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贾跃亭还有机会翻身吗?

2020-07-11 16:59阅读:
讲真,贾跃亭还有机会翻身吗?
7月2日,在坏消息不断的大洋彼岸,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贾跃亭终于在美国完成了个人破产重组,带着他的致歉、感恩和承诺,即将“打工创业、重启人生”,“踏上”回家的路。
贾跃亭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里均发布了公开信,还在微信公众号里放出了几十条鼓励自己的评论。在这封信里,他承认自己是乐视体系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表达了对乐视网股民、乐视生态债权人的歉意和感恩,并承诺将拿出债权人信托的不超过10%用以补偿。但显然,这封信里更重要的部分,是贾跃亭宣布自己的法拉第未来(FF)已经走上了快车道,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IPO。
上次FF91公开露面,还是今年1月的CES。当时,FF全球CEO毕福康亲自驾车从洛杉矶开到了拉斯维加斯。沉寂半年,这家一度名誉扫地的公司竟然要准备IPO了?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下周回国”的老贾这次说得是真的吗?假如真如他所言,在全球新造车势力的夹缝中,已经难产了6年的FF91还有机会翻身吗?
讲真,贾跃亭还有机会翻身吗?
贾跃亭咸鱼翻身的3种可能
贾跃亭的汽车生态梦
一切都怪马斯克,他用特斯拉点燃了人们的电动汽车梦。2012年,当特斯拉发布了四门轿跑Model S之后,强悍的性能、优秀的乘坐体验,以及特斯拉飙升的股价一度让人们认为,电动汽车一定能够颠覆传统汽车产业,而造一辆电动汽车似乎也没那么难。
2014年前后,轰轰烈烈的PPT造车开始了。在游侠汽车宣布打造一款高性能的智能电动汽车后,出国考察半年后归国的贾跃亭也加快了市场拓宽和资本运作的步伐,并于年底宣布乐视“SEE计划”,要复制乐视生态垂直整合的成功模式重新定义汽车,通过完全自主研发,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建立汽车互联网生态系统。
贾跃亭为他的乐视超级汽车描绘了美好的前景,这款汽车将实现“三化”,即电动化、智能化、互联网化,而研发、营销、运营等模式也将颠覆传统汽车产业。为此,乐视将在硅谷组建研发团队,招募该领域的顶级人才。在乐视汽车之外,贾跃亭还个人投资成立了一家叫做法拉第未来的硅谷初创企业。
SEE计划宣布后,乐视汽车迅速运作起来,先后用车联网系统与北汽和阿斯顿马丁建立了战略合作,随后大手一挥,战略投资了充电桩公司,并控股了易到用车。进入2016年,乐视汽车更是动作频频,参加CES、与FF战略合作、研发无人驾驶、推出首款概念车,忙得不亦乐乎。
概念车推出4个月后,乐视就已经计划在浙江省莫干山建立工厂,一期项目计划投资60亿元,年产能20万辆,还要依托生产基地,打造一个集制造和观光于一体的汽车生态小镇——这个小镇100%使用共享的电动汽车,实现自动驾驶,并把乐视网的内容资源注入进来。
这一系列操作,让投资人们看得眼花缭乱,乐视的汽车生态似乎什么都有了。于是,这年9月,乐视汽车宣布完成了10.8亿美元的首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英大资本、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等机构,阵容豪华。
但融资后不久,贾跃亭画的乐视汽车这张大饼就露馅了。10月,贾跃亭在旧金山发布会上宣布,原本计划亮相的超级汽车因为运输车出事故而无法抵达现场。11月,由于FF在内华达州的工厂项目经过一年的验证和谈判仍受到财务限制,内华达州财政部长施瓦泽对乐视提出了严重的批评,称“乐视整个公司就是庞氏骗局”。
这句话为乐视招致了大麻烦,深陷国内舆论的漩涡。为了堵住媒体的嘴,乐视汽车在12月开工建设莫干山工厂,FF也在次年的CES上宣布了新的量产车型FF91。
