只是替人做嫁衣的存在,也可以大出风头,这是一个多样化的世界。33岁的箕轮厚介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思想网红、年轻人的榜样。
对于日本网红,我不一定都同意他们的观点,但从他们的话里能感受时代潮流,得到信息和思想,这是莫大收获。思想网红的潜能非凡,他们拥有时代的先见之明。(黄文炜)
我喜欢的日本思想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