不过,这些动作并不能阻止乐视帝国的崩塌。2017年3月,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丁磊提出辞职,北美总部也被曝出裁员。到了5月北美总部已经接近人去楼空,贾跃亭也申请辞去了乐视网总经理职务。7月6日,贾跃亭宣布辞去了乐视网的所有职务,只担任乐视汽车全球董事长。而就在这一消息发布前一天,他以融资为由飞往美国,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乐视汽车的生态梦就此破灭,而贾跃亭则成为了那个“下周回国”的超级老赖。FF是贾跃亭给自己留的后路,也成了他翻盘的唯一希望。他的命运与这家公司紧紧得绑在了一起,也正是这种命运的关联,让他不停地为这家公司寻找资本续命。
讲真,贾跃亭还有机会翻身吗? 贾跃亭的汽车梦,又回来了
疲于续命的法拉第未来
辞职赴美,贾跃亭给出的理由是全力以赴实现FF91最快量产上市,把金融机构、G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赴美之后的三年里,贾跃亭微博里的主角的确成了FF91,但他欠的钱也越来越多了。一方面,他欠下的巨债也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另一方面,造车的烧钱速度远远超乎想象。
这家公司实在太烧钱了。贾跃亭似乎对于“新物种”这个词有着天生的喜好,从一开始,他就想要做一款“超豪华智能互联网”汽车,而这需要非常强大的研发和G应链。在2016年1月,FF的员工就超过了1000人,而在2018年的一条微博中,贾跃亭透露出,其核心技术花费了超过10亿美元。
不管在研发上是否花了这么多钱,反正在工厂建设和汽车量产上,贾跃亭是没钱了。2015年11月,贾跃亭就宣布要在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建造第一个制造工厂,并支付5亿美元给承建商AECOM进行基础建造,但一年过去了,工厂建设却仍然在与当地议会进行谈判。该项目最终受到施瓦泽的批评,于2017年7月放弃了在内华达州建设工厂的计划,并在两个月后将工厂迁至在汉福德市租赁的厂房。
工厂建设审批一拖就是半年多,直到2018年6月,FF才正式拿到当地许可,开工建设。在这半年里,贾跃亭被北京证监局责令回国履责,但他宣称公司融资取得重大进展,并召开了全球G应商F会,力争在年底量产交付。
有了钱,FF又活了,贾跃亭又开始发微博了。不缺钱的FF再次聘请了一系列外籍高管,并改变治理架构,推行了合伙人制。从拜腾汽车离职的毕福康成为FF全球CEO,贾跃亭则任CPUO(首席产品及用户生态官),变成了“打工式创业”。
“距离交付仅剩临门一脚,共享智能出行生态呼之欲出。”贾跃亭在刚刚发布的公开信中说。他相信,这个“变革性的新物种”、“超豪华智能互联网车型”,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IPO,让他重启人生,踏上回家的路。
然而,为了这临门一脚,他已经徘徊了很久。这次,他能狠狠把球踢出去吗?
讲真,贾跃亭还有机会翻身吗? “国产”和“豪华”什么时候能连起来说
市场夹缝中的“新物种”
从2014年至今,一转眼6年已经过去。在这6年时间里,解决了一系列自燃、事故、产能爬坡、需求瓶颈等问题之后,特斯拉成为了电动汽车领域无可争议的霸主,蔚来、小鹏、威马、理想等造车新势力也在质疑中迅速崛起,收获了一众拥趸。造车新势力之外的玩家更多,不仅传统车企在积极拥抱电气化浪潮,就连戴森这样的家电企业也投入重金入局电动汽车。
然而,6年过去,贾跃亭的FF91仍然没有量产。5年前,这款性能强大、未来感十足的汽车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新物种”,很多配置都是近两年才出现。但是,在现在看来,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FF91上的许多配置都已经变得不再稀奇,价格也大打折扣。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